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習近平臉腫腫...李克強洩天機:中國6億低收入戶,每月僅賺千元人民幣

2020-06-10
作者: 蔣清平

▲李克強(右)關切中國中低收入者的談話,讓習近平(左)臉上無光。(圖/達志)

中國是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下同),但是有6億中低收入民眾,他們平均每月收入也就1000元。」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3次會議總理記者會上的發言,完全打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今年要如期讓中國14億人脫貧的說法,習近平承諾頓時變成一張空白支票,習李關係立刻引發外界揣測。

隨著2022年將舉行中共二十大,中南海內南院(中共中央所在地)與北院(國務院)之爭,正在火熱上演。

愈描愈黑! 中國官媒強調已達小康目標

李克強向脫貧發難後,由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求是》雜誌火速刊登習近平署名文章,強調中國已基本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成效比預期好。中國官媒更搬出一堆專家解釋李克強的說法,諸如脫貧是以縣為單位,收入只是其中一個指標,或是他說的是平均值、可支配所得等。「真是愈描愈黑,此地無銀三百兩。」一名官媒主管以嘆為觀止來形容。

習李的江湖恩怨,由來已久,兩人出身迥然不同,習近平是根正苗紅的紅2代,北京清華大學是靠工農兵背景保送;李克強的父親只是小縣長,靠真才實學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英文更是流利。從政路上,李克強是胡錦濤扶植的接班人,習近平則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斷了李克強的領導人之夢。(延伸閱讀:習近平把中國變重症 六四以來最嚴酷考驗

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李克強成為總理。剛開始,習還算尊重李分管的國內經濟及外貿,習李體制勉強維持住,但習心中想的是國進民退、組建國際級國有企業,控制與吸納民間資本,以鞏固其集權黨國體制;李則是希望延續前總理溫家寶的路線,促進民間經濟活力,逐步改革社會主義經濟體制。近年,習近平更透過讓親信劉鶴出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慢慢架空了李克強的經濟決策權。

「要徹底拋棄寬鬆貨幣加碼來加快經濟增長的幻想。」2016年5月,《人民日報》以「權威人士」談中國當前經濟,給國務院政策「洗臉」,這名權威人士正是劉鶴。習李不和直接鬧到中國官媒上,當時國務院也發出澄清稿,直接跟權威人士的說法對決。

中國官媒一名主管透露,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透過種種制度集權,加上軍權、情治與公安牢牢掌握在手,李克強原本只能三聲無奈,但2018年起美國發動貿易戰,這位北大高材生對於習的決策能力,終究還是看不下去。

該名主管說,2018年離奇的事太多了,如李克強4月17日在國務院一次廉政會議上,強調要讓人民運用網際網路、大數據「全程監督政府行為」,這段登載在中國政府網上的講話很快被下架。李克強當年11月訪問新加坡時,兩次公開演講完全不提習近平。

北京大學國關學院一名教授指出,按李克強的思維,美國發動貿易戰、香港反送中、武漢肺炎,再到硬推「港版國安法」,如果不是習上台後修憲搞集權,美國會出此重手?然後,天下太平時集權,遇到困難又立即變集體責任制,疫情爆發後,第一位跑到武漢的政治局常委,是李克強。(延伸閱讀:中國觀察》一場防疫大戰 中南海檯面下的微妙權鬥

漸行漸遠! 李克強將更展現自我風格

來自北京可靠的消息還指出,在政治局常委會上,李克強帶頭與分管對台的常委汪洋、負責港澳的常委韓正3人反對今年在香港硬推《國安法》,但3:4,表決仍舊敗陣。

就在本次兩會之前,有公安部特勤局的人員意圖暗闖國務院,在部分辦公室置入監視裝備,以監控李克強所屬部委的官員,特勤局局長王小洪正是習的頭號親信,還一度與跟國務院保安僵持不下,最後李克強發話才趕走這些特勤。

在人大開幕上,習近平面無表情,坐姿僵硬;李克強在總理記者會上,神態輕鬆,手勢十足。通常中共領導人公開亮相時,態度輕鬆表示地位趨穩,拘謹就表示權力在內部受到挑戰。再過兩年多就要退休的李克強,深知無法力挽狂瀾,只能圖個清名走人;剩下的日子,肯定展現更多李氏風格,無法走自己的路,至少可以多說自己的話,南北院之爭只會日趨白熱化。(延伸閱讀:「港版國安法一定會過」 謝金河:香港資本市場的末日景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