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對抗狡猾病毒全球藥廠三路搶救 台灣國家隊大顯身手!

2020-03-31
作者: 饒秀珍

▲對抗武漢肺炎的新藥和疫苗研發百家齊放,不過要真正上市,還要等一至二年。(圖/達志,以下同)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導致確診人數不斷飆升,死亡人數已達5千人,各國政府紛紛採取封城、封市與鎖國的措施,連一向很鐵齒的美國總統川普也緊張起來,3月11日宣布禁止歐洲人到美國30日。

對抗無聲無息、狡猾萬分的新病毒,全球的研究機構和大藥廠也都紛紛動起來,兵分疫苗開發、新藥治療以及病毒檢測三路進行研發以求快速救命。

疫苗難題 安全性最重要

疫苗研發方面,今年1月由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帶頭與Inovio、Moderna與澳洲昆士蘭大學合作武漢肺炎疫苗的研發;其中,Inovio宣布將與中國北京艾棣維欣生技公司攜手,加快在中國開發病毒疫苗INO-4800,並希望四月開始在中國和美國進行臨床試驗。

接著,2月Novavax公司宣布,將透過其專有的重組蛋白奈米顆粒技術平台,找出武漢肺炎病毒刺突蛋白的抗原,同時將其Matrix-M佐劑與候選疫苗結合使用以增強免疫反應。現階段已製造幾種候選疫苗,開始在動物模型中測試,預計在5月或6月展開人體臨床試驗。

3月,全球疫苗大廠賽諾菲宣布,計畫利用其特殊的重組DNA平台,來生產武漢肺炎病毒的候選疫苗,該技術平台可精確與病毒表面的蛋白質進行基因匹配,並能快速量產抗原。

目前進程最快當屬以mRNA作為治療和疫苗研發的先驅公司Moderna。雖然當初宣稱疫苗研發只需要16週,相較傳統研發途徑需要數年還快速,卻遭默克前疫苗研發首席科學家Mark Feinberg打臉,他以花了20年研發抗伊波拉病毒為例,直到2019年底才取得歐盟與美國核准。這對默克這一等級的大藥廠都是挑戰,對小型的生技公司更是困難。

不過,2月底Moderna突破質疑,搶先宣布已將其第一批潛在武漢肺炎疫苗mRNA-1273,運送到國家過敏和傳染病國家研究所,並將由國立衛生研究院在3月6日,展開45人的一期臨床試驗,預計2021年6月1日收案完成,並提出研究數據。

除了針劑式的疫苗外,加州的Vaxart宣布,利用其專有的口服疫苗平台VAAST,開發片劑的口服重組疫苗。不過,國際專家也警示,武漢肺炎這類的RNA(核糖核酸)病毒變異性極高,除非找到對的抗原產生抗體,否則對人體的影響很大,在未受益之前可能就先受害,同時還有一個未知的挑戰──大規模量產。

新藥臨床試驗 全球啟動

疫苗雖然一開始就有機會防止感染,但研發遇到時間漫長與病毒株不斷突變的不確定難題,大家便將焦點轉向武漢肺炎的治療。先前市場傳得沸沸揚揚的幾款藥,包括前蘇聯的Arbidol、嬌生抗病毒的PREZISTA、AbbVie抗愛滋藥物Aluvia,以及Gilead伊波拉治療研發失敗的Remdesivir(瑞德西韋)。(延伸閱讀:肺炎救命藥「瑞德西韋」 張上淳:台灣已臨床試驗

讓瑞德西韋脫穎而出的,是1月31日《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有關美國首例確診新冠狀肺炎病患的治療報告,該報告指出該男性病患發病第11天,給予患者靜脈注射瑞德西韋後,臨床症狀出現改善,已無發燒症狀。

不過,新藥研發不確定因素高,Gilead(吉利德)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Daniel O'Day在2月法說會跳出來說,瑞德西韋雖在動物模型中,驗證可對抗病毒病原體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和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但還沒有正式數據顯示可對抗新冠病毒。不過,因為之前在治療伊波拉病毒的臨床試驗,已經充分顯示了其安全性,所以讓瑞德西韋在2月,順利啟動中國兩個3期臨床試驗。▲Gilead研發的藥物「瑞德西韋」,被視為可能有效治療武漢肺炎,已進入臨床實驗。

由於武漢是重災區,大家都認為病患的招募可望很順利,理當4月底就可知道結果。但出人意料之外,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2月5日啟動的臨床試驗,卻發生合格病患招募困難。主要原因是檢測發生偽陰性,有部分患者進入臨床試驗前,已利用網路偏方自行治療,還有病患因害怕在醫院受感染,決定不去醫院參加臨床試驗,所以只招到24%的病患。

中國臨床試驗面臨延宕,而疫情卻全球快速蔓延,Gilead在2月26日挺身宣布,啟動瑞德西韋兩個全球3期臨床試驗。該臨床試驗從3月開始,將在亞洲以及全球病例很多的國家醫療中心,招募約1千名患者,兩項研究的觀察指標是臨床改善。台灣也希望美國3期臨床試驗將台灣納入,現由台大醫院接洽中,準備展開國內臨床試驗案申請,規畫由北中南各指定一家醫院負責。

除了瑞德西韋,中國搶在2月中核准由浙江海正藥業研發的法維拉韋(Favipiravir,原名法匹拉韋),最新《Cell Research》報告指出,治療及預防瘧疾的氯喹和抗寄生蟲藥Nitazoxanide,都有助對抗武漢肺炎疫情。

生技大廠Regeneron也著手研發可以釋放有效的棘蛋白抗體,希望在八月前生產20萬劑藥物,並進入臨床試驗。日本富士軟片集團下的富山化工製藥,用於治療對克流感無效的口服抗病毒藥物法維拉韋(Favipiravir),已被日本及中國用來治療武漢肺炎重症患者,並在廣東省深圳市進行七十名患者的臨床試驗。日本大藥廠武田也不落人後,宣布將活用痊癒患者血液中的抗體著手研發藥物,力拚9個月內完成臨床試驗。(延伸閱讀:抗流感藥「Avigan」臨床抗疫有效 台獨家代理商生達:多家醫院洽詢

檢測最關鍵 跟時間競速

目前,藥物治療研發和疫苗開發已是百家齊放。不過,摩根士丹利的報告指出,疫苗已經進入臨床試驗的只有Moderna,估6、7月可以知道初步的效果,然後進行更大的試驗來確效,整個過程需要1年到1年半,若要在全球上市則須再加至少1年的時間,也就是大約在2022年。而藥物研發比較後期的,就只有Gilead的瑞德西韋,相關臨床數據可望在上半年得到結果。

大小藥廠都投入了疫苗開發和治療藥物研發,不過當前最緊急的問題出在病毒的檢測。由於與SARS只有發燒才具有傳染力不同,武漢肺炎在無症狀下,就能透過呼吸道飛沫或分泌物傳播病毒,而患者如果沒有被適當隔離,到處趴趴走就會四處散播病毒,所以如何縮短篩檢找出疫情黑數──未被發現的患者,成為當前防疫的關鍵。

很不幸地,全球現在都面臨檢測能量不足的問題。以最先進的美國來說,過去只對特定可疑病例進行檢測,截至2月底僅進行不到5百次檢測。3月全美經認證的私人試驗機構也將加入,有了檢測能量後,美國疾病管制局也同意放寬武漢肺炎病毒檢測,現在傳出美國試驗室很快將可提供4百萬次的檢測。

檢測能量出來了,專家卻更憂心了,如果確診人數瞬間暴增,患者不斷湧入醫院,對美國醫療體系將是重大考驗。那就更不用說在開發中國家或是落後國家,無論是防疫黑數或是醫療資源潰散,都將帶來更大的災難。檢測還有一個重大的不確定性,就是偽陰性和偽陽性的問題──到底病患痊癒了嗎?出去還有傳染力嗎?也讓醫療人員頭殼抱著燒。

台灣總動員 提高能見度

這次武漢肺炎,台灣在防疫上贏得世界的掌聲,但有沒有機會提升生技產業研發的能量?雖然有關治療藥物的研發沒有領先,不過台灣國衛院、中研院都在最短的時間合成瑞德西韋,雖還有專利和臨床試驗的問題,但如果有必要,還是可能扮演緊急救命。

至於疫苗研發,台灣的國家隊也出動了。國衛院於農曆年前得知武漢肺炎病毒基因序列後,即啟動疫苗研發,最近也與具有疫苗量產能力的國光生技合作,來加速疫苗開發,最快6月就會有候選疫苗出爐。(延伸閱讀:抗疫再添曙光!長庚中醫:台灣茶可抑制武漢肺炎病毒 登國際醫學期刊

至於現在最急需的武漢肺炎病毒的快篩檢測,中研院3月初宣布,領先全球研發出15分鐘快篩新冠病毒。未來若成功量產,篩檢武漢肺炎就像流感一樣,在15至20分鐘就能得知結果,相較目前核酸檢測至少花上四小時,將有效提升採檢量能。現在中研院也正與包括寶齡富錦、尖端、台塑生醫等,具有承接後續開發並量產的公司,討論如何進一步加快病人檢體的驗證,以及提前大規模量產,進入臨床應用。

無論是疫苗或是快篩檢測,一旦成功將可向全球展現台灣產官學研集體快速作戰的成果,相信可以提升台灣生技研發實力在全球的能見度。(本專欄由Genet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