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2.5兆美元的快時尚供應鏈如何重建?時尚業百年危機的骨牌衝擊

2020-06-10
作者: 英國《金融時報》精選

▲訂單取消價格大跌,印度棉花供應鏈受到嚴重打擊。(圖/達志,以下同)

孟加拉成衣製造商「牛仔布專家」(Denim Expert)的老闆烏定(Mostafiz Uddin)接到一封電子郵件說,「如你所知,零售業蒙受的衝擊巨大」,看到這裡他頓知武漢肺炎疫情對他的生意和他的2千名員工將產生巨大的影響,因為歐洲名店街的品牌牛仔褲全由他們所生產。

消費市場停擺 現金流急凍  

英國快時尚零售公司孔雀(Peacocks)的電郵是3月17日進入烏定的收件箱,當時不少歐洲國家和美國多州已開始實施因應疫情居家封鎖;信中說,孔雀公司向牛仔布專家工廠訂購的成衣,包括已交貨的部分,都不再付錢了。

疫情中購物者足不出戶,新衣需求為零。儘管一些零售商仍可網上營運,但多家全球大公司收入斷線,租金與薪資負擔吞噬了現金流,庫存堆積如山。麥肯錫諮詢公司估計,全球3分之1的時尚品牌和百貨公司無法度過這次危機。產值達2.5兆美元的複雜供應鏈遭受衝擊。倫敦牛津街歇業的商店蒙受的損失,漣漪效應也很快傳到孟加拉、越南,以及印度中部棉花農場。

封城措施摧毀了各地的消費市場,人們擔憂的是:即使未來恢復逛街採購的自由,在需求迅速反彈下,這條產業供應鏈是否可以重新被縫合? (延伸閱讀:營收獲利暴衝、股價跟著飛天 「宅經濟」躍升盤面新主流

以往,此時已是零售商會為2021年春季系列下訂單的時節,如今卻紛紛取消現有合約。孔雀公司拒絕支付烏定在吉大港(Chittagong)員工已縫製或裝運的四萬三千多條牛仔褲;英國時尚品牌Topshop母公司阿卡迪亞(Arcadia)告訴「牛仔布專家」不會支付250萬美元的訂單。「牛仔布專家」的客戶還包括Zara的母公司印地紡(Inditex)和加拿大的品牌公司YM。烏定說,工廠試圖與孔雀和阿卡迪亞聯繫,提議針對仍在生產中的成衣達成折中協議,這樣工廠日後仍可復工,但兩家零售商都沒有回應。

阿卡迪亞拒絕置評,它已將英國1萬6千名員工的90%納入政府資助的休假計畫。孔雀說取消訂單「是必要的步驟,否則貨到了也根本賣不出去」;不過,它承認數度錯過牛仔布專家的催款,烏定沒收到任何錢。孟加拉是全球第2大成衣出口國。根據孟加拉成衣商與出口商協會數據,自疫情危機爆發以來,孟加拉成衣商的T恤、鞋與名牌服裝已生產或外包的30億美元以上的預支,已盡付流水。  

訂單取消 孟加拉損失慘重  

成衣占孟加拉出口比重最大,就業人數超過4百萬人,其中多為女性。孟加拉產業團體估計,勞動力現今一半以上被裁。4月間,工人要求雇主繼續給付工資,因而與警察發生衝突,政府介入後,廠商以貸款支付了65%以上的工資。

貝爾德集團(Baird Group)執行長寇特(Mark Cotter)表示,本.謝爾曼(Ben Sherman)等男裝品牌公司付款給供應商的時限都已往後挪,「因為我們收到資金的速度放緩,但我們絕對會付款」。寇特說:「私底下他們可能會說『我們現在不付錢你也沒辦法,否則我們日後不會有生意來往』。」

克萊恩(Elizabeth  Cline)是關注時尚業勞工權利和工作環境的作者,她認為外包的作法讓零售商自外於供應鏈的風險。她說:「品牌控制供應鏈的一切,讓工人無法針對他們的需要提出要求。」整個成衣產業體系的設計類似優步(Uber),是零工經濟公司的企業模式,「把重要員工視同非員工,把風險留給最不具備應對能力的人」。

▲如果持續封城到6月,越南的紡織與成衣公司預估損失可能超過5億美元。

孟加拉、越南、斯里蘭卡是近幾十年來富裕國家的成衣、配飾和鞋類的生產中樞。以前製造業集中在中國,如今零售商因工資考量,已轉移到南亞和東南亞。曼徹斯特大學時裝產業高級講師裴莉(Patsy Perry)指出,這種方式搭配時尚零售商鼓勵頻繁消費廉價商品,藉以增加收入,許多快時尚品牌每週都添新貨。她說,在與亞洲製造商的合作關係中,零售商一直占上風,供應商若不同意某些條款,零售商總是可以另外找人。

烏定說,他不會對那些留下巨額帳單的客戶採取法律行動。他說:「如果我提告,我就上了黑名單,以後也別想做生意了。」

原棉賣不出去 印度也哀號  

疫情肆虐之前,越南是東南亞成長最快的大經濟體,越南紡織服裝協會代理祕書長黃玉安(Hoang Ngoc Anh)說,越南的成衣公司已經開始消失了。如果封城措施持續到6月,越南的紡織與成衣公司損失可能超過5億美元以上。黃玉安說:「到現在為止,大約有40萬到60萬名工人失業。」越南成衣業共有280萬名工人,前述數字 「只是估計,我們可能沒算到小公司和微型企業」。

原料業者也遭池魚之殃。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棉花種植區阿克拉(Akola)的棉農楠特(Ganesh Nanote)也準備面對打擊。他說:「我們的收入已經很低了,加重的損失讓我們無力應付。」今年年初以來訂單紛紛取消,棉花基準價格跌了近3分之1。國際棉花諮詢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tton Advisory Committee)預計,2020至2021年,棉作物的年度平均價格將跌至每磅57美分,是15年來的最低點。

印度是原棉和紡織品的主要生產和出口地,棉花供應鏈受到的打擊嚴重可以想見。印度紡織部長伊拉妮(Smriti Irani)4月呼籲國際買家不要取消訂單,她說:「交貨時間表可以重議、付款可以延後,但我們應共同努力——不要取消訂單。」但4月的60家印度成衣廠調查顯示,近四成訂單部分或全部遭到取消。(延伸閱讀:美國3月零售業銷售額年減率6.2%) 

麥肯錫去年曾將全球時尚產業列為過去十年中「罕見的經濟成功案例」之一。只是這個標題的背後是一極度整合的故事。麥肯錫時尚諮詢部負責人伯格(Achim Berg)說,去年時尚業97%的利潤是由20家公司所創造,包括全球最大的服裝零售商印地紡和運動服裝用品零售商Nike。在蕭條時期,這些公司雄風減弱。伯格說,時尚零售商和供應商都需要做好準備以應對「達爾文式的重整」。

一些全球性零售商已承諾支持製造商與工人,聲稱會履行訂單合約中的一切支付,包括仍在生產中的商品,H&M服飾公司是其中之一。它說:「我們希望確保危機解除後的未來生存力。」印地紡、瑪莎(Marks and Spencer)和Tommy Hilfiger的控股公司鵬飛齊(Phillips-Van Heusen,PVH)等也承諾支持其供應鏈。

但部分零售商被指行動太慢。英國知名零售商Primark4月初表示,會付給受取消訂單影響的成衣工,但Primark取消與孟加拉製造商2.56億元英鎊的訂單中,工資僅占約15%。危機前,Primark的月銷售額約為6.5億元英鎊,後來也宣布會支付4月中旬之前收到的成衣的製造費用,向全球供應商支付3.7億英鎊。

孟加拉勞工權利組織Awaj基金會的創始人阿克特(Nazma Akter)表示,像Primark這樣的「慈善金」對受困工人無濟於事。她說:「他們在自保,他們說『我們在負責』,但是印度人上街抗議、索賠被警察打,卻沒有人挺他們。」  

尋求解方 考慮縮短供應鏈  

伯格為零售商辯護,認為有些零售商就是無力支付。他說:「這是百年來時尚界最大的危機⋯⋯當下就是付不出錢——對供應商如此,對房東也是如此。」Primark控股公司英國聯合食品公司(Associated British Foods)已在歐洲解雇6萬8千名工人,是拒絕向房東支付季度租金的幾家英國企業之一。

伯格相信未來的供應鏈會有所不同。他的客戶已在嘗試縮短下單與到貨的時間,好提高危機出現時的靈活性。他表示:「過去幾週供應鏈的脆弱性暴露無遺⋯⋯人們也更意識到需要縮短店頭與貨源的距離。」時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的設計師和創始人桑瑪斯(Carry Somers)說,敦促零售商回歸近距離生產受到歡迎。(延伸閱讀:獨家解析》川普完全獵殺中國高科技 後華為時代,台股新贏家

Primark商業道德部門負責人李斯特(Paul Lister)則認為,疫情不會對零售商將來在哪裡生產衣服產生影響。他說:「我認為體系很靈活。」他透露已與土耳其和柬埔寨的7百多家供應商合作,他說進入亞洲的漫長供應鏈非常重要,公司可以「將成本降至最低」。

回到距離首都達卡7小時車程的吉大港。5月初以來烏定的工廠以3成的產能運轉,倉庫裡堆滿牛仔褲,他擔心這些永遠都賣不出去。烏定說,儘管他收到了一些小訂單,但他的面料供應商在收到他為所訂的牛仔布付款前,拒絕與他打交道。他說:「除非人們了解這場災難的嚴重程度,否則付款的事不會發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