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美國錯在哪裡?

2020-05-27
作者: 吳嘉隆

▲(圖/攝影組)

在蔡英文總統發表就職演說的5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把國務院送來的《對中共戰略報告》簽字後送交國會。這份報告承認,美國過去40年對中共的政策是錯的,從今以後要改弦更張,相當於是要與中共分手的聲明。

美國發現,以經濟促政治的策略錯了:幾十年來,我們曾經認為,透過貿易、投資、科學交流和外交接觸、讓他們以發展中國家身分加入世貿組織,會讓這個政權變得更像我們,但它並沒有發生。40多年之後,這個策略明顯低估了中共限制中國的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意願。

美國看到的是,當國際資本主義體系把中共吸納進來時,中共的社會主義卻依附在市場經濟上浴火重生:經濟愈發展,極權專制的社會監控反而愈發達,使得民主化進程反而更困難。美國當初看到台灣的民主化有重大進展,以為把中國大陸納入國際資本主義體系,也可以產生類似的以經濟促政治的和平演變效果。 (延伸閱讀:獨家解析》川普完全獵殺中國高科技  後華為時代,台股新贏家

但是,這個策略思維有一個很大的漏洞,就是中共缺乏像台灣那樣的基層民主或地方自治。中共在理論上講黨的領導,而不是統治者的權力來自於被統治者的授權;在制度上沒有地方選舉與新聞自由,使得在野勢力缺乏體制內合法的政治舞台。

換句話說,美國的錯誤在於沒有意識到和平演變不能只靠經濟條件,而是還要有政治基礎,也就是要先有最低限度的民主化。

以台灣為例,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從1950年代開始就根據民權主義,推動各項地方選舉。隨著在野勢力的不斷成長,才有後來蔣經國總統的開放黨禁報禁,與李登輝總統的國會全面改選與總統直選。 (延伸閱讀:習大大政治豪賭強推「港版國安法」 美中恐就香港問題攤牌?

所以,單單經濟的改革開放還不保證會促成民主化的體制改革。而是相反,要先有政治上對民主自由的認同。有了這個政治基礎,之後的經濟發展才會推動都市化與中產階級的崛起,然後造就「公民社會」,讓民主化進程能內部化,有自己的動能。

美國先前的策略是,中共的共產主義堡壘要從內部悄悄爆破,現在這個策略走不下去,所以將改為從外部公開施加更大的壓力,因為要先有政治上的改革開放,才能一路保護經濟上的改革開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