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美食休閒
HOT

四季釀酒樂》梅子×草莓×枇杷×文旦 酒香果香的芬芳歲月

2020-04-18
作者: 盧怡安

▲(圖/盧怡安提供,以下同)

梅子酒》果實酒之王清淡的基底 徜徉微醺的春天

光是梅子,就足以令人釀到梅完梅了。梅子實在是果實酒之王。從杜鵑花春開後的3月中,到正式進入穿比基尼的夏天之前,都是梅子的天下。

酸哪,非常酸,6成熟的青梅,有一種無可複製的有機酸味。拔高,卻不尖銳;清香,但具體篤定,一點也不飄忽。酸到給你一小角,都令人臉要深深皺起來的那種酸。

但浸在酒當中,配上了每個人所喜歡,程度不一,糖的甜潤,將成為大家都會口徑一致形容的,初戀的滋味。

儘管身邊也有好多朋友喜歡浸在威士忌、白蘭地低沉香甜基酒中,酸澀青梅的對比滋味,我卻是喜歡把青梅浸在酒精濃度低、氣味平緩的清酒、米酒等基酒的那一派。清淡的基底裡,青梅詮釋著一種微雨、青澀、含苞的細嫩滋味。像春天,永遠給人年輕的感覺。浸漬瓶中半年之後,全年不管何時,只要取來,開瓶就能與春天重逢。就是因為這樣,我稍微捨不得,把它許配給氣味濃重、成熟的褐色烈酒們。

當然,等到梅子黃熟甜軟,香氣也從青澀清麗,轉得濃豔如香水。氣味,雖然看不見,但閉上眼睛,那種甜熟飽滿,卻如同果皮潤黃桃粉色澤一樣,給人一種視覺上帶有鵝黃、桃粉色的香調。可以了,可以了,這時候就可以讓它和香甜的白蘭地在一起,或與帶煙燻味、略帶菸嗓的成人系威士忌,牽手約會,格外平衡。(延伸閱讀:邱德夫:威士忌熱飲有多神?

▲季節略遲一點點的胭脂梅,甜香豐盈,值得等待。

草莓酒》嬌貴旬之味 微烈的觸感 守候著一抹甘香

我盯著這間甜點店靠近天花板的高處架子上,那只裝著琥珀色液體的大玻璃瓶,顯然時間長得超過必要,已經認識我好一陣子的菓子屋老闆,會心笑了一下,踩上梯子抱了玻璃瓶下來。

「它是什麼?」

「是草莓酒哦。」

「草莓釀的酒嗎?」

「草莓浸在琴酒裡唷。」

「哇,是什麼味道啊?」

我很不好意思地得到了1小杯草莓果實酒,甜美熏人,香得花飛蝶舞。但入口微烈,辛香的感覺襲來,然後才是在口裡留下的甘香甜味,宛如回眸的甜笑。微醺,但好宜人。它是我當天嘗到的,不輸給菓子屋老闆手中其他作品,最棒的甜點。沒有想過,草莓可以這樣。「也可以自己動手做做看喔。」靦腆的菓子屋老闆對我說。

真的輪到我自己吹乾了草莓,一一珍重地,把它們放入澆滿金蘭姆酒深琥珀色的胖胖玻璃桶裡面,已經是隔年冬春之際。草莓的嬌貴,之所以迷人難得,令人珍惜,就是因為只有在季節裡才香,只有在季節裡才甜。耐心等待,稍縱即逝,勉強不來。

但果實酒,卻可以封存那一季的甘蜜,鎖住一年之中只有幾週難能可貴的氣味。開封的剎那,如同按下按鍵,重播那一季的甜嫩、清新、滿滿的少女感,在空氣裡,不散。

重播的不僅是甜美啊,果實酒這個東西,對我來說,果實中更醉人不可取代的,是酸、是微澀,是絲絲刺刺辣辣的奇妙感覺。冬春之際,有草莓,隨著而來的是枇杷,然後是青梅,是楊梅,再來是黃熟的梅,接二連三地紛來,杏仁感、酸澀味、甜香尾韻長⋯,滋味都完全不同,意圖使人忙不過來。都想放進酒瓶裡啊。(延伸閱讀:任希浩:茶與甜點的暖冬戀歌

▲草莓酒相當香,用可以品味酒香的香檳杯喝,挺不錯。

枇杷酒》夢幻新飲品 果肉酒液 交織伏特加狂想曲

在愛好自釀果實酒的同好裡,枇杷酒是比草莓、梅酒更夢幻一點的名單。「哎呀,枇杷漬進酒裡會是什麼味道啊?好難想像。」「杏仁一樣的香氣喔,好香好香。」前輩這樣說著。

仔仔細細,把枇杷細嫩的皮,賢慧剝好,準備放進玻璃瓶的時候,前輩笑到腰都要彎了。「不要剝皮哦。」她一面吩咐著,然後拿小刀把頭尾去掉,連皮帶籽,整顆放進瓶子裡。發出甜甜優雅杏仁香氣的,其實就是枇杷的硬核。枇杷帶絨毛的皮,事實上一點都不礙事,它反而可以保護鬆軟的果肉,不至於在久浸的過程中,溶散紛飛在酒液中,而顯得濁。哎呀,有前輩真好。啊,但是皮剝掉的那顆怎麼辦呢?就直接,放嘴巴裡吃掉。

枇杷清新,基酒的味道不宜太重。但杏仁的香甜味,卻很適合跟酒精感略重的在一起。那就是伏特加了。枇杷丟進伏特加裡,等上半年,杏仁味的烈酒,很值得期待耶。

楊梅酒是另外一種清新,也夢幻的存在。春末夏初的時候,眼睛尖的話,會在市場發現嫣紅的楊梅。它不太起眼,也不怎麼金貴,上市的時間更是短得驚人。常常買了一籃剛慢慢吃完,一兩個禮拜內,想再一親芳澤已經杳無芳蹤。

楊梅的滋味清香而酸甜,但十分淡雅。咬開它細細密密如小晶球般的果實外表,初不甚甜,微有一點酸澀,但雅致而細巧的味道,會慢慢變得雋永,像夏天清晨一點點清新的微風。我並不常抱著一盆,然後唏哩呼嚕地猛嗑。而比較常冰一籃在冰箱,想到的時候拎一兩顆出來吃。餘下的就釀進酒裡存起來吧。

和其他滋味強烈的果實比起來,威士忌、白蘭地等褐色烈酒比較不適合拿來浸漬楊梅。清淡的清酒剛好能襯托出它雅致的酸味。糖亦不用太多,糖、酒與果實的比例,可以抓到1:1:2,便能享受它淺淺酸香,而稍縱即逝的優雅滋味。清新的酸,很適合夏天。(延伸閱讀:邱德夫:酒香魔法師 水果發酵讓酒變得更醇美

▲枇杷帶籽帶皮入罐,味好酒清澈。

文旦酒》寫下中秋的句點 嗆辣升級 如琴酒般冰透喝更好

秋季的經典果實酒,是文旦。將文旦漬進清酒裡,完全是因為文旦太多了吃不完,想必中秋過後,大家應該都曾有這樣的經驗吧。撥著撥著就放進玻璃瓶裡了。

文旦的味弱,於是我小心地避開皮下白色帶苦的區域,將文旦刨下黃綠色的表皮,一起加入酒中浸漬。內含的油脂將會帶來豐富的柚香,和略有一點刺激的振奮力道。600毫升的容量,文旦與酒大約是1比1.5。

漬了一年半才開罐,滋味其實比想像中嗆辣。柑橘類的清揚酸香和辛辣感,使得文旦酒有傳統琴酒一般的風格,冰透了來喝恰好。

文旦酒還在慢慢入味的時候,草莓的季節又來了。季節的循環常常來得比預期的快。嗯,那麼去年的草莓酒,好像可以開瓶了。

品嘗這些果實酒的時候,有女兒紅的感觸。啊,時候到了,時候到了啊,在心裡像這樣一邊咕噥著,一邊打開。因為等待的時間真的好久,半年是基本,真正過了半年以後又想,不知道放得更久是不是更好呢?所以永遠都捨不得喝。

這種時候,挑對杯子喝,才顯得珍重。我喜歡用細長的香檳杯,或肚大的白酒杯,盛裝草莓酒來喝。草莓的細甜香氣,緩緩沿著杯壁上來,卻不急著離開。先用鼻子飽吸一季的春意,然後快意地喝,是很享受的一整套。

烈一點的枇杷酒或文旦酒,好像可以冰透了,放在小巧的高腳玻璃杯裡。指尖捏著杯腳,不讓手心的溫度,降下了細心準備的冰涼。那麼那些細緻,就會慢慢地出來,酒氣卻不重。像一朵牡丹,優雅地打開。

咦,所以四季都在喝酒嗎?對啊!那是當然的。

▲文旦酒帶烈,冰得徹底用高腳小玻璃杯喝最適合。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