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NASA經驗當靠山引爆試射話題 晉陞打造台版SpaceX

2020-04-01
作者: 林宗輝

▲晉陞董事長陳彥升朝著打造台灣太空島的夢想前進。(圖/吳尚哲攝)

小時候有著造飛機的夢想,進入NASA洗禮之後,卻變成火箭專家;陳彥升現在夢想把台灣打造成太空島,讓火箭升空只是個開始。(延伸閱讀:政府250億預算力挺!從矽島到太空島 台灣產業新機會

2月上旬,全台東縣人口最少、也沒有觀光資源的達仁鄉南田部落,卻罕見地出現了人潮、車流。因為台灣首次由民間企業主導進行的商業規格火箭試射,基地就設置於此,以往只出現在國外新聞和電影中的火箭近在眼前,吸引了不少人前來朝聖。

即使中間陸續傳出可能終止發射的傳言,卻沒有人願意先行離開,直到太陽終於露臉,官方正式宣布停止發射後,眾人才逐漸散去。

太空議題對所有人都是1種能夠刺激腎上腺的願景與夢想,這次火箭試射,在凌晨時分多個直播平台都吸引線上人數超過數萬人,加上現場參與的觀眾,所獲得的關注可以說超乎想像的高,結果雖不如預期,但已為台灣太空產業寫下新頁。

台灣囝仔進NASA展身手

「這次試射不算失敗,我們已經取得很多關鍵數據。」這場火箭發射大秀的主持人、台灣自有火箭技術的發展推手─晉陞董事長陳彥升在接受專訪時如此表示。陳彥升解釋,當天試射的火箭是首次把所有系統組裝起來,自然有很多參數需要調整,雖然沒能發射升空,但已經取得很多重要資料,目的已經達到了,在今年中成功發射的目標並不會因此改變。

「其實一開始我的夢想是造飛機,不是造火箭。」從小時候到求學階段,陳彥升一直有航空夢,不過不是飛上天空當飛行員,而是想要親手打造飛機。所以大學選擇了航空工程系,畢業後進入航發中心服役,參與了AT-3教練機以及IDF經國號戰機前期設計的工作。

但他最終並沒有走向造飛機之路,反而因為當時外籍顧問的鼓勵,前往美國堪薩斯大學攻讀航太工程博士。1984年進入NASA(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參與了包含太空梭等多項太空計畫的設計工作,為滿足工作需求,他還設計了1套針對導航以及通訊的最佳化工具。進入NASA沒多久之後,發生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的事件,爆炸原因的分析,還讓他天翻地覆了好一陣子。(延伸閱讀:連結5G、物聯網與國防應用商機 騰暉自製台灣首顆低軌道衛星

後續在美國前總統雷根的星戰計畫中,有1項導引飛彈脫離大氣層擊中洲際飛彈的計畫,需要他開發的演算工具,因此陳彥升離開NASA創立公司,專心幫美國國防部發展這方面的技術。而該計畫後來就發展為知名的薩德反飛彈系統。

台灣在1991年成立國家太空計畫室籌備處,希望發展自己的太空相關技術;到了2005年,該處改制為太空中心。陳彥升受到台灣友人力邀,希望一起幫助台灣打造太空產業,毅然結束在美國事業回到台灣。

在太空中心的前幾年,他一方面與軍方合作發展天弓飛彈,研發小型發射載具,一方面接手原本太空中心所進行的探空火箭計畫。後來政黨輪替,小型飛彈載具計畫退場,他便專心投入探空計畫。


▲晉陞首次的火箭試射雖以失敗告終,但已收集到重要數據,為下一次試射打下基礎。(圖/吳尚哲攝)

15年前回台灣推行火箭夢

「台灣當時已經有能力造出符合NASA標準的推進系統,但當時沒有人出來整合。」陳彥升指出,台灣早在1990年代就開始發展混合燃料火箭推進系統(固態燃料加上助燃劑),成大研究團隊已有相當不錯的技術基礎,後來他找了交大的團隊加入,並將計畫改為發展整套火箭發射系統;後來由交大主任吳宗信所領導的團隊,便成為台灣首個成功發射混合火箭系統的團隊。

然而,探空火箭計畫在2014年宣告結束,之後太空中心也沒有下一步的計畫,陳彥升決定自立門戶創設晉陞,發展台灣自有火箭技術,公司英文名稱則為「TIS」(Taiwan Innovative Space,台灣創新太空科技)。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吳宗信也是晉陞的聯合創始人,他對火箭技術研發的熱情更讓他成為台灣知名的火箭大叔,台灣天團5月天甚至將他的故事寫成《頑固》這首歌,吳宗信還在MV中客串。不過,他在2018年已經離開晉陞回到交大。

陳彥升認為,火箭發射系統是整個太空產業之中最關鍵的部分,如果台灣能有自己的火箭發射系統,就能在第一時間配合發射,加速整體產業進展。更重要的是,台灣作為火箭發射基地,以台東南田部落為例,在全球衛星發射場址可以說是名列前茅,一來與多數商業航線都不會衝突,二來在此發射的衛星可以涵蓋超過7成以上的軌道。

不過,太空中心副主任余憲政認為,晉陞目前仍無法驗證火箭的上軌能力,這一點還有待突破;一旦成功後,其低成本與高頻度的發射計畫,將為太空產業帶來變革,並創造可觀的商機。(延伸閱讀:陳彥淳:看見科技的力量

為補足台灣太空產業最後1哩

「晉陞的目標客戶是Starlink、OneWeb、亞馬遜這類已經或計畫要投放大量低軌通訊衛星的公司。」晉陞預定在2021年開始商業服務,可以把300公斤以內的衛星送到700公里以內的軌道上。

陳彥升指出,這些公司投放衛星採用的是大型液態火箭,1次可以放數10顆進入軌道,但後續衛星損壞替換時,就不會一樣採用昂貴的大型液態火箭,而是會以小型的混合型火箭為主。而台灣原本就和Starlink有密切的供應鏈關係,配合台灣太空計畫中的衛星自建計畫,未來替補的衛星直接在台灣製造、發射,可望帶來龐大產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