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衝擊看不到盡頭 酒廠酒友都焦慮

2020-04-19
作者: 邱德夫

▲疫情重擊營運,部分酒廠開始轉做抗疫用酒精應變。(圖/邱德夫提供)

為了完成《威士忌學II:美國威士忌》一書,我於去年著手規畫走訪美國一趟:從芝加哥入關,參訪一家工藝酒廠後,飛到肯塔基州繞遍所有重要的大廠,中途插花跑一趟田納西州參研傑克丹尼的特殊技藝,再飛到賓州去體驗具有歷史意義的維農山莊,順便繞繞紐約州鄰近的工藝酒廠,最後從JFK(甘迺迪機場)離境。這一趟旅程於3月下旬出發,4月初返國,預計參觀的酒廠至少16家,另外包括製桶廠和博物館,雖然行程滿檔,但每一個停駐點都打點妥當,只待收拾行囊出發。

生產端面臨斷鏈 消費端被下禁令

不料,這波席捲全球的疫情打亂了所有人的行程,當然也包括我。2月初剛剛爆發時,雖然有些擔心,不過當時的美國僅數10案例,我還信誓旦旦地告訴家人,比起台灣,美國應該更為安全。可是進入3月後,美國快速捲入疫情狂瀾,某酒廠委婉告訴我,在這個敏感時刻,還是暫緩參訪為妙。我衡量家人的擔心和美國情勢,斷然決定取消行程;接下來一一告知酒廠並取消航班和旅館。沒多久,預定造訪的酒廠也一一關閉大門了。(延伸閱讀:邱德夫:防疫抗煞夯物 老祖宗的智慧

確實,當歐美疫情重創當地經濟時,威士忌產業也無法置身事外。截至目前為止,全球各地大部分的酒廠旅客中心都已經關閉,至於蒸餾作業,雖然疫情嚴重的英、美兩國仍未下達封城令,但也建議非屬民生必需的商業營運都應暫停。在這個原則下,酒廠紛紛暫時關門,部分仍在運作的酒廠也轉型製作抗疫用酒精,如格蘭父子、百加得集團、帝亞吉歐等,連印度的雅沐特也投入,美國FDA(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更迅速頒布法規,規定消毒用酒精製作的方法並豁免登記。

不過疫情對威士忌產業的影響非常全面,不僅是酒廠的運作,上下游的供應鏈都出現問題。在生產端,雖然酒廠採自動化操作和電腦管理,已將人力需求降到最低,不過大宗原物料如麥芽、穀物、橡木桶和瓶身包裝材等,無論製作和運送都得倚靠人力。廠內除了蒸餾作業,倉儲管理、調和、裝瓶以及裝瓶產品的運送和分銷等,同樣都需要人力參與。當各國因疫情採取鬆緊不一的防疫措施時,上述每一個鏈結都可能斷裂,產量下滑無法避免。

就消費端而言,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免稅通路一向被視為獨立市場,而且是全球第2或第3大的市場,當各國祭出鎖國令後,旅遊業幾乎全面停擺,桃園國際機場的進出旅客不足千人,在這種情況下,免稅消費可說全軍覆沒。此外,各地的酒商、酒類專賣店都因運輸鏈斷裂而得不到供應,自然也影響經銷業務。更慘的是,各國政府為避免人群聚集而下達酒吧封鎖令,台灣重要的夜間通路也被斬斷一半以上,因應社交距離的個人獨飲顯得淒清,酒吧朋友紛紛訴說門前冷落的苦境。

當然,所有國內外的大型酒展都取消了,倫敦Whisky Live、斯貝賽酒展、艾雷島狂歡節、坎貝爾鎮嘉年華等都不辦。台灣原訂3月舉辦的新竹酒展,本來預定延到6月,但仍決定停辦;8月桃園酒展暫且先延到9月,若狀況仍未解除則取消;12月初的台北奢華酒展和高雄酒展,幸運地仍有緩衝時間,目前尚無延期消息。不過平日酒公司及社團舉辦的品酒活動,也都盡可能地減少或暫停,我計畫於5月初在橡木桶講一場美威,延到7月感覺較為妥當。

烈酒庫存刷新紀錄 短期價格影響小

疫情黑天鵝的衝擊下,各大酒公司對今年的業績已經不抱希望。全球最大的帝亞吉歐早在2月底預估,由於疫情嚴峻,今年減少的營收將超過4億美元;第2大的保樂力加也同樣悲觀,預期年度利潤將下滑20%。至於第3大的賓三得利仍在艱苦奮戰,但非常清楚今年酒類市場將大摔一跤。而全美最大的烈酒公司百富門,老早就因貿易戰而調降全年財測,加上疫情重擊更是雪上加霜。(延伸閱讀:邱德夫:威士忌酒友必讀「酒展求生術」

「萬物皆有裂痕,正是光藉以透入之處。」這句激勵人心的話,出自加拿大吟唱詩人李歐納.柯恩所寫的歌曲《Anthem》。一場尚看不到終點的疫情,促使所有的產業反思有關全球化、供應鏈等種種過去被誤以為永恆不變的真理。不過威士忌產業有其特殊性,近10年來的威士忌風潮,讓倉庫裡的烈酒存量不斷刷新紀錄,所以無論是供應或價格都不會立即反映,其影響可能得看10年後。至於台灣法規所不允許的酒類網路交易,或許藉由這個機會可推動更多討論,未嘗不是一絲透進黑暗裡的光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