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從艋舺窮困家庭到「天下第一部」部長 翻轉徐國勇政治命運的兩班公車

2020-06-10
作者: 郭瓊俐

▲內政部長徐國勇。(圖/陳俊松攝)

從問政犀利的民意代表,到有「本土政論一哥」稱號的談話節目主持人,律師出身的徐國勇,一直給人口才便給、反應迅速的印象。轉換跑道擔任行政院發言人,因為屢戰群雄,讓他被冠上「大炮」封號;擔任內政部長後,因為函送警政署長陳家欽事件,再度成為具爭議的閣員之一,但在蔡英文總統力保下,續任內政部長。(延伸閱讀:「我跟總統報告時,院長都在場」言必稱總統的徐國勇

「我的人生沒有一樣是按照我的規畫。」徐國勇苦笑著說。

親近徐國勇後很多人發現,他的私下作為與內心世界,與其在政壇的強悍形象,有很大的落差。他很照顧年輕幕僚,出事會一肩扛起擋子彈。他不間斷地捐錢行善,卻低調不多談。他的人生轉折充滿戲劇性,卻很少對外提及自己的故事。

國中畢業的公車 從就業到意外考上師專

在萬華土生土長的徐國勇,因為家貧,國中畢業後不能升學,母親已經為他找好工作,準備去印刷廠當撿鉛字的工人。就在畢業後等待上工前,因為最後1個月的學生票沒用完,為了不浪費月票,他搭上欣欣客運2號公車,那班車從萬華出發後,心想巡迴台北1圈再回到萬華。

但就在他從和平西路3段一路坐到和平東路2段,經過當時的省立台北師專時,突然想到一個表姊是女師畢業,印象中讀師專不用錢,就這麼巧,那天北師校門正貼出招考布條,剛好是報名最後1天。

徐國勇搭公車回到家,拿出畢業證書要去北師報名,但沒錢交報名費。那時父母已推著小攤車出門營生,他找不到父母,於是去跟伯父(僑委會副委員長徐佳青的爺爺)要了300元,再搭同一班公車去北師報名,沒想到就考上了。

搭上翻轉人生的第1班公車後,在師專選讀科系時,他自願選擇最冷門的啟智教育組。他回想起師專畢業展開環島旅行,在兩學分課程、為期兩週的旅途中,他竟然氣喘發作,因此全班搭乘的遊覽車,每到一個縣市,就開到當時的省立醫院讓他就診,「所以全國各醫院都有我的病歷,」他笑著說。

畢業後接下來服兵役,改變徐國勇的第2班公車也在此時出現。(延伸閱讀:小英的活棋  能打通低民調死穴?

為什麼氣喘還要服兵役?「我跟檢查的軍醫說我有氣喘,他說發作就可以報退,我就入伍了。」後來為何沒有報退?「我那時就想規規矩矩的當完兵,每天起床第1件事,是吞1顆治療氣喘的藥。」他沒有特意強調,自己是否有立志完成役期或其他堅強的故事。

服役期間的公車 目睹美麗島事件的肅殺

他被派到離島金門,「那時在金門當兵不大可能放假回本島,但我是預官又是海軍,可以放假一次回台灣。」收假前,他在高雄等船回金門,因為人生地不熟,又為了省錢,他選擇搭票價5毛錢的公車到處晃晃。

「那天的高雄市很怪,這裡也管制那裡也管制,車子到處不能走,我乾脆下車,看到很多人往一個地方走,我就跟著過去瞧,沒多久催淚彈、棍棒齊飛,理平頭的憲兵在打人!」原來,他意外地成為美麗島事件的目擊者之一。

「我用跑的跑回鼓山的金馬賓館,全身都是汗,還有催淚瓦斯的味道,趕快換衣服洗澡,躺到床上,不敢告訴任何人,」他回憶。當時是戒嚴時期,他是軍人身分,如果被告發參與美麗島事件,可能被判死刑。

回到金門幾天後,看到報紙,發現報紙呈現的和他在現場目擊的完全不同,「當時我心裡覺得,這個政府在騙人,這個政黨在騙人。」師專第2年就被強迫加入國民黨的他,退伍第一件事,就是把國民黨黨證燒了。

接下來呢?「接下來我就到小學教書了。」徐國勇沒有慷慨激昂地把這段故事,和他後來的從政之路做華麗的連結。白天他當小學老師,晚上就讀大學夜間部社會系,後來轉讀法律系,讀了3年就考上律師執照,26歲執業當律師。

對於從政之路,徐國勇先是顧左右而言他,說小時候的志願和其他人一樣,「都是要當總統、要當工程師」,後來才說,其實他想當醫生,因為自小身體不好,有嚴重的氣喘。話鋒一轉,他說,「我的人生沒有一樣是按照我的規畫。」

他平淡地說,是因為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是他大學同學,為了表示支持,他在卓榮泰的台北市議員服務處掛了「總執行長」的名,但他忙著當律師,並沒有實際參與,卓榮泰一直找他選舉他都拒絕,「後來非要我選不可,我就好啦好啦,才去選議員。」後來卓榮泰進總統府當副祕書長,又叫他選區域立委,「不然我是不可能選的,我不可能和他競爭。」(延伸閱讀:還原警政署長遭函送的導火線...揭開陳家欽、徐國勇鬥爭的幕後

政治之旅的啟航 卓榮泰扮演關鍵推手

這麼精采的人生故事,被他講得輕描淡寫,訪談即將結束,最後一個問題:之前主持政論節目的豐厚收入,為何全部都捐出去?這是一個大送分題,但他只說,「捐了就捐了。」過了幾秒又說,「我現在還在捐,我的兄弟姊妹都會捐。」又過了幾秒,他說,「我是教特殊教育的,我對小朋友很有耐心。」硬漢的柔情,自然地流露出來。(延伸閱讀:綠營卓榮泰 過渡主席意外變關鍵主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