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華爾街大反彈之後…

2020-06-10
作者: 楊森

▲(圖/達志)

1918年以來最嚴重的疫情大流行,1929年之後最嚴重的經濟衰退,1968年迄今最動盪的社會騷亂,似乎足夠構成一場完美的金融風暴。不過,資本市場自有看法。全球股市第1季在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下暴跌,3月中下旬就掙脫空頭低點,一路上揚,僅僅兩個多月,第2季還未結束便收復大半失土,美國那斯達克指數甚至還創下新高。

各國股市暴跌後反彈 有人支持有人看衰

2020年上半年資本市場充滿戲劇性。年初中國傳出武漢肺炎疫情,1月23日武漢封城,全球確診病例654例;亞洲股市大多在此前後來到波段高點,歐美股市則稍晚於2月19日前後觸頂;美股標普500、那斯達克指數更創下歷史高點。當時全球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是75000人。(延伸閱讀:郭恭克:美股反彈能扭轉空頭趨勢?

隨後疫情擴大,股市開始走弱、然後暴跌,短短1個月重挫3~4成,標普500跌幅35%、那斯達克跌32%,其他較嚴重的如俄羅斯股市更直接腰斬。此後美國國會通過2.2兆美元紓困方案刺激經濟,各國跟進紓困,美股及全球股市大多在3月23日前後到達波段低點。那時全球確診病例近38萬人,重災區是中國的8萬例,其次是義大利近6萬例、美國約3萬3千例。

接下來疫情繼續擴散,2個多月後的6月5日,全球已有近700萬人確診,是先前股市波段低點時的20倍;有約40萬人病死。等於全世界每1000人有約1人感染,每100個確診病人有近6人病死。

疫情擴散,政治、社會動盪,但資本市場堅持反彈道路。截至6月5日止,美股標普500的反彈幅度已達下跌波段的83%,那斯達克更在盤中創下新高,全球其他股市也大多有5~8成的反彈幅度,氣勢強勁。(延伸閱讀:【今日必讀】跌破專家眼鏡!美國5月就業人數不減反增,帶動美股暴漲

支持股市反彈的理由認為,歐美疫情趨緩,經濟即將重啟,復甦隨之而來,加上財政、貨幣政策的大幅刺激,足以支撐股價上漲。當然,反對意見也不少。有人批評這是央行長期低利率政策下的另一個資產泡沫;或說現在股市和聯準會相關係數高達90%,和實體經濟的相關係數是零。《經濟學人》直指華爾街的瑰麗遠景和大街的真實人生存在危險鴻溝;而僅僅一個月的空頭市場,似乎不足以消化疫情大流行的所有可能壞消息,以及伴隨產生的巨大不確定性。

有學者比較資產價格在先前幾次重大金融危機期間的表現,認為這次疫情引發的大封鎖造成經濟活動停頓、成長衰退,和1929年大蕭條以及2008年金融危機較為接近。而在1929年10月崩盤後,投資人剛開始認為空頭市場不會持續太久,道瓊指數也確實在半年內收復5成失土,儘管如此,華爾街最終仍得面對1930年代持續10年的大蕭條。

大封鎖近似大蕭條 投資人短期前景悲觀

另有學者調查美股崩盤前後的投資人心理反應,對象是先鋒集團的客戶,調查時間點分別為2月中旬股市觸頂前、3月中旬股市下跌20%後,以及4月中旬從低點反彈25%以後。結果發現,一般投資人在股市崩盤後對股市和經濟的短期前景都更趨悲觀,認為未來3年股票下跌和經濟負成長的可能性大幅提高。不過,對未來10年的長期看法則維持不變。

調查也發現,崩盤前偏向樂觀和偏向悲觀的投資者,在短期看法和操作上有很大不同。樂觀者在崩盤前持有較高比重的股票,崩盤後則大幅調降投資報酬預期、賣出較多股票,並在股市反彈時傾向悲觀。至於崩盤前偏向悲觀的投資者,在崩盤前後大致維持投資組合不變,並有半數修正上調投資報酬的預期。由此來看,崩盤只讓人在短線上轉趨悲觀,但基本上未改變長期看法。而股市空頭時的部分賣壓,顯然是來自先前的樂觀投資者,而他們也不會是推升反彈的主力。(延伸閱讀:【國際導讀】美國投資者仍對中國科技業趨之若鶩?

另值得注意的是,導致金融危機的歷史形態研究,學者指出,金融危機不會隨機發生,通常是因為總體經濟和金融情勢失衡的持續累積所引發。其中兩個主要失衡因素,一是最高所得者的份額快速增加,二是勞動生產力的長期低成長;前者代表所得分配不均的惡化,後者反映一般工薪收入的低成長,2008年金融危機時部分反映這些問題,如今從武漢肺炎疫情對弱勢族群造成更多衝擊,美國警察暴力引發的種族、貧富對立,顯示總體失衡的隱憂依然存在,值得小心警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