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他曾在美國陸戰隊服役、去伊拉克打過仗 揭密!遠東集團神祕貴公子徐國安

2020-06-10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徐國安。(圖/吳尚哲攝)

裕民航運9日舉行股東會,由董事長徐旭東親自主持,徐旭東的獨子、裕民執行副總經理徐國安不同於以往,今年罕見地就坐在父親徐旭東後方,接班態勢愈來愈明顯。

《財訊》486期曾以專題報導遠東集團的這名神祕貴公子,今年43歲的徐國安,曾就讀英國威廉王子也念過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也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帶領200名士兵,在伊拉克打過仗;現在,這位遠東集團第三代接班候選人要如何用「新招」翻轉老字號?讓外界充滿想像與期待。以下為完整採訪報導。(延伸閱讀:台商30年》遠東徐旭東 不斷戰鬥的企業魂

接班鋪路》先接裕民副總 再任集團創新長

遠東集團的接班人話題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2015年在股東會上,徐旭東還開玩笑地比出拄著枴杖的動作,反問大家:「我看起來像需要接班人嗎?」

但徐旭東並未輕忽這個攸關集團永續經營的大問題。他在2013年,先安排徐國安接下裕民航運副總經理一職;隨後則在2014年底,為徐國安量身打造全新的集團「創新長」職務,2015年再安排他進入遠傳電信當董事,種種布局看得出徐旭東正有計畫地讓徐國安了解遠東集團龐大的運作系統。

而徐國安也積極參與集團事務,甚至陪同徐旭東出席重要場合,例如2015年的上海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徐國安更是緊緊地陪著父親徐旭東,兩人親密自然的互動,更讓外界相信接班輪廓已經愈來愈清晰。

只不過,徐國安對外仍十分低調,面對本刊詢問,「身為創新長,未來會如何為超過一甲子的遠東集團注入新活力?」徐國安僅保守地回應說:「創新是未來企業極為重要的課題,對此議題,我很慎重。」

雖然如此保留回應,但據本刊確知,近來徐國安多次以集團創新長身分,透過教育訓練的課程,持續安排課程,為集團高階幹部帶來不一樣的經營觀念,甚至還在會議上考倒一票資深高階幹部。

徐國安2013年回國後,最先是被安排進入裕民接任副總經理,而他的經營長才更在總經理王書吉的協助下,逐漸嶄露頭角。

遠東集團高層透露,2008年金融風暴後,2010年散裝船航運BDI(波羅的海乾貨散裝船綜合運費指數)價格崩跌到谷底,裕民也受到不少衝擊,徐國安與裕民的經營團隊研究後,大膽決定「危機入市」;當時造船價已較高峰期下跌30%至40%,他判定市場不會一直壞下去,認為航運業具有景氣循環的特性,陸續簽下十多艘新船的訂單。

之後BDI指數緩步回升,新船陸續交貨、時間剛好,新船成本低再加上市場回溫,帶動獲利好轉,顯示徐國安的「危機入市」策略,已經見到不錯的成果。

或許看在遠東集團高層的眼中,徐國安接班已經是遲早的事,但外界不知道的是,這已經是徐國安第二次回到集團內;「徐國安第一次回來,似乎有點水土不服,對於遠東集團太不熟悉。」一位親近徐旭東的幹部觀察。

徐旭東與美國籍的太太Mary育有2女1男,年紀依序為徐國梅、徐國安與徐國玲,都是有著深邃臉孔的混血兒,從小幾乎都在美國長大,暑假偶爾回台,並被安排在旗下事業打工,但包括朋友圈、生活都在美國。

這幾年徐旭東常常被問到接班人問題,他總是一派輕鬆、聲音宏亮回答,「我看起來像是有需要接班的人嗎?」但貼近他的員工都知道,徐旭東經常晚上在辦公室寫e-mail,或是打電話給遠在國外的女兒跟兒子,「其實,徐旭東心中一直希望他們能早一點來集團熟悉事務。」

畢竟目前徐旭東的兄弟姊妹在遠東集團任職者,除了小妹徐雪芳以及其夫婿席家宜外,還有徐旭東最小的親弟弟徐旭平,出任遠東新副董事長,掌握集團內採購大權,另一位弟弟徐旭明則是擔任遠東新稽核副總,「嚴格來說,遠東集團一切還是徐旭東說了算。」市場人士觀察。

做事霸氣的徐旭東,私底下其實很疼子女。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徐旭東用兩位女兒的英文名字,幫遠紡旗下的寢具品牌Tonia & Nicole命名,強調該品牌就是用寵愛女兒的心情製作商品。
近年來徐旭東安排大女兒徐國梅擔任遠東新的董事、小女兒徐國玲擔任遠百董事,「徐董當然也希望女兒能夠接事業,但美國人(指小孩)比較有自己的想法,未必會照做,做父親的也只能等待時機。」知情人士指出,對於獨子徐國安,徐旭東既是尊重,更投入心力栽培。(延伸閱讀:遠東集團神祕貴公子-徐國安

教育過程》就讀伊頓公學 全球權貴雲集

徐國安的本名為Douglas Jefferson Hsu(道格拉斯.傑佛遜.徐),與父親徐旭東的英文名字Douglas一樣,包括徐旭東在內,遠東集團上下都稱徐國安為Jeff。

徐國安雖在美國出生,但中學時就被送去英國的貴族名校伊頓公學就讀,這所學校坐落於泰晤士河河畔,距離倫敦城20英里,與英國女皇行宮溫莎城堡隔岸相望,被稱為「紳士的搖籃」,該校要求男孩子們每天穿著燕尾服上學,可說是世界上最頂尖、最神祕、最具有貴族氣息的中學,不僅是劍橋大學英王學院的預備學校,就連英國王子威廉也是在這裡畢業。

伊頓公學可說是世界上的權貴都想把孩子送進去的寄宿男校,5年的學費要高達750萬元,而且在就讀前必須參加考試以及面試,學生都是萬中挑一,從這個學校誕生過20位英國首相,包括前任首相卡麥隆;由此可見,徐旭東為了栽培徐國安,已經在世界精英舞台上率先拿到第一張門票。

可能是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許多遠東老臣覺得這位小王子談吐很優雅,也很有禮貌,言談間是非常有自信。「我覺得他和我們說話比較像是平輩論交,請我們幫忙時都非常客氣,比較不像老闆。」一位遠東老臣指出。

但與一般集團接班人不同,徐國安在2004年畢業後,並不急著回來接班,反而因為在大學時曾參加預備軍官訓練團,主動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其實徐旭東與太太當時都很緊張,但最終也沒有阻止他,美國人畢竟比較尊重小孩的選擇。」遠東集團高層觀察。

徐國安一口氣當了4年軍官,2005年還前往中東參加伊拉克戰爭。「有一次,徐董很高興找大家開會,原來是徐國安要分享上戰場的經驗。」遠東幹部透露,大家全部到總部聆聽,「徐國安很有自信地對大家說,他身為上尉軍官,學習到領導力、紀律、情緒管理等各種訓練,擁有隨時準備戰鬥的能力,還會操作機械化坦克,可說是戰力十足。」

坐在台下的徐旭東,眼神難掩驕傲,逢人就稱讚兒子很厲害,帶領200多個士兵;畢竟「商場如戰場」,在商場上打滾40餘年的徐旭東深知這個道理,徐國安能在軍隊中經歷過嚴酷的訓練,培養出領袖人格,徐旭東心裡也感到很欣慰,「Jeff是有實戰經驗的」。

意外人生》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 參與伊戰

徐國安以美國上尉軍階退伍後,2009年時徐旭東安排他進集團實習,率先到中國市場,曾在上海遠紡,也去過亞泥重慶分公司;但或許是對傳統產業興趣不高、對環境不適應,也或許是發現超過一甲子的遠東集團,其實最需要的就是創新,因此在中國實習過一陣子的徐國安,決定重回美國進修。

徐國安一連去念了2個碩士,一個是美國聖母大學MBA,另一個碩士就是美國伊利諾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設計與創新方法;其中前者正是徐旭東的母校,而位於芝加哥的伊利諾理工大學,則與MIT(麻省理工學院)、CIT(加州理工學院)並稱美國三大理工大學,而其設計學院的院長魏特尼(Patrick Whitney)教授,更是白宮設計委員會成員,曾任美國設計中心主席,並獲「總統設計獎」殊榮。

徐國安在自己的畢業簡介中寫到,在學業過程中,他在海地的人道救援設計了一個RFID的無線追蹤系統,還在印度的一個組織開發一通訊系統,可以執行線上市場行銷。從這幾個作品中可以看出,徐國安對於通訊系統相當有興趣,也積極學習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商品開發,透過設計來讓產品或組織更創新。

畢業後的徐國安重新回到遠東集團的接班軌道,這次徐旭東安排他出任裕民航運副總經理,「裕民總經理王書吉是新加坡人,英文也非常好,徐國安也比較習慣說英文,與人溝通無礙,而且航運也是一個比較國際觀的事業,徐國安比較有興趣學習。」直到現在,徐國安每天早上,還是會先到裕民上班,下午再了解集團其他不同業務。

徐旭東深知,遠東集團要繼續發展下去,一定要不斷創新,而徐國安正是這方面的專家。「兒子學創新,是新的領域,台灣沒幾個人學過。」徐旭東認為,世界趨勢都說企業要創新,但不是喊了就會有創新。企業要創新必須有程序、組織與目標後,還要有步驟以及軟硬體整合,才可能完成。

因此徐旭東專為徐國安量身打造設立了「創新長」一職,而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集團員工「換腦袋」。

徐國安曾在北京學中文,回到集團快2年,但中文還是不太流利,「Jeff上課全程都是用英文,雖然他有帶兩個翻譯,不過PPT簡報會中英文交錯,就是希望員工能聽得懂。」徐國安的姑姑、遠百總經理徐雪芳說。

身負重任》創新找出路 幫老集團換腦袋

這一年來,徐國安透過遠東集團人事單位幫各公司安排時間上課,針對不同領域的公司設計創新議題,甚至邀請美國伊利諾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老師Martin來台,分享國際創新思維的想法。「這個課程沒有講義,而是把來上課的20位主管分成五組,每組都是一個work shop,給予主題讓小組分組討論、腦力激盪,把討論的結果化成圖像,並上台討論。」內部員工表示。

徐國安在上課時,有別於其他老師的正式服裝,一件襯衫加上牛仔褲就上台,十足的美式風格,馬上顛覆遠東集團傳統正式的企業文化。徐雪芳還稱讚,徐國安上課非常仔細認真,透過許多國外的案例了解企業該如何創新,一次講課大約就要花3小時,中間都沒有休息。

針對遠東集團的零售事業,徐國安2015年還找來麥肯錫顧問公司擬定「銀河計畫」,整合SOGO、遠百、City Super、愛買等通路,利用Happy Go會員卡過去所蒐集到的顧客購物資訊,透過大數據分析進行交叉比對以及市場研究。遠百營運長林彰豐透露,透過這樣的數據分析,賣場未來可用App搭配Becom微定位,讓來百貨賣場的消費者得到量身打造的促銷訊息,服務更加精準有效率。

不過,徐國安最有興趣的事業,應該還是電信事業,而這也是目前遠東集團最被看好的一塊。他連續幾年都參與電信年度盛事世界行動通訊大會,2015年還與徐旭東一同現身,只見他用流利的英語幫徐旭東介紹愛立信等電信設備商,也與國際電信業者、行動應用等創新公司,一起交流產業新趨勢。

尤其,徐旭東為了完成數位匯流,遠傳特別轉彎繞道而行,先透過購買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轉投資的子公司債權,然後由摩根士丹利來購買中嘉,曲線完成徐旭東投入電信業的「最後一哩路」。遠傳未來可結合遠東銀行與零售通路,投入第三方支付及行動支付購物,還可切入家庭物聯網,甚至與亞東醫院可推出智慧醫療、與遠紡推動智慧衣,都可說是未來最具前景的項目。

接班地圖》遠傳具前景 接手指日可待

這個最具前景的事業,外界認為由徐國安接手的機會最高,2015年他也正式進入遠傳電信的董事會。只不過,徐旭東對兒子的期許甚高,強調他必須「work hard、work smart,工作不只要努力而且還要展現專業能力,才能夠讓別人尊重他,親戚是親戚,不表示同姓就要怎樣,完全要看專業。」

在遠東集團裡,徐國安行事低調,很多人都不知道徐國安已經結婚,父子間的互動也像朋友。「他們都是以英語交談,父子一起出現時,徐董就會說,他(徐國安)中文說得不好,應酬席間多數還是爸爸在說,兒子回答得少。」顯然面對龐雜的集團事業,徐國安還需要花更多時間了解。

面對近年來台灣整體經濟情勢不佳,遠東集團的市值從2008年的7700多億元,下滑至6000多億元,而法人也正積極關注遠東集團是否還有值得加碼投資的新產業。而就在此關鍵時刻,身為遠東集團少主的徐國安逐漸浮出台面,他將如何以創新長的身分讓這隻超過一甲子的大象翩翩起舞?不但考驗著通過伊拉克戰火試煉的徐國安,同時也是徐旭東現階段最重要的一項課題。(延伸閱讀:小英概念股》台灣的核心戰略產業 10檔資安股出頭天

▲這是一張極為珍貴的照片,也是外界僅有的徐國安(右二)小時候和母親(右一)、 徐國梅(右三)一起出席活動的一張照片。(圖/資料室)

▲遠東集團創辦人徐有庠(左)對於創新經營非常重視,徐旭東(右)也是秉持此理念,每年舉辦「有庠科技獎」頒獎典禮。(圖/資料室)

▲自小重視徐國安養成教育的徐旭東,特地為他安排上英國貴族學校伊頓公學。圖為徐國安就學期間返台時留下的畫面。(圖/資料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