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一場疫情,阻撓普丁修憲稱帝之路?

2020-05-27
作者: 金融時報精選

▲武漢肺炎加上油價暴跌,導致俄羅斯經濟惡化,更侵蝕了普丁的支持度。(圖/達志)

武漢肺炎病毒肆虐、油價暴跌阻撓了普丁修憲展延政權的企圖。專家認為,俄羅斯失業率上揚、民怨高漲,以及未來經濟長期衰退與復甦停滯,都將進一步侵蝕統治政權的支持度。

5月9日的閱兵儀式本來是一場大典:俄羅斯總統普丁屆時會站在莫斯科紅場中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宏兩旁站立;他沉浸在無比威權之中,驕傲地檢閱俄國官兵在春陽下踏步前進、舉手敬禮。如今,取而代之的是,普丁在市中心的戰爭紀念館裡獻花,並向正在隔離中的不安國人發表電視演說。

蘇聯2戰勝利75周年的閱兵,公認是為鞏固普丁20年統治而精心策畫的春季活動,如今這一最公開的項目卻延後舉行。習近平本來要以新起的超強之姿向世界展示中俄之間的新友誼;馬克宏則顯示,儘管2014年俄羅斯因吞併克里米亞而受到西方制裁,但歐洲仍然重視這位麻煩的東方夥伴。

封城、油價腰斬 癱瘓經濟

校閱坦克、飛彈發射器和3軍,不僅是歷史性的紀念活動,更為原定在17天後舉行的全國投票鋪路。普丁的盤算是:贏了公投,有了人民對新憲改的支持,他的統治將順理成章延長至2024年之後。如今這項公投也推遲了。

兩個月的時間,武漢肺炎病毒毀了普丁的政治議程,也毀了他政權所依靠的經濟模式。2020年的腳本原本要鋪墊出普丁統治的另外10年,如今卻可能斲傷他的至尊地位。一位駐莫斯科的外國大使說:「病毒肆虐的衝擊,遠超過他所預期,經濟層面影響很大。」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顯示,俄羅斯是武漢肺炎的全球第7重災國,有135000人感染病毒,近1300人死亡,總理米舒斯京也因確診而暫時卸任。

俄羅斯央行預測,病毒肆虐引發的經濟震盪有兩方面:1、預計今年國內生產總值減幅達6%;2、除了6週的封城、隔離癱瘓了國內產業外,油價腰斬斬也危及俄羅斯金融命脈。油氣銷售利潤約占俄羅斯政府預算收入的50%(約1300億美元)。由於油價暴跌,根據俄國政府數據,為保護經濟而成立的1650億美元戰備經費,每日耗量多達3億美元。俄財政部長警告,到年底時,政府可能會消耗掉近半的儲蓄。(延伸閱讀:從天然氣、電力、鐵礦砂再擴及64項油商品 芝商所示警:負價交易恐成新常態

普丁面臨的危機來自四面八方,動搖了他的權威及支撐他統治合法性的「非正式社會契約」─人民犧牲政治自由的程度,以便換取安全和經濟穩定。儘管疫情期間,普丁把艱難的決策權下放給各地省長,自己保持距離,但他的支持率已降至6年來的最低點。俄羅斯18個月之後就要國會選舉,根據一項調查,普丁的支持率只有28%,是200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決策權下放 只是企圖甩鍋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Teneo分析師陶薩(Andrius Tursa)表示:「俄羅斯領導層低估了冠狀病毒的風險而未及早遏阻,是愈來愈明顯的事。為了轉移危機處理不當的批評箭頭,克里姆林宮把地方官拿來作代罪羔羊⋯,不過,這種策略似乎不怎麼有效。」

3月,病毒在其他歐洲國家快速蔓延時,俄羅斯官員卻堅稱感染病例很少,普丁也將問題交給部長和助理解決。3月25日,普丁在參觀莫斯科治療冠狀病毒感染的主要醫院後,發表全國演說指出,「俄羅斯能夠抑制這種疾病的迅速蔓延」。3週後,新增42000病例,他依舊樂觀地說,局面完全得到控制,對俄羅斯健康、強勁的經濟讚口不絕。直到近日普丁的語氣才改變,宣布全國禁閉延長至5月11日,他承認,前方道路艱險⋯,無法像我們想要的那樣快,欲速則不達。

俄羅斯政情分析公司R Politik創始人斯坦諾華雅(Tatyana Stanovaya)說:「這就是不斷誇口自己多成功,一旦民怨或問題出現,激起的就是痛苦和不安。」民間的衝擊一定不小,阿爾法銀行(Alfa-Bank)經濟學家預測,今年俄羅斯的實際收入將下降5%,也比俄羅斯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受西方制裁之前減少7.5%。

俄羅斯審計委員會主席、財政部前部長庫德林(Alexei Kudrin)估計,這場危機可能會使失業率翻倍,升到10%;而由於工廠、礦坑配合檢疫措施停業,3月工業產值下滑2.5%,4月勢必暴跌。(延伸閱讀:產油國為何自己提油救火?看懂沙涐與美國的地緣政治盤算

封城措施和伴隨而來的裁員風潮引發了抗議。南部城市弗拉季高加索(Vladikavkaz)的失業者,不滿地方當局只承諾一次性3000盧布(約40美元)的賠償金;他們抗議並要求提高賠償金,卻遭警方壓制。

不滿情緒高漲 支持率重挫

俄羅斯唯一的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稱,普丁的支持率從2月的69%掉到3月的63%。對歐洲政客來說這是高支持率,但這是在幾乎沒有政治對手的情況下,而新數字也遠低於他在2014~2018年間的1980年代高點。國營民調機構VTsIOM最近調查中發現,只有28%表示他們信任的政客是普丁。

列瓦達中心副主任沃爾科夫(Denis Volkov)說:「流行病本身影響民調,但更嚴重的是產生經濟問題;人民怕失業、怕減薪,他們預期生活水平下降,這些恐懼才是最重要的。」他說:「其實在不滿情緒變得嚴重前,政府有幾個月可以讓局勢正常化。」

普丁的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上月告訴記者,他不同意經濟困境可能引發政治危機的說法,但憤怒升溫無疑會攔阻普丁重寫《憲法》的心意。在疫情爆發前,憲改進程看來很簡單。VTsIOM 3月11日民調顯示,俄羅斯有28例確診時,64%選民支持憲改;4月17日封城期間再次民調,支持率則降到50%。沃爾科夫說:「隨著不確定性增加,經濟問題和不滿情緒高漲,人民對政府提出的憲改案投贊成票的意願可能減低。」

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近日表示,根據病毒檢測數據,俄羅斯有2%的人感染武漢肺炎病毒,相當於25萬多人,是政府此前承認的莫斯科確診案例的4倍,也使得人們對政府表示已在全國進行400萬次檢測的效率產生懷疑。

中國將4月新增的數百起新病例,歸咎於從俄羅斯回來的人。官員說,4月11日從俄羅斯飛往上海的一個航班上有51人感染,這數字意味俄羅斯確診數字可能比官方數據還多。俄羅斯的危機處理,造成莫斯科與北京摩擦加深。2014年後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惡化,普丁極力改善中俄關係;然而,今年1月下旬俄羅斯率先關閉與中國的邊境,兩個月後才關閉與歐盟的邊界。

▲蘇聯二戰勝利75周年閱兵,原是為鞏固普丁20年統治而策畫,如今卻因疫情延後舉行。(圖/達志)

危機處理失策 中俄摩擦加深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研究員蓋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表示:「莫斯科不急著關閉與歐盟的邊界,暴露了俄羅斯精英的種族歧視心態─儘管義大利和西班牙感染例眾多,但中國被視為『危險』,歐洲被視為『安全』。」

蓋布耶夫說:「隨著從俄羅斯來的病例數目增加,中國人也怒氣上升。莫斯科不僅隱藏或無法檢測出真實確診案例,且無法控制病人活動和病毒蔓延。中國人對俄羅斯根深柢固的優越感及反俄情緒可能因此增強,而俄國人由來已久的恐中情緒也會加深。」(延伸閱讀:索貝克:武漢肺炎蔓延全球 陸股舊經濟續弱,剩新經濟撐場

對於克里姆林宮而言,令人擔憂的是,感染數據似乎顯示疫情在偏遠省會和農村地區蔓延最快,這些地方都缺乏醫療條件和資金,可能導致長期衰退、復甦停滯,進一步削弱消費力,並可能在2021年9月21日的國會選舉將屆時,侵蝕統治政權的支持度。

普丁日前重申立場,地方首長應對地方負責,不應依賴莫斯科的命令或資源。他還警告,即使全國感染率到頂,某些地方的情勢仍可能緊張⋯,威脅不會立即消失。沃爾科夫說:「我們認為,整體而言對普丁政權的支持度存在鴻溝,活躍的都市年輕人與老一代之間的鴻溝正在加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