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反送中一周年,北京硬上「港版國安法」 為香港金融地位送終

2020-05-28
作者: 吳雅樂

▲港版國安法重擊香港,泛民主派議員與建制派議員起衝突。(圖/達志)

編按:「港版國安法」草案於今(28)日下午,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6票棄權的票數通過,正式授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相關法案。

香港政府去年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爆6月起的反送中運動,即將滿一周年之際,適逢因武漢肺炎疫情而推遲近80天的中國全國人大、政協兩會開幕,卻意外加入一個議程,就是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在香港實施中國的國安法例。「香港國安法」馬上引起港人及國際社會強烈反彈,5月24日民主派更號召200萬人上街表達嚴正抗議。 

中國要在香港強推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港版國安法),也就是不必等到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凡被北京定義為「顛覆」、「滲透」行動、言論、組織或機構等,可依新法取締或治罪。  (延伸閱讀:習大大政治豪賭強推「港版國安法」 美中恐就香港問題攤牌?

市場全面看空香港 內地化隱憂造成股匯雙殺  

如此一來,北京將可直接繞過香港立法會,以中國現行法律直接在香港實施,等於視《中英聯合聲明》以及建立在此基礎上的《基本法》為無物,儘管國際社會批評此舉違反《國際法》,一國兩制已經實質終結。 

消息一出,立刻造成香港股匯雙殺,原來香港作為「金融自由港」的地位已岌岌可危,北京硬推的港版國安法又來踹一腳。港股22日暴跌1349一點,收盤重挫5.56%,跌創2015年7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藍籌股及國企成分股全軍覆沒;港元最後雖因小幅反彈而小貶,但反應最為明顯的則是美元兌港元(USD/HKD)遠期點,市場長期看貶港元的氣氛急速升高。

「港版國安法」細節雖未完全曝光,香港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已怒斥,此舉形同一國一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更解說,中共中央可在港設國安機構、特首定期提交報告。 

熟稔中港台的戰略作家范疇也說,這等同向國際宣布「香港內地化」,未來將由人大直接解釋什麼叫《基本法》,那些反送中抗爭行動所造成外界對香港金融地位前途揣測,不需再作他想,中共就是告訴全球投資人說,在戰略考量下,未來寧可犧牲香港樞紐地位也在所不惜。 

香港回歸23三年,攸關維穩、內容類似國安法的《基本法》23條,港府始終沒有成功推動立法,前特首董建華在2003年前後打算推動時,就曾引發50萬港人七一大遊行。而今,特首林鄭月娥不僅聲明,港府將配合完成立法,更坦言未能讓23條立法感到可惜,且可預見的將來,也難以順利進行本地自行立法。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激動反抗,怒批中共此舉是「攬炒香港」(玉石俱焚)。 

其實,年初才上任的香港中聯辦駱惠寧主任,在港警4月份大搜捕黎智英等15位知名泛民主派人士之前,就曾指出香港是中國國家安全和境外勢力入侵的風險口,要盡快在法律制度和執行面下工夫,當時林鄭也回應將嚴正執法。  

范疇:中共寧可犧牲香港 民陣怒批北京玉石俱焚手法  

既然反送中運動不停歇,范疇說,「中共早晚都要為了胃癌開刀,乾脆連闌尾一併切除」,一如先前所預測,兩會上會把香港問題提前「插隊」處理,是為了面對11月香港立法會選舉以及美國總統大選問題,當然,這同時撼動中共家族派系在港的龐大資金,顯見習派與非習派的鬥爭已到了須在香港問題上攤牌的地步。 

白宮近期制定了一份長達20頁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美方承認過去幾十年的對中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美國總統川普已簽字遞交國會。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認為,香港各種經貿自主地位與關稅的認定可能實施調整,恐怕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入第三任期之前,香港就會喪失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成為美中交鋒戰場,受傷的還包括美國,香港美國商會(AmCham)即稱,「港版國安法」最終可能削弱《美國─香港政策法》所定義的香港特殊待遇,美中雙方誰也不會贏。但林宗弘研判,美中貿易戰與疫情已然造成經濟損失,不如趁全球經濟停滯、美國大選前,試圖在這個時間點出手,用香港問題來左右美方制裁成效,同時維穩香港局勢。 

港元若要持續與美元掛鉤並維持金融中心地位,港元須穩定發行、外匯存底不能太少,在去年8月創31年來最大單月跌幅後雖已持續回穩,但《逃犯條例》挑戰司法獨立問題與政府效能問題,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2020年經濟自由指數評比中,香港25年來首度痛失第一名寶座。 

「港版國安法」提出前,香港自由港角色未變,但該法一旦施行,金融研訓院副研究員賴威仁認為,儘管香港或許因社會被穩定下來而獲利,資金卻難防再度外流。依照銀行體系結餘資金來看,從去年6月剩下542億港元,維持到今年4月底開始攀升,目前約在947億港元左右,台灣金融研訓院副研究員陳鴻達分析,部分原因可能只是因疫情不穩,才讓錢無處可逃,並非不想逃。  (延伸閱讀:蔡政府「回心轉意」?改提人道救援香港

人和錢都想逃離香港 若非疫情失血會更嚴重  

中國長期透過灌水交易讓錢流入香港、實質洗錢,直到2016年左右情況因過度猖獗使得香港利率偏低,投資人漸把資金移到英、美等利率較高的地方,總結餘從最高峰4000多億港元的一路下降到500多億港元,近一年來,水庫維持低檔沒有繼續乾枯可能和抓洗錢有關;但反送中後,香港利率開始回到英、美之上,資金總結餘也僅穩在同水位,顯示仍有資金外逃。反送中前,資金外逃是利益因素,反送中後可能來自政治風險考量,兩相對比明顯。 

人員流動也同時影響金融地位,去年反送中示威爆發後,香港移民諮詢量已翻倍,人大草案一出,香港地區的谷歌關鍵字「移民」、「台灣」,暴增到平日的4倍以上,港人陷入恐慌情況不言而喻。 

不過,林鄭對外資和社會隱憂卻反應平淡,她認為港版國安法會考慮香港具體情況,目前只是起草階段,且維護國家安全有助穩定投資環境,更認為股市可以承受短暫打擊。 

林鄭更坦言,不認為示威將結束,但更重要是香港人明白沒有國家安全法保障的話,很多珍惜、享受的東西會失去。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所長李志強則認為,中共不到最後關頭還不會玉石俱焚,但內部的新一波內耗難免在兩會後重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