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獨家專訪》因疫情營收歸零 雄獅董座王文傑:「這是一場世界大戰,現在開始:點滴都要省!」

2020-03-25
作者: 劉俞青、王炘珏

▲(圖/今周刊)

雄獅是全台最大的旅行社,是這場疫情經濟巨災中的重災戶,營收幾乎全數歸零。67歲的王文傑在此狠摔一跤,現在他整頓心情,這場天助自助的戰役,才正要開始。

「全部熄火了,雄獅生意沒了!」今年67歲的雄獅旅行社董事長王文傑,去年帶領公司做了3百億元營收,說完這句話之後,等於正式宣布雄獅已經按下PAUSE(暫停)鍵。

訓練40年 只為這一刻冷靜以對

「我女兒問我,爸爸你為什麼看起來不緊張?我說,我訓練了40年,就為了這一刻,可以冷靜下來;無論心裡多急躁,起碼還能笑、能講笑話,還叫大家上班時放點音樂,不要那麼悶。」

坐在雄獅位在台北內湖的總公司裡,這位台灣旅行業的龍頭老大,在武漢肺炎疫情延燒60天之後,終於,看清處境、想清楚決策;然後,打上領帶,一身西裝筆挺,接受《今周刊》專訪。

就在採訪的前一天,雄獅在全球各地旅遊團的「最後一團」,是遠在南美洲的祕魯,雄獅透過層層關係,終於要到一架南美航空的商務包機,不計代價地將台灣團客送上飛機。

到這一刻為止,所有雄獅旅行團全部安全回台,雄獅對所有消費者的承諾,總算告一段落。


只是,這種非常時期,商務包機要多少高額費用?旅客如何分擔?「還沒談,先上機再說,回來再說,目前雄獅先墊付了。」兵荒馬亂時期,一切以「保消費者」為最高原則,旅客平安歸國,「其他的,再說吧!」他輕嘆一口氣。

雄獅是台灣最大的旅行社,市占率超過1成,遙遙領先其他業者;太平盛世時期,雄獅每年出4萬個團。所以當這次疫情爆發,無論遠在北非的摩洛哥、中東土耳其,還是南美洲的祕魯,每次只要新聞又出現旅行團滯外回不來,幾乎都有雄獅旅行團的足跡。過去2個月,雄獅大約從各地接回8萬名客人,各種雞飛狗跳狀況不斷。

「雄獅最大,責任也最大。」王文傑了然於心,「規模」這個在太平時期也許代表獲利、代表品牌、代表風光的計算數字,如今巨浪迎面打下,「規模」只剩下一個意義,那就是肩膀上的責任。

讓所有的客人平安回國,是雄獅上下過去2個月的第一要事,但接著轉身,王文傑還要面對公司營運的難關,3百億元營收的公司、3千名員工,仰頭等著他開口說話。

「從今天起,營收歸零、成本歸零……,毛利也是零。」3月19日起,觀光局正式宣布禁止所有旅行團出團,局勢發展到今天,王文傑無從迴避,他告訴所有員工就地整編,開始縮衣節食,點滴都要省。

打開雄獅的財務報表,一家公司要持續營運下去,一口氣要在,「我不只要保帳上的『現金』,還要保『淨值』,」但是當公司營收沒有了,毛利沒有了,接下來,所花的每一分錢、每一塊費用,都是「淨值」的減損,因此,每一塊錢都要省,要精打細算。

千萬行銷費用全砍 3個樓層關燈挺寒冬

過去雄獅做的是「玩樂事業」,常是市場新鮮主題的領航者,裝潢、門面自然要跟上最新的玩樂潮流,雖不至於一擲千金,但該花的錢不能省;例如剛剛砸下重金裝潢的忠孝旗艦門市,又例如日前為了包下整艘郵輪,去年花下幾千萬元的行銷廣告費用,這些林林總總,在這個階段,統統都沒有了。

「我上星期才任命1個全新的職務,叫全方位費用管理者(CECO,Chief Expense Control Officer),以後所有非人事費用的控管,包括計程車費、印刷費全部要他簽名。」

此外,王文傑也下令,總公司打包整理,騰出3個空樓層,以節省水電開銷。

總之點滴都要省,過去一路擴張、成長,而且是賺錢的好公司,一下子打回縮衣節食的日子,絕不好過。

但更難的還在後頭;上一季雄獅的帳上還有20多億元的「合約負債」,簡單說就是向客人收的預收團費,雄獅能退的全退了,這是第一要件「保客戶」的內容之一,要保人平安,也要讓客人的金錢損失壓縮到最小。

但保全了消費者,雄獅也得要跟上游供貨商談退款,否則就對不起股東。

「雄獅的量大,談判能力當然強一點。」但關鍵時刻,供貨商也不想吐錢。王文傑坦言,上星期才確定一筆4百萬美元的訂金入帳,是之前雄獅付給歌詩達郵輪的訂金。

「現在4百萬美元絕不是小數字,重點是不能拖,明天他說不定就不在了(指供貨商可能也活不下去)。」王文傑無奈苦笑說。

「危急時刻,現在錢在誰手上,誰就最大。話說回來,現在只要錢進了雄獅口袋,我也絕不吐出來。」原本只是精打細算的老闆,但在沉澱60天之後,王文傑彷彿轉身成了哲學家,一開口就是企業經營金句。

一句「王董加油」 被砍薪員工暖心同進退

雄獅的營運費用大概分2大類,7成是人事費用,3成非人事;後者可以靠縮衣節食砍掉大半,但人事費用,硬著頭皮還是要砍。

3月20日雄獅開了第一槍,董事會通過所有董事不領去年酬勞,副總級以上砍薪一半、協理以上砍薪3成,大約可以省下2成以上的人事開銷。

雄獅的高階主管許多都是資歷超過10年、甚至20年的員工,例如總經理裴信祐,跟了王文傑快30年,這一刀砍在情同家人的員工身上,王文傑痛,但這位山東硬漢卻說不出口。

「王董加油,很想跟您說,(我)身為雄獅的一分子感到驕傲,大家一定會更加油努力做得更好。」他拿出手機,秀出1位也被砍薪的主管,在董事會決策之後,給他的LINE訊息;採訪進行至此約莫2個小時,一直還可說笑的他,突然停了幾秒鐘,彷彿有話鯁在喉頭。

王文傑沒有掉淚,甚至沒有哽咽,他只是停了停,話說不出來。

「我還是不夠冷靜。」王文傑說。

「這是一場『世界大戰』等級的戰爭,」他商場上的好友、同樣也在這次疫情中受傷慘重的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形容,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沒有屍橫遍野的沙場,旅行社的受傷更慘重,需要政府緊急協助「插管治療」。

「天道酬勤,天助自助。」但在政府的援助翩然來到之前,王文傑顯然已先行啟動自救方案。

經過60天閉門淬煉,打開門,王文傑心裡很清楚,公司要延續,第一保消費者,第二保股東,這兩端保住,才能挺過這場全球旅行產業的巨災;誰能挺過風暴,走出風暴,誰就是下一回合的贏家,現在,是比誰氣長的時候。

要保住股東,所以20日的董事會,斟酌再三,儘管知道可能引起外界非議,最後仍決定發出2元股利,比往年都少,但希望讓股東都知道公司繼續經營的決心。

要保住消費者,才能挺住雄獅這塊招牌。因為「品牌」,在太平時期,每家旅行社都生意興隆,團團爆滿時,看不出明顯的作用,但在此時卻變得強大無比。王文傑強調,不管現況多糟,雄獅必須是第1名,就算旅行社關到只剩下一家公司,「那麼我告訴你,這家就是雄獅!」

潮水退了,才是嚴格檢視體質的開始,只是,這種試煉方式未免太殘酷。

2003年的SARS風暴,當時雄獅只是一家4百多人的中型公司,眼睜睜看著一家家旅行社被洗出市場,當時雄獅就已大力投資IT、率市場之先,開發各種必須花錢行銷的主題旅遊,曾經被同業譏笑浪費錢,卻在SARS的生死試煉中,不只存活,而且快速茁壯。

「當時的市場第一現在都不在了,反而大力投資的小雄獅挺過來了,而且活得很好。」

「3千名員工就地整編,資金、人才重新分配。」這10幾個字,在近4個小時的馬拉松採訪過程中,至少從王文傑口中說過3次。

展望E化商品銷售 風暴之後仍是一尾活龍?

「旅行社將來勢必要走入『商品銷售』。」風暴還在燃燒,資金還在左支右絀、緊急調度,他已經在思考疫情平息之後,雄獅的下一步。

去年有一次雄獅的董事會在星野集團的「虹夕諾雅」度假村舉行,王文傑看到很好買的山產,突然動念,如果雄獅的客人在國內旅遊,可以玩到哪裡買到哪裡,透過背後強大物流,回家就可以收貨,應該是很好的旅行體驗。

「當然,這是要存活下來之後的事。」他笑一笑,笑容裡似乎浮現幾分自信。

一場巨變打亂了整盤棋,也打亂了王文傑的退休、接班計畫。半年前,他還意氣風發地向外界大談他的郵輪夢想,這艘排水量15萬公噸的大型豪華郵輪「星夢郵輪世界夢號」,原本3月28日將從台灣啟程、載著數千名旅客前往日本鹿兒島。

但如今才半年光景,這艘郵輪的模型依然擺在雄獅總公司1樓大廳,精緻依舊,但大廳的燈因為節約計畫已經關了不少,燈暗了,王文傑站在一旁的身影有些蒼老,令人不勝唏噓。

「這故事很精采喔,但這樣的人生千萬不要再來一次。」王文傑自嘲地說,這位山東硬漢,在人生67歲這一年,帶著3千名員工狠摔一跤,如果能撐住,未來雄獅很可能比現在更強大。

但眼前,很現實地,他必須先挺得過去。…(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14期)

延伸閱讀:

「WHO只回『收到』!」陳時中證實12月31日即示警、台專家到武漢想看華南海鮮市場...被中方冷處理

未來兩周台灣到底會不會封城?台大公衛院長:「這件事」必須做到

防疫隔離該如何請假?薪水、補償金怎麼領、可以領多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