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大疫情新思考

2020-04-30
作者: 楊森

▲(圖/攝影組)

10、20年後,人們會如何稱呼當前這波武漢肺炎疫情所引發的經濟動盪?大蕭條,這是用來指稱1930年代經濟大崩潰的專有名詞;大衰退,金融危機期間為了和「大蕭條」區別所採用的說法;最近,國際貨幣基金(IMF)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首席經濟學家戈皮納特(Gita Gopinath)提出大封鎖(Great Lockdown)一詞,稱此為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比全球金融危機時更糟糕。

IMF一舉調降全球經濟成長預測6.3個百分點,預計今年全球負成長3%,比2009年大衰退時負0.1%更嚴重。IMF是假設多數國家武漢肺炎疫情在第2季達最高峰,下半年持續消退,防疫封鎖解除,經濟活動逐漸恢復的結果。而在各國政府加大財政刺激下,預計明年將恢復5.8%正成長,這是從極低基期恢復的結果;儘管如此,整體產出仍低於大疫情爆發前的預測水平。

IMF也強調上述預測有極高不確定性,因為要考慮疫情演變、防疫措施效果,對經濟、金融的衝擊,乃至對政治、社會、心理面的影響等,這些很多都不是經濟學家所擅長。戈皮納特曾說,對大疫情預測情境的討論,幾乎沒有人能對可能發生的情景、有何經濟意義,能夠產生具有意義的感受。這絕對是前所未見的危機。(延伸閱讀:肺炎疫情延燒,全球經濟未來會如何?謝金河:核心指標在油價

這次不一樣!經濟學家坦言預測有難度

探討800年金融危機史的重要著作《這次不一樣》作者之一萊茵哈特(Carmen M. Reinhart)說:這次真的不一樣!她找不到任何一個歷史性事件可以為當前的情勢提供洞見;她指出,由於病毒擴散的巨大不確定性,和為了遏制病毒造成經濟停擺的措施期間長短,都讓預測變得和瞎猜幾乎沒有兩樣。另一位作者羅格夫(Kenneth Rogoff)則說,在人們能夠應付這場公共衛生的挑戰之前,經濟學家幾乎不可能預測危機會如何收場,他說,畢竟我們正在經歷類似外星人入侵的事件。

儘管不確定性高,預測困難,但可能產生的衝擊還是可以清楚分辨。譬如各國政府的政策作用就和過去不同,過去的政策通常是要刺激需求,現在則為了遏制疫情,擴大社交距離,反而抑制需求。這或許是IMF用「大封鎖」來指稱當前情勢的主要原因。

不過光說大封鎖,似乎對經濟衝擊的描述有所不足。末日博士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在美股暴跌3成5、創下近期新低時的評論中質疑,這次是否是「更大的蕭條」?他說,當前的經濟收縮看起來不像V型,也不是U、不是L,而是I,一條重挫的垂直線。當然,美股隨後快速反彈,從歷史高點重挫3成5只花了23個交易日,隨後反彈收復逾5成失土,也只花18天。金融市場在大疫情期間的反應速度似乎更快了。(延伸閱讀:約瑟夫.史迪格里茲:疫情下的國際經濟解方

未來會怎樣?加速歷史進程但方向不變

或許,大崩潰會是另一個選項。摩根大通預測,全球成長率在第1季下滑14.7%、第2季續跌12.6%,無論速度或幅度,都堪稱大崩潰。也有人提出大停滯的說法,基本上延續美國前財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的長期停滯論點,主張在人口高齡化下,投資與需求不足導致成長低迷,而這次武漢肺炎疫情進一步壓抑需求,造成經濟重挫,在此情況下,即使利率更低也無濟於事。

此處又延伸出兩個問題:武漢肺炎疫情是否不可預期?是否會重塑我們原本熟悉的世界?

前一個問題,哈佛大學教授羅德里克(Dani Rodrik)認為,武漢肺炎疫情並非不可預期的危機,儘管爆發時間無法預測,但是和氣候變遷一樣,都是不可避免、應該預先防範的事件。美國情報機構在分析國家安全時,就曾多次提及致命流感大流行的風險;最近澳洲國立大學發布報告,指出10種影響人類生存的巨大威脅,其中就包括疫病大流行,另外還有氣候變遷、生態崩潰、失控的新科技等。簡單說,武漢肺炎疫情是可預期、應該可以預先防範的危機,這次大疫情等於是對人類社會的壓力測試。(延伸閱讀:一場危機三則啟示錄》鄧惠文:疫情重塑權力關係,為混亂的自己找到出口

羅德里克進一步指出,這場危機的演變可根據不同國家的治理模式來預測,通常會更加強化各國既有的治理模式,在政治意識形態上進一步鞏固既有趨勢,而不會重新塑造出新的模式。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主席哈斯(Richard Hass)也持相似觀點,他說,疫情大流行前後的世界不會有根本不同,更可能的是歷史加速推進,而不是改變基本方向。

將這個論點放在較小範圍的金融市場來看,近期包括油價大跌、股市反彈聚焦大型科技股等,就或許意味著某些未來的趨勢方向。當然,我們仍得持續關注包括人口高齡化、債務累積、不平等惡化等負面因素,可能對經濟帶來的不利衝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