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瑞德西韋「無法治癒」武漢肺炎 會產生抗藥性需終身服藥?

2020-05-22
作者: Genet

▲(圖/達志)

吉利德 (Gilead Sciences, Inc.) 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 (remdersivir),近日傳出初步臨床試驗成效良好,有超過 50% 的新冠肺炎 (COVID-19) 患者,在持續用藥後症狀獲得改善,恢復的中位數時間為 11 天,對照組為15天,相當於將康復所需時間縮短了 31%,死亡率也略微下降 (由 11% 降至 8%);對於未使用或已使用呼吸器的重症患者,分別採取 5 日與 10 日的療程,成效相近,但越早投藥效果越好。本月 1 日,FDA 因此頒布了緊急使用授權,消息一出,吉利德股價上揚 5.68%。

吉利德董事長兼 CEO Daniel O'Day 在訪談中曾提及,「瑞德西韋」其實並無法真正「治癒」重症患者。但是,在這個尚無疫苗、也無其他有效治療藥的情況下,能夠讓患者縮短住院時間,已經是個相當了不起的進展、可以大幅降低醫療系統的壓力。不過,此番「無法治癒」的說法,打擊了投資人信心,使公司股價又再度回跌 4.82%。今天,我們先撇開投資面,來思考一下「無法治癒」這件事。

「無法治癒」,意味著病毒仍留存於體內,在 5-10 日的療程結束後,還是要靠患者的免疫系統自行清除殘餘病毒,藥物,只是協助患者在關鍵時刻壓制敵軍 (其實多數藥物都是如此)。但以 SARS-CoV-2 的「難纏」以及我們對它的不瞭解,「無法治癒」不禁讓人擔心,若是免疫系統清除病毒失敗,疾病是否可能復發?一旦復發,是否還有其他治療選擇?最糟的狀況,是否會產生抗藥性、甚至需要終身用藥、合併用藥?

這讓人聯想到當年有「20 世紀黑死病」之稱的 AIDS。在高效能抗愛滋病毒療法 (即俗稱的「雞尾酒療法」) 問世之前,受到 HIV 感染幾乎就等於罹患絕症,但在科學界與醫界的努力之下,AIDS 已經逐漸成為可以控制、甚至投藥預防的「慢性病」。當前 AIDS 的治療主要是以兩種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為主,再搭配一種非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蛋白酶抑制劑、嵌合酶抑制劑或其他抗病毒藥物,長期、規律地服藥,便可將血清內病毒含量壓制在相當低、甚至偵測不到的程度 (一般認為這樣的程度不足以造成傳播)。不過,一旦用藥不規律,便容易產生抗藥性,且因為是終身服藥,也很可能產生短、中、長期的副作用,且仍會有產生抗藥性的可能。由於 SARS-CoV-2 的傳播力遠較 HIV 高出太多,因此一旦新冠肺炎的治療上也出現相似的模式,除了會是全球醫療的沉重負擔,也將會拖垮全人類的健康。

雖然有疑慮,但請不要過度擔憂。目前我們對於 SARS-CoV-2 本身,以及病毒-宿主間的互動仍有太多未知,包括停止用藥/治療後、體內的狀況,康復者體內的抗體、以及未來的疫苗將可有多久的保護效力等等,可能不理想,但也未必差。現階段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多管齊下,但這一切,都需要由時間來驗證。總歸一句,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避免感染,為因應策略爭取更多時間。

(本文由「Genet生技投資第一站」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