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心適

專業古董收藏家,25年收藏經驗,現年53歲

心適:高粱、茅台、威士忌 亞洲酒拍三主流

2020-03-29
作者: 心適

▲左:引領作者入門的第一支波爾多紅酒。 右: 國內正夯的金門陳年特級高粱酒。(圖/心適提供)

多少年以來,人們早已習慣在一年的開始規畫在新的一年裡想要完成的事情,一場武漢肺炎的疫情,打亂了一切,正所謂「計畫趕不上變化」。這波疫情橫掃全球,各行各業所受的衝擊,三兩句話已經說不清楚了。

在產業國際分工的大架構底下,疫情造成的「斷鏈」,原油價格下跌、股市崩盤(美國股市甚至熔斷)、美國職籃NBA宣布無限期停賽、東京奧運是不是還辦得下去?一大串說不完的狀況,藝術品拍賣停拍或延後,和前述的種種相比之下,好像顯得微不足道了。(延伸閱讀:無懼武漢肺炎失控 國際奧會:東京奧運如期舉行

具有傳染性的疫病並非武漢肺炎獨有,人類文明幾千年來,病毒這玩意,一直存在地球上,只不過它不斷地演化,每隔若干時日就會發作,所幸現代生物科技和醫療技術非常進步,相信不久之後科學家們可以找到解決武漢肺炎的方法;在此之前,勤洗手、戴口罩、避免群聚的自我防護仍然不可輕忽。更何況在大航海時代之後,人類的足跡跨洲越洋早已稀鬆平常,國與國的疆界不再是中世紀城邦式的立牆為界,漸漸模糊了,外來物種透過輪船、飛機輕易地全世界亂竄不足為奇,何況病毒!

日前,朋友分享了一則新聞,丹麥哥本哈根有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廳被小偷竊走近7百萬元台幣的葡萄酒。賊兒從隔壁店家鑿穿餐廳的牆壁,然後進入行竊,整個犯案過程宛如電影情節。

7百萬元葡萄酒 破牆被偷

是的,被偷的就是葡萄酒。葡萄酒在拍賣會上早就是美食家、收藏家追逐的標的;在我十幾歲的時候,一些家境比較好的同學或朋友家裡,會有一個酒櫃,擺放著各種瓶身華麗精緻的洋酒,在那段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這幾乎是一種時尚,以白蘭地為主,彰顯這家人曾經出國旅遊或者某種財富的象徵,作為擺設之用,除了欣賞之外,還隱含一種幸福感。

1990年代,喝紅酒在台灣形成一股風潮,這裡必須提一下已故的「台灣紅酒教父」之稱的曾彥霖先生。1987年台灣開放菸酒,曾彥霖成立公司專門進口葡萄酒,1989年底在台北市仁愛路的巷子裡成立全台第一家葡萄酒專賣店,結識了一群愛喝葡萄酒的同好,不但鑽研葡萄酒的相關知識,更在這群酒徒的催生之下,組織了台灣第一個品葡萄酒的團體「孔雀騎士團」。

台灣人愛喝、能喝也懂喝,加上消費力強大,法國酒商對台灣市場的消費實力感到十分驚訝。今天要在台灣取得全世界各種叫得出名號的酒,絕非難事。而台灣人這種大口喝酒的習性,應該與原住民的文化有著密切的關係。武漢肺炎當前,專家宣導用酒精消毒,然而,好酒之徒也自我調侃,要透過喝酒來進行體內消毒。

好酒成拍品 成交價格驚人

2000年之後,中國經濟快速崛起,酒品市場也有了改變,貴州的茅台,金門的高粱,英國、日本的威士忌成為亞洲市場的主流,在華人圈子為主的拍賣會,這些酒的成交率和成交價,總是令酒量不好的我咋舌!偶爾與幾位酒徒朋友吃飯,飯局之後才驚覺,酒錢是菜錢的好幾倍。(延伸閱讀:行家林一峰:無論是收藏或投資,現在是威士忌最好的年代

「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此話不假,千百年來,喝酒喝出一片天的人不少,懷素和尚酒後奔放的狂草;王羲之曲水流觴之後的《蘭亭集序》;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喝了酒連皇帝老子都不理;屈原「眾人皆醉我獨醒」並非滴酒不沾,而是所有人都醉倒了,自己還清醒著,足見酒量夠好!宋太祖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強化了中央集權,鞏固了統治基礎;然而面對武漢肺炎,我覺得曹操說得最好,「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疫情終究會過去,日子還是得過,下次和朋友的飯局,席間如果有醫護人員,別忘了舉杯酒,向他們的辛勞付出致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