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創造差異化利基 旭富老藥新用變身疫情救星

2020-04-29
作者: 尚清林

▲在小英總統拜訪後,旭富成為了市場眼中的國家隊等級防疫股。(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蔡英文總統拜訪後,旭富捐贈1公噸的羥氯奎寧原料藥給指揮中心協助防疫,將市場熱度推升到最高點,股價來到157.5元,一舉改寫歷史新高紀錄。

原料藥廠旭富在蔡英文總統拜訪的第一時間,捐贈1公噸的羥氯奎寧原料藥給指揮中心協助防疫工作,讓資本市場熱度推升到最高點,股價來到157.5元,一舉改寫歷史新高紀錄。(延伸閱讀:十年磨一劍!疫情催生新格局 生醫產業強勢回歸

旭富瞬間暴紅,這一切要從羥氯奎寧這1顆藥說起。原本只適用於紅斑性狼瘡、類風溼性關節炎與瘧疾的用藥,卻在今年3月法國馬賽的研究團隊發表一篇論文指出,羥氯奎寧可有效治療武漢肺炎後,獲得市場上的關注。

隨後,美國總統川普更大肆宣揚羥氯奎寧的神奇療效,讓擁有羥氯奎寧的旭富,一時間成為市場上救命的神藥。

對於外界誇大渲染奎寧的神奇之處,旭富財務長楊文禎還是提醒大家,雖然這1顆藥是屬於老藥新用的模式,但對新的適應症,也就是武漢肺炎,依舊被視為1種新藥。所以都需要按照新藥的進程,回到臨床實驗,要做2期、3期實驗,短期之內是不可能看到結果。(延伸閱讀:建立防疫國家隊 南韓能,台灣還差這一步

奎寧引熱議 仍要回歸新藥進程

另外,有醫學專家指出,奎寧主要是對輕症和中度病情的治療有顯著效果,瑞德西韋則是對重症有效。其實不管是哪一部分,都需要經過臨床實驗,才能得到最終的數據結果。(延伸閱讀:醫材、檢測、疫苗及原料藥題材各有不同評價 解析10檔最強防疫股!

在此之前,楊文禎避免市場投資人搞混,再次重申旭富主要是生產藥品的原料藥及中間體為主,並非研發臨床為主的新藥。

至於外界最為關注的羥氯奎寧,楊文禎也指出,2014年旭富就已經開始銷售羥氯奎寧原料藥了,當時印度最大供應商IPCA,占了美國50%的市占率,卻因為沒有通過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查廠,導致無法輸入美國,這空缺出來的市場,成為其他廠商爭取的大商機。

那時候,旭富也因此受惠,相關的學名藥廠找上旭富,讓羥氯奎寧原料藥的業績由1800萬元,到2016年衝上6.64億元,也打開了知名度。而這一回在武漢肺炎的帶動下,不只是這顆藥知名度暴增,連帶著旭富也跟著受到注目了,市場上都在搶這個藥,一下子羥氯奎寧的量又跳起來了。

多家法人拜訪過旭富後預估,自奎寧被捧為神藥之後,全球整體需求直接暴增。目前旭富每月產能全開約為16公噸,6月前已經呈現滿載的情況。

至於價格部分,過往羥氯奎寧的市場價格1公斤為兩百多美元,目前價格漲到3百至4百美元,漲幅最高約近1倍,而羥氯奎寧有一個主原料DCQ,漲幅也是1倍。由此顯現,現階段量增價漲下,旭富好得不得了。

永豐投顧報告指出,旭富可以更上層樓,主要是很多廠商不只是生產原料藥,通常也會往下游製劑跨足,無形中使得資本支出與業務開拓耗費龐大的資金。但旭富重心以中間體與原料藥為主。(延伸閱讀:小英總統加持又與全球生技權威NIH合作 高端力拚疫苗國產化

善用優勢 產能滿載展望佳

楊文禎認為,旭富的優勢在於選題的成功。由於全球原料藥市場幾乎被中國與印度兩大國給壟斷,而其最大利基是成本便宜許多,嚴重壓縮其他地區的小原料廠。所以,如果躲過價格競爭,就必須找出具有利基性的產品,和別人做出差異化。(延伸閱讀:研發全球唯一數位生物條碼 瑞磁結合半導體獨創檢測技術

楊文禎舉羅氏大藥廠某一個藥品為例,此藥的中間體,製作上有一定的困難度,當初有兩大供應廠商可提供,1個是中國,另1家就是旭富。若按照價格優勢,最終勢必會選擇中國廠商,但最後的結果是向旭富採購,最主要就是旭富掌控產品品質,透過製程的困難度,讓大藥廠無法輕易替換供應廠商。

元大投顧報告指出,無論是奎寧,或抗憂鬱症、抗癲癇原料藥,旭富的訂單成長力道強勁,預料今年獲利可望再上1層樓,每股稅後純益挑戰8元,後市展望樂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