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罷韓寫歷史 那近94萬張選票,教會政治人物的幾件事

2020-06-12
作者: 郭瓊俐

▲(左起)李佾潔、張博洋、陳冠榮、尹立「罷韓四君子」,是罷免韓國瑜的最大推手。(圖/彭世杰攝,以下同)

眾所矚目之中,6月6日在高雄舉行的市長罷免投票案,以平和的投票過程和快速的開票結果,終於落幕;但高雄市民短短1天展現的行動,對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卻帶來既深又遠的影響。

從全球視角來看,台灣民主制度的成熟與選民的理性行動,讓台灣人可以更驕傲地展示,在紛亂的國際舞台上,台灣已站穩「民主小巨人」的腳步。對國內政治發展脈絡與民意取向而言,台灣社會再一次對親中政治人物投下否決票;親中路線在台灣已完全失去市場,堅守台灣主體意識與肯定台灣價值,將是未來的政治主流。

不能玩弄民粹 韓國瑜意外崛起自作自受

罷免韓國瑜的過程中,Wecare高雄、公民割草聯盟、台灣基進等團體分進合擊,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代表這些團體的「罷韓4君子」都是支持本土意識、對中國懷有高度戒心的年輕人。影響所及,散居全台各地的年輕人,踴躍返回高雄,對高喊「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韓國瑜,投下罷免同意票;這是繼2020總統大選,台灣年輕人以超高投票率支持蔡英文之後,再一次展現「對中國說不」的行動。(延伸閱讀:國民黨痛失高雄江山 頭號戰犯不是韓國瑜,而是「國家隊」?

民進黨大老林濁水指出,罷免韓國瑜的行動,有一部分意義是「反親中」,但不是那麼強烈,因為近94萬票的超高票數,不會是單一原因的結果;對北京而言,韓國瑜是可以運用的棋子,但不是可以信賴的盟友,韓國瑜過去在北京待那麼多年,北京應該早就摸熟韓有多大的能耐,所以當初叫他選舉來亂一下可以,現在卻不會重視到要盡全力保他。

林濁水說,高雄市民對韓國瑜「感覺強烈」,但說不出所以然,韓國瑜是一個「什麼話都敢講,什麼事都敢做,什麼反覆都敢來」的人,這種複雜的感覺難以形容,因此找一個「落跑」做概括性結論。

林濁水分析,韓國瑜當初掀起「韓流」當選市長,和現在被罷免的很慘,都是出自同一個原因,必須從全球政治經濟大架構來看;因為經濟全球化帶來嚴重財富不均,產業空洞化造成世上苦人多,在這種矛盾衝突中,激起全球的民粹主義,結果就是狂人興起。

世界政壇這幾年出了很多狂人,美國總統川普、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甚至英國首相強生都是狂人的代表。林濁水表示,這些帶起民粹風潮的狂人,有幾個共通點:大男人沙文主義,大右派,口才便捷,言語粗鄙,以替苦人出頭為號召,韓國瑜完全符合這些特質。

不過,川普未受到武漢肺炎打擊前,在美國的民意支持度很高,因為他有能力和中國打貿易戰,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搞得昏頭轉向,杜特蒂有能力搞好菲律賓的經濟,強生無論是選舉辯論或在國會備詢,口才無人能及,韓國瑜卻是「草包」,辯論不能辯、議會不敢去、政見全跳票,因此很快就被淘汰。

林濁水說,就算加上「草包」因素,韓國瑜仍不至於被罷免的這麼慘,罷免和選舉投票的本質不一樣,罷免是一種恨,一定要非常強烈,恨一個人恨到要讓他下台並不容易,韓國瑜成為史上第一個被罷免的縣市長,是因為韓在市長和總統兩次選舉的過程中太「凶煞」,放任韓粉到處出征,讓高雄市民的怒氣,壓都壓不下去。

不能中途落跑 縣市長做滿任期成潛規則

韓國瑜被罷免,對台灣政治人物也帶來一個警惕,那就是縣市長要做完任期,以後很少有人敢任期未滿就接新職,否則可能被貼上「落跑」、「吃碗內看碗外」的標籤。(延伸閱讀:罷韓投票倒數計時 韓國瑜6月將打包回家?

縣市長在第2任任期過半後出任新職,過去藍綠陣營都很普遍,蘇貞昌從台北縣長任內接任總統府祕書長,謝長廷從高雄市長任內出任閣揆,朱立倫從桃園縣長任內接任行政院副院長,都是走這個模式。

2016年朱立倫在新北市長任內參選總統,讓他之前強調「做好、做滿」的話成為選舉一大殺傷力;陳菊從高雄市長接任總統府祕書長,被韓陣營猛酸「落跑」;韓國瑜被罷免更是自食「落跑」的惡果,自此,選民對政治人物做滿任期的要求,已經愈來愈明確化。

民進黨人士指出,過去民進黨縣市長都是第2任的任期過半才轉赴新職,韓國瑜上任市長半年就去選總統,是極端例子,但不可諱言,縣市長和選民的「契約」一打4年,可能成為一個定律。

影響所及,英系一直希望桃園市長鄭文燦在第2任期過半後接任閣揆,取代蘇貞昌,目前已不太可能。民進黨布局台北市長人選,據聞新竹市長林智堅、基隆市長林右昌等青壯世代都有意一戰,在韓國瑜「落跑市長」的魔咒下,提早投入下階段選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罷免案通過後,韓國瑜發表談話並拱手向支持者致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