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愈制裁愈孤立 愈孤立愈發展核武…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宿命抉擇

2020-05-26
作者: 張國城

▲金正恩在神隱20多天後現身,朝鮮半島局勢仍舊迷離。(圖/達志,以下同)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健康情況一直備受外界關注,在突然消失20多天之後再度出現,仍引發外界不同的揣測與高度關切。不過,北韓政局對東北亞和台灣的影響,是身處台灣的我們不可忽視的。

北韓對國際情勢最大的影響首先是其核武開發計畫。目前全世界能在國際秩序下容許擁有核武的國家只有8個,而北韓不在其列。國際社會集體限制核武擴散的原因在於核武的破壞力太大,一旦用於戰爭則結果必然是毀滅性的,若不加以限制,則各國可能都必須擁有核武,以防和他國發生爭端時遭到核武威脅束手就擒。(延伸閱讀:睽違20天終現身!韓聯社:金正恩勞動節再度出席公開活動

北韓的先天危機 走上發展核武不歸路

然而,北韓面臨獨特的國際處境。朝鮮半島的分裂,讓北韓天生具有一個強大的敵人─南韓,國力差距逐漸擴大,更深化了北韓領導人的危機意識。早在1960年代,北韓就開始了核武研發。南韓總統朴正熙意識到美國可能不會永遠留在亞洲為亞洲人流血,也下令研究發展核武的可能性。解密檔案顯示,美國政府非常擔心當時由軍事獨裁統治的南韓會擁核,於是向南韓施壓,要求放棄核武野心。南韓最終於1975年4月批准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主要是因為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壓力,才被迫放棄計畫。

美國為了安撫南韓,在朝鮮半島始終部署有戰術性核武以保護南韓,這對北韓當然是一大刺激,因此1991年北韓主動提議朝鮮半島無核化,1991年12月31日,南北韓簽訂《關於半島無核化協議》。1992年1月,又簽訂《保障監督協定》,北韓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的監督並多次接受其核查。然而,南北韓國力的差距日大,加上蘇聯於1991年解體,北韓失去一大靠山,中國接著又與南韓在1992年建交,雙方經貿往來更是突飛猛進。北韓的危機意識空前強烈,於是重回發展核武的老路。(延伸閱讀:川普:北韓持續對美國構成威脅、制裁展延1年

北韓發展核武是和國際秩序逆勢對幹的行為,遭到制裁自不可免;但這樣一來陷入了惡性循環:愈制裁愈孤立、愈孤立危機意識愈強、危機意識愈強愈需要發展核武,愈發展核武就愈被制裁。這點是無論誰擔任北韓領導人都不會改變的客觀現實。

川普讓美朝關係破冰 仍缺乏互信 都怕被出賣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為了展現領導能力,和金正恩關係破冰,兩人先後於新加坡和越南進行會晤。2018年4月,北韓宣布終止核彈和洲際飛彈試驗,關閉北部核試驗場,並且宣布不受核威脅挑釁絕不使用核武器,不洩漏核武器和核技術。2018年5月,北韓以爆破方式拆除豐溪里核試驗場,核試場正式關閉,包括中美韓等5國媒體獲邀出席關閉儀式。然而,2020年1月1日。金正恩宣布他不再遵守暫停核武及飛彈試驗的承諾。他還警告說,如果美國不軟化其在核談判的立場,將採取行動。

▲川普(右)與金正恩(左)對於改善美朝關係都有各自的期待。

顯然,北韓核武議題陷入國際關係理論中的囚徒困境,也就是美朝雙方都缺乏互信,擔心合作會被對方出賣,只好採取對抗作為,以求自保。北韓就是擔心一旦棄核,萬一外國勢力入侵,會落得伊拉克海珊政權的下場。北韓認為,2003年海珊政權垮台的原因,並不是主動對外部發動戰爭,但依然遭外國的軍事干預。在平壤看來,海珊既不用面對另一個想一統江山的既存政權,又有石油國力讓人民不致食不果腹,但在外部干預下尚且無法保住政權;因此,以核武的巨大破壞力遏制外國軍隊干預就成為平壤的唯一理性選擇。

對美國來說,要讓平壤放心棄核,就必須提供安全保證和經濟援助。前者或許比較容易,美國是可以做出不主動摧毀平壤政權的承諾,但經濟援助則未必能遂北韓所願,因為北韓經濟凋敝非一朝一夕,經援會是無底洞。且美國也不可能完全對南韓統一朝鮮半島的願望予以明白拒斥,甚至還要予以支持,這一方面有韓民族的民族主義因素,另一方面若北韓發生嚴重亂局甚或解體,還是只有由南韓出來收拾,一如兩德統一。但華府一天不明白拒斥首爾的統一主張,北韓就一天不可能純然相信美國。延伸閱讀:金正恩生死未卜 專家:這個關鍵,讓朝鮮半島成為世界最大火藥庫之一

若北韓成為核武強權,則直接瓦解2戰後限制核武擴散的國際秩序,對於美國、南韓和日本更是重大威脅。前面提到目前國際間有8個核武國家(以色列官方未正式承認),除了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以外,印度和巴基斯坦因為發生過3次戰爭,國際間認為他們持有核武可以相互嚇阻,且兩國的對峙形勢讓5強認定他們的核武不會用來威脅對方以外的國家,因此默認兩國成為核武國家。

疫情打亂國際棋局 朝鮮半島 仍是全球火藥庫

但北韓就不同了,它的核武被認為直接威脅南韓甚至日本這兩個無核國家和駐守在兩國內的美軍,它又有發動南侵的紀錄,因此它的核武計畫被認為最具威脅性。站在北韓的立場,當然是難以接受這種不平等的待遇,民族主義再加上對政權覆亡的恐懼,形成無解的難題。

原本,平壤當局可以期待川普為了要創造歷史以利連任的動機,把握機會改善美朝關係(這也是川金能兩會的主要原因)。如今卻遭遇疫情重大變數,川普政權連任之途充滿不確定,目前看來選前無暇開展新的外交活動。唯一的解方只有美國疫情逐漸露出緩解的曙光,川普順利連任,重回2019年之前的和解態勢。問題是,這些都不是平壤當局可以操之在我的變數。

無論誰擔任北韓領導人,都沒有辦法立刻改變這種客觀形勢;甚至原先希望美朝關係改善之後,可以獲得經濟援助的打算,也因為美國經濟受疫情重創而難能實現。展望未來,朝鮮半島仍然會是東亞以至全球最大火藥庫之一。(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著有《國家的決斷:給台灣人看的二戰後國際關係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