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不景氣時代的藝術購藏策略

2020-04-06
作者: 廖康樾

▲日本歌姬米希亞的歌聲頗能療癒人心。(圖/取自youtube)

全球經濟陷入衰退,而古董與藝術品畢竟不是必需品,不是時尚流行,買對可能「上天堂」,買錯絕對比「住套房」還慘;因此,想要危機入市必須有趨吉避凶的策略。(延伸閱讀:搶進最具抗疫力的科技龍頭股 戰勝波動的抄底攻略!

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市面上不乏勸慰有心投資金融與非金融產品的說法:「閉閉眼,咬咬牙,忍耐一下就苦盡甘來了。」問題是,全世界按暫停鍵還要多久,誰有把握?

逆境的人,固然沒有悲觀的權利。但看見黑暗隧道盡頭的光亮之前,總不該一古腦兒悶頭衝。停看聽的當下,且讓筆者獻曝些許忠言。

資訊質量不足 勿預判行情

建議1:不要預判行情,別信「危機入市」。股市低點與波段都很難預測了,更何況藝術古董市場的透明公開程度遠遠不及股市。古董與藝術品畢竟不是必需品,買對可能「上天堂」,買錯甚至不像買包包、買鑽石還能跑趴亮相,絕對比「住套房」還慘。多少曾經不可一世的藝術家與藝術品類墜入凡塵之後,就再也欲振乏力了,更別說連股利股息都領不到。奉勸一心以為某些作品超跌可以抄底的朋友:就如同基金廣告「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表現」,作家張大春的名言最足以形容「以為是谷底,想不到谷底還打洞」﹗

有沒有趨吉避凶的策略或標的呢?謹此借用財務投資學的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M)分享給大家參考。

E(Ri)=Rf+βi[E(Rm)–Rf]

其中E(Ri)為個別資產的預期報酬率,Rf為無風險報酬率,E(Rm)是表示整體市場的預期報酬率,βi代表個別資產標的與市場的連動程度,也可以說是相對於市場的波動程度。

以藝術市場來類比,不存在無風險報酬率,也就是Rf=0,所以個別藝術標的預期報酬率完全隨著β來決定。當市場走空,E(Rm)<0,則理性的投資策略就是避開高β值,即與市場行情連動密切波動極大的標的,而選擇低β值,甚至負β值的標的。(延伸閱讀:窺祕力晶黃崇仁的藝術大觀園

什麼是藝術市場的高β值標的呢?在現當代藝術交易來說有兩類:一類是近年鵲起的某些貌似公認大師××主義風格的作品,另一類則是跟隨現當代原作雞犬升天的同一藝術家的複數藝術,以及包裝成限量版的衍生性商品。它們的飆漲,前者是號稱藝術系譜學的操作—沒魚蝦也好的補償作用(娶不到西施娶東施);後者則是愛屋及烏的移情作用(買了新5系列,也買一下全球限量款鋼筆),明眼人都曉得空頭波段不該迷戀投機股,不是嗎?至於低 值,甚至負 值的,例如大部分的裝置藝術、攝影、錄像等等,縱使在國際雙年展與美術館揚眉吐氣,但除了極個別的藝術家,這類即使是大師之作,價格也相對淡然寡味。

財務投資學還有一個報酬率指標叫作α,定義是α=Ri-E(Ri),即投資標的實際報酬率高於預期報酬率,也就是打敗市場的報酬率。 

筆者認為藝術市場有一類標的同時具備低 值高 值的,那就是歷經長久考驗的經典。所謂「長久」,至少也得經過半世紀、一世紀的考驗,甚至能隨著歲月透出益發璀璨的光輝。見於拍賣市場的重器例如:文藝復興時代的作品、印象派大師傑作、宋代汝官窯、宋元墨跡,乃至張大千的真跡巨作,都是不廢江河萬古流的!

結合經紀商 建構系列收藏

這就引出以下兩個購藏通路策略了。首先,習慣上拍場的資深藏家恐怕要有心理準備:別想撿便宜貨。從知名國際拍賣公司的經營心態來探討:如果不把場子搞成藏家的資源回收場,就勢必傾向拉高包底說服大藏家放出稀世珍藏,鞏固形象與客戶關係。藏家若在拍場與這些遺世獨立之作邂逅,很可能是一期一會,哪來低價入手的僥倖呢?

其次,筆者特別建議,所有藏家趁此刻與信譽良好的古董商與畫廊建立較密切往來。業者的服務品質在不景氣時不會差,景氣好時業者很少慢條斯理曬晾整批精品給客人開眼。這時真的是建構系列收藏的好起點,更不消說議價空間也較有彈性了。(延伸閱讀:台灣藝術市場國際化的前車之鑑

不景氣的時候固然更要量入為出,但藝文活動實是惶惶人心的療癒。鑑藏藝術古董能對個人性靈與社會文化帶來的邊際效益,更非尋常奢侈商品堪比擬一二。眼下世局多艱,但總會雲開月現。最後藉米希亞的歌祈願:與我們在同一片天空下攜手前行向著明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