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史無前例的大印鈔運動

2020-05-13
作者: 陶冬

▲(圖/Pixabay)

病毒雖小,砸出來的財政窟窿卻是巨大的。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肆虐,帶來一場百年一遇的疫情。新型冠狀病毒的RO感染率為3,普通流感為1,SARS為2,換句話說,在沒有任何防範下,新冠的傳染性是西班牙流感以來最強的。

異常凶猛的全球大流行,觸發了各國的極端反應機制,人群阻隔措施迅速生效,許多國家的人流、物流一夜之間停頓,經濟陷入罕見的驟停。封城堵路之下,美國4月分2050萬份就業消失了,失業率14.7%是自從有資料以來最惡劣的。美國服務業占經濟70%的比重,服務業從業員中1/4拿的是時薪,工作一停,收入立刻停止。

歐洲、日本的收入驟停沒有美國那麼誇張,中國工人的韌性強一點,不過全世界情況大同小異。這是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經濟活動大停頓,消費、生產一夜間停擺,經濟、就業受到重創,不少企業和個人均面臨資金周轉困境。

為了擺脫經濟困境,各國先後提出分階段重啟經濟活動,復工復產,放鬆人流限制。然而,這不是正常經濟衰退後的復甦。通常的經濟衰退,是由需求下降、庫存過高或信用收緊所造成,經濟惡化來得不那麼急,貨幣政策有運作的空間,週期性不確定性較小。這次經濟衰退,是由疫情引發的,發展過程中不確定性大許多。(延伸閱讀:搶進最具抗疫力的科技龍頭股 戰勝波動的抄底攻略!

重啟仍有斷鏈危機 U型復甦可能性高

筆者對經濟重啟後的復甦狀況不樂觀,認為U型復甦的可能性最高,重啟後經濟依然面臨供應鏈、需求鏈和信貸鏈斷裂的危險。目前全世界有超過180條汽車生產線陷於停產狀態,零部件全球化生產之下,哪怕只有1個晶片供應不上,整輛汽車無法下生產線。全世界1/3的主要港口處於停頓或半停頓狀況,海關清關速度明顯放慢,原物料跟不上,復工未必可以很快復產。復產的公司同樣面臨訂單被大幅削減,甚至完全取消的窘境,需求不確定性帶來訂單不確定性。

消費端情況也不理想。由於無症狀受感染者目前無法得到識別,人們的人群厭惡心理會在相當時間存在。無法確知坐在附近的陌生人是否有傳染性,不少人不願意除下口罩在餐廳吃飯、在戲院看電影、搭飛機乘郵輪。五一長假是中國解除人群隔離措施之後的第1個假期,上街的人流多了,開業的餐廳多了,路上的汽車也多了,餐飲界的反映是生意比封城時明顯改善,但是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左右,有些餐廳直言節日期間人流還比不上災前正常週末的水準。「報復性反彈」不過是天方夜譚,收入預期下降,職位也存在風險,大家都收緊錢袋。

這種情況持續愈久對經濟的傷害愈大。營業長期無法正常進行,則企業現金流勢必出問題,接下來就是信貸鏈的斷裂。一家企業破產,帶來的可能是一批關聯企業的財困。消費者收入來源受阻,支付房租、信用卡、貸款能力勢必受到影響,接下來是銀行壞帳,並催生信用收縮。(延伸閱讀:郭恭克:美股反彈能扭轉空頭趨勢?

狂推新基建救經濟 中國也算超前部署  

從經濟角度看,疫情所帶來的急性停頓的終結,未必就是新週期的開始,更不代表V型反彈的到來。以失業和企業現金流狀況而論,這是一場極其嚴重的經濟衰退;以疫情蔓延而論,這又是一場高度不確定的經濟衰退。各國政府的焦慮,可想而知已經達到甚高的水準。一場聲勢浩蕩的政策救援已經啟動。美國失業人士的收入壓力最大,川普政府的步伐也邁得最快。大多數合資格的企業在lockdown(封城)2~3個星期內,已經收到政府的緊急救援支票,條件是不解雇員工。

但是救急只解燃眉之急,重要的還是將經濟拉出泥淖。在此方面,中國政府似乎考慮得比較周詳。除了提供緊急流動性和稅務抵免之外,中國下一輪財政擴張的思路框架已經呼之欲出。一方面大搞基礎設施建設,穩定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力推新基建,力圖加強資料/智慧時代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在新時代的競爭中搶占先機。

筆者預計,這次公共開支的帳單是以10兆美元計算的,這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見的聯手財政擴張。問題是幾乎所有大國均面臨龐大的債務負擔。美國今年的財政赤字可能高達GDP(國內生產毛額)的15%,中國也可能超過8%。(延伸閱讀:從掩蓋疫情真相到慷慨解囊 中國賣弄軟實力洗白兼叫牌

錢從何處來?唯一途徑就是央行印鈔。政府發行特別國債,央行擴大資產負債表,印鈔購買國債。這意味著央行政策獨立性的失守,長遠來看一定不是好事,但是在疫情的藉口下,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可以堂而皇之地同居了。金融海嘯時,貨幣政策是極度寬鬆的,財政政策在多數國家卻是收緊的。這次是財政貨幣一起鬆,攜手站到直升機上去撒錢。前所未有的疫情衰退,帶來前所未有的大印鈔,你準備好了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