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世衛大會登場》台灣怎失去WHO代表權? 故事要從48年前說起

2020-05-19
作者: 劉煥彥

▲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台灣是否能受邀,成為我國拓展國際空間及美中政經角力的最新焦點。(圖/今周刊)

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 18日以視訊會議方式揭幕,隨著COVID-19(武漢肺炎)今年延燒全球,台灣又防疫有成,台灣能否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衛大會,成為我國拓展國際空間及美中政經角力的最新焦點。

我國是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成立的創始國,卻在1972年5月的世衛大會失去代表權,被中國大陸取而代之。當年怎麼失去世衛組織會員國資格,退出這個國際組織?

簡單來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中國大陸在外交佔上風後積極洽談WHO會籍與技術援助,及提供更多WHO經費,適逢美元走貶影響國際經濟,世衛組織又大增預算,因此仰賴中方經費挹注,都是促使多數會員國48年前轉向支持中國的重要因素。

整個故事要從1971年10月說起,之後的7個月轉折使我國退出了世衛組織。

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生許峰源2013年7月提出的博士論文「世界衛生組織與台灣瘧疾的防治(1950-1972)」,其中有專章提到台灣失去世衛組織代表權的始末,不少第一手資料是引用1971年至1972年的外交部檔案。

根據許峰源論文內容,其實中華民國在世衛組織的中國代表權問題,在1971年5月的第24屆世衛大會已經出現,後來在證書審查委員會平安解決,沒想到該年也是我國最後一次以會員國身分參加世衛大會。

促使我國WHO會籍急轉直下的關鍵,是同年10月26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案,由中國大陸取代中華民國的會籍,我國自此退出聯合國。

當時國內新聞界仍樂觀認為,中國大陸仍無法取代我國在世衛組織的會員國資格,但其實國際情勢大變,已經動搖我國的國際地位。

根據聯合國第五屆大會第396號決議案,「凡有關聯合國大會對各會員國代表權之決定,聯合國之其他機構與各專門機構,應予參照辦理」,這項決議使得我國退出聯合國後,之後幾年也被迫退出聯合國各專門委員會及專門機構。

▲1971年世衛大會(左圖)是我國最後一次以會員國身份參加,直到2009年(右圖)才以觀察員身份,由時任衛生署長葉金川率團重返。左圖前排右起為時任駐聯合國代表團駐歐辦事處主任鄭寶南大使、衛生署長顏春輝及副署長張智康。(圖/今周刊)

1971年10月台灣退出聯合國 11月世衛組織幹事長就發難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宇譚(U Thant)待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案後,便依據上述396號決議案內容,聯繫各專門機構採取適當行動

11月11日,時任世衛組織幹事長、巴西籍的甘道地(Marcolino Gomes Candau)通知各會員國,將在隔年(1972年)1月的第49屆執委會討論我國會籍爭議,並由5月召開的第25屆世衛大會,根據執委會意見,由會員國決議我國去留。

12月1日,時任行政院衛生署署長顏春輝致函甘道地,強調世衛組織並非政治性的國際組織,無須受到聯合國決議案制約,而且沒有其他會員國公開質疑我國代表權問題,希望他在隔年1月執委會議程撤回我國會籍的討論案。

當時外交部也商請友邦協助,請友邦代表遊說甘道地撤案。

但甘道地不為所動,他認為早已致函所有會員國將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若臨時撤案將引起共產國家反彈,最後他仍堅持原議。

中國12月找上世衛組織 洽談分攤會費、安插中方職員

到了12月底,中國大陸已經與甘道地洽商中方會籍、會費分攤、中國籍職員與衛生技術合作等議題。那一年美國正苦於失業率及通膨率居高不下,總統尼克森決定讓美元與黃金脫鉤,放手讓美元貶值,因而衝擊全球經濟,也使世衛組織的經費形同大減。

同樣這時,世衛組織大增預算,仰賴中國挹注運作經費,使得世衛組織執委會的多數委員贊成中國大陸加入,以充實會費收入。

▲1972年5月舉行的第25屆世衛大會決議,由中國大陸取代中華民國的會員國資格,我國就此失去世衛組織會籍。(圖/今周刊)

1972年世衛大會76票對15票 通過接納中國取代台灣

1972年1月26日,世衛組織第49屆執委會以13票對4票通過中國代表權案,內容有三:

第一,本案列入第25屆世衛大會的臨時議程。

第二,建議世衛大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有權在世界衛生組織代表中國的唯一政府。

第三,授權幹事長將第25屆世衛大會的邀請函、臨時議程及文件送往北京,而非台北。

執委會決議雖然是建議性質,程序上仍需由世衛大會做最後決議,但已授權幹事長將下屆大會邀請函及文件送往北京,因此實質上已把我國排除在外。

到了1972年4月,甘道地將下屆大會邀請函寄往北京,我國衛生署未接獲開會通知後,署長顏春輝曾向甘道地抗議,但未獲回應。

世衛組織第25屆大會於1972年5月登場,並以76票贊成、15票反對、27票棄權的票數,通過中國代表權案,決議由中國大陸取代我國資格,成為世衛組織會員國,我國就此失去代表權。

1972年6月,世衛組織關閉駐台灣的代表辦事處,直到2009年5月的世衛大會前,台灣一直被拒於世衛組織門外。

▲2016年5月,時任衛福部長林奏延率團參加第69屆世衛大會,也是我國最後一次以觀察員身分與會。(圖/今周刊)

馬英九執政期間,兩岸政治氣氛緩和,因此我國從2009年至2016年,連續8年獲邀以觀察員身分、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直到2017年中止。

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今(18)日在每日疫情記者會中表示,世衛大會在台灣時間下午6點以視訊會議方式召開,我國幾乎沒有收到邀請函的可能性,「世衛組織最重要議題是新冠肺炎的疫情,台灣模式足以和世界分享,但沒辦法在會議中表達,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損失,而無法吸取其他國家經驗對我國也不利,對此要表達嚴正抗議」。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