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談收藏天地裡的C位與配角 做個理性感性但不任性的藏家

2020-05-13
作者: 廖康樾

▲(圖/CFP)

在古董與藝術市場裡,像炸雞翅這種小品喧賓奪主,甚至洗版竄上C 位的場景,近10多年來屢見不鮮。細究這種配角挑大梁的現象,藏家不妨先廓清幾個迷思。(延伸閱讀:除了賞心悅目 還可坐享增值利益》企業收藏藝術品  賺面子也賺裡子

有一家沙茶火鍋名店,開在商辦大樓2樓,所有菜都是單點,全店裝潢最新的,套句網友的話,就是「筷子的紙封套」。但營業時間總是門庭若市。可是問起這家店的人氣必點是哪道?答案,不是沙茶,不是肥牛,而是「炸雞翅」!

小配角喧賓奪主 屢見不鮮

在古董與藝術市場裡,像炸雞翅這種小品喧賓奪主,甚至洗版竄上C位的場景,屢見不鮮。像古董行當裡的竹木牙角器,素來列為雅玩雜項,即有精工細作為人品題的,鑑藏界總視為別格。但這10多年來雜項身價一日千里,成交價迭創新高。再比如明式家具,2019年5月佳士得香港專拍1張15世紀黃花梨的供桌,成交價是2652.5萬港元!以當代藝術來說, 今年4月16日蘇富比剛收官的線上拍賣,一對KAWS與DIOR聯名的2019年絨毛玩偶作品,共有500版,這次拍賣這件的版數是1/500,成交價為25萬港元,已經可以買DIOR高級訂製服了!

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光憑業者帶風向,藏家不跟風也無法成氣候。細究這種配角挑大梁的現象,藏家不妨先廓清幾個迷思。

第1,情境式收藏的迷思。「情境式收藏」是指賣方展售時,策畫一個時代氛圍或生活情境,意圖以創造沉浸式體驗,在拉高價格之下,誘導客戶埋單。(延伸閱讀:窺祕力晶黃崇仁的藝術大觀園

姑且不論展售物件的連結是否合乎邏輯,如許的情境與氛圍不見得能夠,甚至應該被藏家複製。難道家裡非得闢一間齋堂,擺滿明式家具,條案上放個靈壁石,一只宣德爐,點起土沉嗎?進一步講:桌上擺的無可確證巧匠款識的筆筒,價格比黃花梨條案貴;黃花梨條案,比案上的文徵明冊頁貴。這是什麼樣子的情境?

第2,比較基準的迷思。炸雞翅在沙茶火鍋店變成人氣招牌,那是在火鍋店裡。如果把它拉出來在炸雞界比賽,恐怕就不會一枝獨秀吧?攝影大師寫得一手好字,版畫家畫得一幅好水墨,在同儕之中是難能可貴。但如果把這些字畫與眾多古今書畫並陳,還會亮眼嗎?決定藝術家與作品位階的,還是得評比「核心競爭力」,而不是「斜槓」。

第3,愛屋及烏的迷思。因為喜愛草間彌生,買下南瓜擺飾;因為喜愛趙無極的油畫,也買趙無極的版畫;這是人之常情。若誤以為這些物件會隨原作水漲船高,刻意購藏,恐怕要小心了!舉個簡單的算術:假如某畫家油畫的市場行情是100萬美元,該畫家翻製原作500版,則每張版畫的合理價格,就是2000美元。而且據聞某些名家同一作品不但翻成限量版畫、限量瓷盤、限量織品,甚至版畫上的版次註記還有阿拉伯數字以及羅馬數字兩種,外加10張A.P.版!筆者不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寧願相信大師是為了澤及後世,造福學子!

▲這對KAWS與DIOR聯名的絨毛玩偶作品,以25萬港元成交。(圖左/取自蘇富比官網)、一張15世紀黃花梨的供桌,竟拍 出逾2600萬港元的驚人天價。(圖右/取自網路)

藝術史迷思 攪亂市場的幫凶

第4,藝術史與文化史脈絡的迷思。像是前幾年古董市場風靡的明清銅爐什麼胡文明款仿古簋式爐。就鑑藏傳統來說:近古的仿作傳統上地位遠遠不及彼等淵源的先祖—商周青銅器。但今日市場上古樸的商周小青銅鼎,不但不受青睞,甚且不入知名銅爐大藏家的法眼。殊不知,《長物志》早就記載:「古人製器尚用,不惜所費,故制作極備。非若後人苟且。至鐘鼎刀劍盤匜之屬,下至隃糜側理,皆以精良為樂⋯。今人見聞不廣,又習見時世所尚,遂致雅俗莫辨。」

筆者認為,藝術史與文化史脈絡的迷思,是市場秩序混亂的最大幫凶。市場裡,配角站C位也就罷了,舉例來說,現當代藝術市場瀰漫了一種蹭大師的宣傳,稱某某人是什麼東方的馬諦斯、莫迪利亞尼。但這種比較以藝術史研究,乃至文化史的考據來說,十分牽強。如果僅憑一絲一毫造形的雷同或者時代的相近,就可以沾親帶故,那麼藝術界的大師可真就族繁不及備載。(延伸閱讀:廖康樾:台灣藏家的世代交替與傳承使命

古董與藝術收藏,當然是講究追求邊際效益極大化的理性消費行為。但收藏本質也是人類透過具體物件來突破時空與人際限制,融入歷史與造化,心摹手追,尚友古人,進而感受自己參贊了不朽的文明。做個理性感性但不任性的藏家,對個人的收藏情趣以及市場的健全發展,有利無弊。何況炸雞翅再受歡迎,如果賣得比沙茶火鍋貴,難道大家不覺得違和嗎?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