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我的防疫旅遊提案

2020-05-27
作者: 吳佳璇

▲(圖/Pexels)

為了防堵武漢肺炎,台灣人民戰戰兢兢過了近4個月的防疫生活,直到五一連假前夕,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才鬆口推出「防疫新生活運動」,鼓勵民眾走向戶外,逐步回歸正常生活。 

5月8日,全球率先開打的中華職棒開始有觀眾,交通部接著推出三階段觀光防疫措施鬆綁方案,預計從業者設計行程並進行踩線的「示範防疫旅遊」起步,循序活絡國旅市場,進而迎接久違的國際旅客。 

追索日本作家百年前的足跡  

政府一紙公告,竟讓久未出遠門的我浮想聯翩,忙不迭從書架取下佐藤春夫的《殖民地之旅》(邱若山譯)─基隆、社寮島、打狗、安平、嘉義、北港、阿里山、集集、日月潭、霧社、能高越、鹿港、台中、葫蘆屯、阿罩霧...,默念著當年行程表上的地名,追隨日本近代小說名家百年前足跡,今年夏天來趟「防疫旅遊」的興頭也愈來愈濃。 (延伸閱讀:尋訪鎌倉餘韻

佐藤春夫(1892~1964)是與谷崎潤一郎、芥川龍之介齊名的大正時期重要作家。大正9年(1920),28歲的創作剛攀上作家生涯第一個高峰,卻因同情、愛戀文友谷崎潤一郎的妻子千代,精神陷入低潮,不得不離京返鄉休養。抑鬱的春夫在老家街上,巧遇赴台開設齒科醫院的中學同窗東熙市。 

為了消解老友的苦悶,東熙市力邀春夫赴台。6月底神戶出發,7月6日基隆正午上岸,因暑熱難耐,社寮島(和平島)就近納涼後,乘火車赴台北拜訪任職總督府博物館(今國立台灣博物館)的人類學者森丑之助,再經縱貫線鐵道,當晚直奔打狗(高雄)友人住所。 

接下來3個多月,佐藤春夫按照森先生建議的行程,利用當年以火車、私鐵和台車建立的交通路網,外加轎子和徒步,以「最短時日看盡台灣該看的地方」。儘管阿里山因颱風道路中斷取消,前往霧社途中還碰上番社騷動,佐藤春夫始終認為,「真是幸福的一個夏季」。 

成功的台灣之行為佐藤春夫帶來13篇作品,體裁包括小說、遊記和散文。例如生涯五傑作之一的《女誡扇綺譚》(1925),就是以安平地方風景寫實描述為基礎,糅合中部見聞與想像,充分展現「荒廢之美」的小說。又如《日月潭遊記》,作者原以為是「常呈紺碧之色,疑其池底蛟龍暗藏」的大湖,眼前卻迎來一個大沼澤,處處浮著架有船屋的竹筏和稀疏的蘆荻,是一片和日本人的寥落感很不一樣的景色。 

重溫百年前佐藤春夫滿是南方情調的台灣旅情,我不禁好奇:為何他走過的地方,至今仍是熱門景點? 

原來,日治時期是台灣旅行活動由「個人探險」進入「制度化」旅遊的重要階段。所謂的旅行制度化,是一個社會開始出現專司旅遊的機構,並透過開發溫泉、海水浴場,指定「風景名勝區」等方式將旅遊空間固定化,再以發行旅遊手冊、風景明信片及媒體宣傳等手法,吸引更多人參與。森丑之助為佐藤春夫規畫的景點,不僅囊括於總督府鐵道部1916年起定期發行的《台灣鐵道旅行案內》,甚至成為地方城市的建議行程。 

佐藤春夫雖有文名,還不算是超級旅遊代言人。3年後東宮太子(昭和天皇)訪台,其旅遊行程被編成《台灣視察日程》發行,加上秩父宮雍仁親王(昭和的弟弟)首度造訪山地(角板山),皇族的密集造訪,形成名人效應,和各地交通電信基礎建設改善產生相乘效果,島內旅行因之日益蓬勃。 

不過,真正令全島沸騰的是1927年《台灣日日新報》舉辦的「台灣八景」票選活動。活動分兩階段,先是民眾以明信片投票,一張票只能寫一個景點,但每個人要投幾票無上限。  (延伸閱讀:深秋山海遠足 東海岸原民部落巡禮

思索8景12勝的人氣奇蹟  

長達一個月的投票期間,《台灣日日新報》天天刊出各景點最新得票數,炒熱了民眾愛鄉土的競爭心,排行榜隨著各地動員劇烈震盪,最後共催出3億6000萬張票!而當時台灣總人口不過400多萬,換言之,每人平均投出80張票。 一度高居榜首的日月潭,最終票數落到第11,所幸評分占比70%的第二階段,由專家小組從前20名選出8強救回。至於佐藤春夫當年沒去成的阿里山,則以民選第4高票安全進榜。 

8景12勝名單出爐,當年發行的《台灣鐵道旅行案內》便大肆宣傳,及至今日,多數景點仍是「景點人潮警示系統」熱點。 

綜合了日治時期文人、皇族與庶民的旅遊精華,我的防疫旅遊提案,就從台南的「百年之遇─佐藤春夫1920台灣旅行文學展」出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