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全球巨大課題—中國變數

2020-05-27
作者: 謝金河

▲(圖/攝影組)

編按:「港版國安法」草案於今(28)日下午,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6票棄權的票數通過,正式授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相關法案。

英國作家查爾斯.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時代背景的小說《雙城記》,一開頭就寫著這麼一段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走向地獄—總之,那個時代和現在是如此的相像,以至於它最喧鬧的一些專家,不論說好或說壞,都堅持用最高級的形容詞來描述它!」

通常我們都用開頭那句「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但我把整段說出來,也許我們現在正走入狄更斯《雙城記》的世界,未來會是最好的時代?或者是最壞的時代?很可能會在眼前攤牌。 

源自中國武漢的肺炎席捲全世界,也加大美中兩大強國從美中貿易戰以來的分裂,美中對峙,全世界也被迫選邊站,例如,最近台積電宣布「有意」到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120億美元設廠。 

台灣這次防疫有成,重塑國家的主體認同,台灣人民對防疫有信心,民眾給政府高評價,蔡總統也在人民高民調的期待中踏出她的第二個任期。對台灣來說,這是難得的最好時代,但是迎面而來的,台灣也可能迎來前所未見的巨大考驗,最大的核心是美中兩強對撞下的「中國變數」。 

香港面臨巨變 台灣也可能迎來空前考驗  

在蔡總統的520之後,緊接而來的是中國兩會,人大果如外傳「有重大事情宣布」推出「香港版國安法」。中國人民網發表評論文章指出:「香港特區缺乏系統有效的法律規制和執行機制,成為維護國家安全的短板。如今研究補上短板、填補漏洞,正是理所當然,勢在必行」。港版國安法推出,當天香港恆生指數重挫1349點,民眾再度走上街頭抗爭,回歸23年的香港正面臨空前巨變。 (延伸閱讀:「港版國安法一定會過」 謝金河:香港資本市場的末日景象!

中國的《國家安全法》在2015年實施,條文包括針對國家安全、領土完整等範疇,防範、制止和懲治叛國、分裂國家、煽動顛覆政權、洩露國家機密等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條文也包括禁止境外勢力滲透、破壞、顛覆、分裂活動,這個港版國安法直接取代《基本法》第23條,這已使「港人自治」完全破滅。 

原來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講明,香港國家安全由香港直接立法;這次中共出手,問題當然不單純。香港從1997年回歸,迄今23年以來,香港一直未為第23條立法,如今中共急於出手,背後有四大理由,一是美中角力全面攤牌,且美國已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讓第23條立法,毋須再顧慮美國,中國逕行立法。二是中共中央認為去年下半年爆發的香港反送中抗爭,是本土恐怖主義的苗頭,由港獨分子策動及台獨外部勢力支持,因此決意採取最強力手段。三是立法會九月選舉,泛民主派希望爭取過半數議席,以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市政「攬炒」,中共中央已沒有耐心看下去。四是香港殖民地時代留下的法律,並不包括禁止做外國代理人及收取政治資助,形成國安漏洞。這次直接以港版國安法直接取代《基本法》第23條,這已是赤裸裸宣示廢棄一國兩制,直接進化到一國一制的決心,香港前途恐怕面臨巨變,而且,也讓台灣的問題挺到前頭。 

香港問題催化了美中進一步對抗,也為未來世界埋下不可預知的變數,我們常常用「蝴蝶效應」來形容一個小小事件也會變成一個大的風暴,像蝴蝶展翅,居然可以形成亞馬遜雨林的颶風。如果從二戰歷史來看,1932年希特勒在德國戰敗、經濟瀕臨崩潰中拿下執政權,而德國脆弱的民主政治很快變為一黨獨裁專政,德國民眾的演說、集會、言論自由全被剝奪,納粹蓋世太保搜捕數千名政治反對派,且未經審判,將這些人關進集中營,希特勒的集權獨裁終於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延伸閱讀:從「反送中運動」到「反港版國安法」 黎智英:中共破壞法治自由,香港只會一直差下去

中共硬推港版國安法 美國勢必強烈反制  

這次的歷史情境似乎又似曾相識,這當中,中國是最大的變數。我們這一代人完整見證了中國的崛起,從1978年以來的鄧小平改革開放,楬櫫了三個重點,一是不管白貓黑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二是摸石過河,從試點到改革開放;三是讓少數人富起來。經歷了10年文革黑暗期的中國,從此搭上了改革開放的列車,這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經濟飛躍期。 

過去40年來,中國經濟快速躍升,尤其90年代,全世界把中國當成投資聖地,每年逾千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FDI)直撲中國,到了20世紀,美國引中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全世界都期盼中國經濟發達起來,也可以成為自由世界重要成員,但是到2018年3月習近平把任期改為無任期制,進一步鞏固權力,走向極端集權主義道路,美國如夢初醒,終於祭出貿易戰反制。 

長期研究中國的美國學者白邦瑞在他的大作《百年馬拉松》,反覆提醒中國有稱霸世界的野心,他的提醒一開始並沒有太多人注意,一直到2018年美中由夥伴關係變成競爭對立關係,這本書才受到大家高度關注。這次在中國召開兩會的敏感時刻,白宮發表檢討美國對中國政策方針,直言:「美國低估中共改革其經濟和政治的意願,若靜默外交(quiet diplomacy)證明徒勞無功,美國將公開增加對中方政府的壓力,採取必要措施保護美國利益」,這是白宮最具體的對中國指控。 

人大提出港版國安法後,川普總統在推特上也表示,美方將強烈回應,並且對中國33個企業及機構列出實體清單,為了制裁華為、海思,美方也限令台積電不得供貨給華為,美中從夥伴關係到競爭對立,現在形成的新冷戰形態,很像二戰前的情勢,這次港版國安法會不會是1935年《紐倫堡種族法》的翻版,值得大家從歷史找養分。 

這次中國兩會,習近平再度展現至高領導權威,他的霸權無限上綱,從「一帶一路」、「厲害了,我的國」,到「中國製造2025」,他一步步走向心中的「中國夢」,也驚醒了沉睡中的美國。這次川普對中國擺出強硬姿態,也有如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一般。美國在二戰開始並未參戰,一直到珍珠港被炸,美國稱為國難日,才加入二戰,而美國參戰也扭轉了二戰的結局。 

這次美中博弈,也可能是未來30年世界變化的主軸。1978年鄧小平領導中國改革開放,改變了中國命運,這當中,鄧小平給後代領導人留下了兩條戒律,一是中國絕不強出頭,這是廣積糧、高築牆的訓令。二是為了解決領導人爭鬥,鄧小平欽定接班規則,一個人兩任,第二任選定隔代接班人。這是鄧小平生前留下的兩條戒律,但是,到了習近平,完全打破鄧小平遺訓,中國強權走向世界,也驚醒了美國這頭睡獅。 (延伸閱讀:【國際導讀】彭博:美國在香港議題方面的最大考驗,在於如何懲罰北京而非香港

兩大強權較勁 台灣將成為最敏感的槓桿  

4月3日,老牌外交家季辛吉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一篇專文,標題是:「新冠肺炎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季辛吉說:「疫情加快地緣政治的歷史性改變,代表社會主義民主集中制的中國與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美國終於攤牌。」季辛吉提醒美國要有所準備,這也和政治學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的大作《注定一戰》(DESTINED FOR WAR)遙相呼應。 

美中如果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注定一戰,台灣很可能成為美中較勁下最敏感的「槓桿」,很多人說台灣不要選邊站,但是台灣沒有能力對抗這個大國博弈,港版國安法會掀起巨大波瀾,台灣面對這個巨變,也要有所準備,這是1949年國共內戰以來,最敏感的關鍵時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