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新產業

新藍海創造本土化新商機 離岸風電讓黑手產業華麗轉身

2020-04-29
作者: 陳雅潔

▲玉豐海科ROV(圖中黃色物) 準備潛入海中執行任務。(圖/玉豐海科提供)

玉豐海科 自力開發水下無人載具 螺絲家族廠  拚進亞洲唯一的本事

在台中市東區的平凡街道邊,外觀也很平凡的一棟透天厝,只有牆上「玉豐螺絲」4個大字讓你知道他不同於隔壁的住家。然而這裡面,其實蘊含了全球僅有5家廠商能夠生產的深海防水接頭,以及亞洲唯一的水下無人載具技術。

玉豐螺絲是中台灣螺絲公司老字號,已經退居幕後的創辦人張茂榮因為長期和中部的機械業客戶接觸,一直很看好台灣精密加工強大的技術能量,也很為身為產業鏈的一分子感到驕傲。身為企業第2代的總經理張乃仁和他的弟弟張碩文,則是從小就立志要幫爸爸賣螺絲,這個念頭一直到兩人大學畢業,甚至出國留學、分別拿了工業工程和電子計算機工程碩士,都不曾改變。

只是世界的變化很難預料,2008年眼看著中國世界工廠崛起,台灣製造業受了很大衝擊,螺絲業務也隨之萎縮。兄弟兩人思索,爸爸給了他們這家公司,但要把公司再撐到傳給他們的小孩恐怕不容易,轉型開發新技術似乎是唯一的路了。

於是喜歡潛水的張乃仁和喜歡研發的張碩文一起發想,發現水下技術似乎很有前景,而且台灣沒什麼人做,就向老爸報告,打算要開發水下無人載具。張茂榮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什麼東西?」兄弟倆費盡心力向老人家解釋水下無人載具的應用與市場,張茂榮思考之後,竟然同意了。

玉豐海科所開發的ROV(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水下無人載具)技術,是指無須人員下水,只要在工作母船上操控即可進行海面下探勘、偵測,或執行各種作業的工作機台,也就是我們一般所知的水下機器人。張茂榮怎麼如此有勇氣,讓兩兄弟冒險嘗試這麼冷門的領域?

原來,張茂榮對於開發自有技術早就躍躍欲試,他想起921大地震後,中部多處地下涵管破裂變形,人進不去,只能靠遠距探測修復的那段經歷,認為水下機器人一定也有市場。他認為,台灣雖然是海島,卻沒有真正的海洋產業,中台灣又有這麼棒的精密加工業,好好整合應該有機會。而且,他寧可看小孩把錢花在研發技術上,也好過讓他們去買跑車,「台灣人以前都是發時機財,雖然錢賺了很多,但不懂得向下扎根,這個觀念要改,研發才是靈魂。」(延伸閱讀:一個明確的國家計畫、一場真實的寧靜革命...一支風機翻轉台灣!

▲(右起)張乃仁、張茂榮、張碩文3人致力開發自有技術,從螺絲業老廠轉型為離岸工程先鋒。(圖/彭世杰攝)

燒錢研發 跨界海事冷門領域

張茂榮無怨無悔地提供金援,開發自有ROV技術燒掉的錢,張乃仁形容「買下的法拉利,真的可以從馬路這頭排到那頭,再繞回來都不止。」遇到瓶頸或難以克服的障礙時怎麼辦?張碩文開玩笑表示,「爸爸的口袋就是最好的朋友。」

終於在2012年,玉豐海科正式發表台灣第1部自製率達9成以上的ROV,並且因此得到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新創獎的科技利基產業組冠軍,2013年又獲得國發基金創業天使計畫投資。從開發到量產,花了兩年的時間,靠著自行國外參展打開市場,悄悄地讓台灣從這些利基型產品的進口國轉變為出口國。

但其實玉豐海科這一路走來都很孤單。雖然得到政府頒獎肯定,也拿到了出口訂單,「到各地去參加海事展,都只有我們一家台灣廠商。」張乃仁說,台灣只有近海和港灣工程,玉豐可說是唯一的離岸海事工程供應商,在台灣沒有類似的同業,也不敢奢望政府協助,遇到困難都只能自己設法解決。像是公司空間不夠,想擴廠也找不到合適的地,要為ROV找場地下水測試,只能借用公司附近的公共游泳池勉強湊合。(延伸閱讀:離岸風電》外商聯軍登台 老外也拚在地化

磨出競爭力 技術門檻占優勢

直到2016年,政府明確推動離岸風電在地化政策,各項相關工程上路,狀況才改變。已有出口實績的玉豐這一次不必遠渡重洋,幾乎參與台灣離岸風場的各開發商或工程承包商,都主動前來接觸洽談。還有幾家大型外商公司為了更深入台灣海事工程市場,表達希望能與玉豐海科更進一步合作的意願。

因為未來無論是建設期的風力發電機管線鋪設,或營運期的基樁後續運維,ROV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而玉豐海科的優勢除了是亞洲唯一的ROV軟體、硬體、韌體開發商,自有技術比率高、有利於客製化,還有可耐6000米水深防水接頭和線纜,都能直接從台灣供貨,價格也更具競爭力。更重要的是,門檻頗高的ROV操作人員證照,全台僅有9張,就有8張是在玉豐海科手上,張乃仁說,「人力資源就是決勝關鍵。 」

「在地化政策的支持是必要的,而且並不可恥,許多國家都這麼做。」張乃仁透露,玉豐所在地的方圓兩公里,許多外觀同樣平凡的廠房或樓房,其實也是雲豹裝甲車的零組件核心供應鏈,可見中台灣精密加工技術隱含的價值。靠著在地化政策,才能讓這些看不見的能量繼續在台灣扎根、甚至在國際市場發揚光大。(延伸閱讀:法規、回饋、技術…看見國產化隱憂 三大挑戰考驗離岸風電產業成功落地

伯威海事 結合荷商拿下百億元大案 傳統營造廠  從近岸跨到離岸

樺棋營造和Boskalis這兩個名字,對一般消費者來說可能都不熟悉。高雄起家的樺棋營造其實是台灣營造業界老將,只是不蓋房子,而專注於公共工程中的海事項目,參與過台灣大大小小港口的防波堤及碼頭、橋梁建造、海纜鋪設等工程。

Boskalis則是總部位於荷蘭的專業海上工程集團,參與全球多國的航運基礎設施的建設與維修,擁有超過百年的營運歷史和世界最大的疏浚船隊,截至2018年,旗下擁有超過1萬名員工和900艘船。

樺棋和Boskalis合作已超過30年,共同執行的工程不下10件。去年兩家事業夥伴進一步攜手,合資成立伯威海事工程公司,發展離岸風電事業。對Boskalis來說,也許只是在世界地圖上多插1支旗;但對樺棋來說,卻是進軍全新領域的里程碑。

樺棋營造總經理蔡佳翰說,國外業者因為有海上探勘油氣的業務,要進入離岸風場建設的門檻相對較低,但台灣營造業的海事工程都是近岸工程,投資大型設備也不具效益,切入離風的難度非常高,「這是一段很漫長的學習旅程。」(延伸閱讀:產官學力推讓人才跟國際接軌 離岸5公里急需2萬就業人力

▲樺棋營造的挖泥船作業。(圖/樺棋營造提供)

合資標大案 激勵老廠士氣

蔡佳翰海外學成返台後,2009年進入父親蔡進良創辦的樺棋。在這個世代交接的過程中,剛好離岸風電的議題開始興起。2010年他因緣際會到英國參與了1年1度的台英再生能源圓桌會議,才開始接觸離岸風電產業。後來,上緯、永傳能源等業者相繼宣布投入風場開發,蔡佳翰也開始思考樺棋的機會點。2016年,上緯的海洋風電開始招標,樺棋營造與一比利時業者結盟競標相關工程失利。蔡佳翰反省後,覺得應該搭檔老夥伴,於是透過Boskalis台灣代表處向荷蘭總部提案,共同開發台灣離岸風電海事工程市場,才有如今的伯威海事。

伯威海事也隨即拿下離岸風電開發商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的彰芳及西島風場水下基礎運輸暨安裝優先承攬商契約,合約金額估算超過新台幣100億元。這是樺棋營造成立以來承接過金額最大的1筆案子,更不用說在公共工程量逐年萎縮的現實下,對公司是多大的激勵。

蔡佳翰不諱言,拿到這張合約,其實主要是靠Boskalis在國際離岸風場的實績。但是透過伯威海事,Bokcalis就能在樺棋營造的協助下,整合在地資源,樺棋則能從中累積離岸工程的經驗。因此雖然樺棋的出資略高於Boskalis,卻僅在伯威董事會中占一席董事,蔡佳翰也覺得理所當然,「這方面Boskalis才是專業,本來就應該讓專業來主導。」

蔡佳翰認為,離岸風電是個新機會,但任何公司想要跨入,都必須要調整體質,「過去只要做就是了,現在則是每一步都要事前精密規畫,不斷思考和評估。」像是將一座幾百公噸的基樁運到定點後,如何卸下、吊起、翻轉,每個步驟都必須預先設算。

不僅對勞安、品管、船員認證各方面的要求極高,傳統的工班和工程師的適應,以及技術的折衝,讓傳統的營造工程業務和新興的離岸風電業務,能順利雙軌並行,就是接下來的重大考驗。

▲蔡佳翰耕耘11年,才逐步將樺棋營造推進離岸風電產業鏈。(圖/潘重安攝)

興達海基 中鋼全力奧援 主攻水下基礎結構 鋼鐵龍頭  孵出綠能小金雞

在台灣離岸風電本土化團隊中,興達海基與其他企業最大不同,就是背後有個富爸爸中鋼,看似資金、技術都不是問題。事實上中鋼集團走了8年,才正式切入離岸風電,這個年近半百的績優國營事業,在綠能領域還只是初學者而已,每一步都必須小心翼翼。

中鋼在2010年就成立風電事業籌備委員會,到當年底改制為風電事業發展委員會,現在的興達海基董事長王亞洲,從那時就參與其中。原來中鋼主力是放在風機構件的開發,但在集團高階主管前往歐洲多國考察風電產業後,決定轉攻水下基礎結構,並於2018年成立了興達海基。既是集團內最年輕的公司之一,39歲以下的同仁占比高達62%,也是集團內員工最年輕的公司。

在中鋼集團的奧援下,興達海基在興達港的水下基礎產線,從開工到啟用僅花了20個月的時間,以超前進度展開投產。不過廠房啟用了,新的挑戰也開始。

興達海基在與沃旭能源歷經長達8個月的議約後,2018年底簽下56座管架式水下基礎生產的第1張合約,金額逾百億元,原訂在新廠投產後,今年上半年開始交貨。每一座水下基礎高度80公尺,1000噸重,這當中所有鋼板用料皆由興達海基採購,再供給2階、3階總共20家的供應鏈廠商進行加工。為了確保品質及交期,興達海基還必須在每家廠商派駐監造人員;由於國內廠商都完全沒有水下基礎製造經驗,難免遭遇製造及技術的困難,再加上西班牙技術顧問人員近期無法前來,交貨期程已不得不微調至第3季。

▲管架式水下基礎是離岸風機的根基,每座高度達80公尺。(圖/取自官網)

專家團隊進駐 力拚Q3交貨

中鋼董事長翁朝棟因此已派出中鋼技術部門一組專家團隊,進駐興達海基協助,務求如期如質交貨。因為中鋼決定投入綠能產業時,不僅肩負建立產業鏈的重責大任,也要對廣大股東負責。但事實上不單是為了政策任務,中鋼在全球鋼市供過於求的情況下,本身也積極尋求轉型,將發展綠能產業視為未來成長的重要動能,對興達海基可說是寄予厚望。

雖然有富爸爸,若放眼國際,興達海基未必有比較大的優勢。王亞洲說,其實國外生產水下基礎的業者是以造船廠居多,例如韓國現代造船也是其中之一,這些船廠大多利用現成的銲接和構件生產設備,沒有折舊的問題,價格競爭力也高。

因此,這一次離岸風電的本土化政策,就是興達海基最重要的機會。能夠在這一波興建潮中搶得更多訂單,不但可預先卡位未來各風場營運後的水下基礎汰換需求,也讓興達海基厚植前進國際市場的能力。建廠即將50年的中鋼期待,未來可以憑著這隻綠能小金雞,再創下另一個輝煌的50年。

▲興達海基同時肩負中鋼集團轉型先鋒及建立在地離風業鏈的重任,圖為董事長王亞洲。(圖/潘重安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