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中鋼50歲的轉型大計 兵分二路找利基

2020-03-23
作者: 陳雅潔

▲即將邁入50歲的中鋼,訂下綠能及高值化精緻鋼廠兩大發展方向,左2為董事長翁朝棟。(圖/吳尚哲攝)

3月5日下午,中鋼總部大樓29樓會議室聚集了各部門副總經理以上的所有主管,召開策略會議。在武漢肺炎疫情隱隱於全球流竄之前,中鋼早已快速動員,從2月就開始實施各項防疫管制;而這一次由企畫部門召集,董事長翁朝棟親自主持的高階主管會議,是要在明年慶祝建廠50年之際,為下一個50年的轉型之路「超前部署」。

疫情影響 修正期拉長

一直被視為國營事業營運模範生的中鋼,其實在2019年上半年,獲利已較前年同期少了35%,自11月起出現單月虧損2.94億元,12月的虧損金額更月增近2.5倍達10.22億元。今年1月虧損12.63億元,直到今年2月的自結依舊交出赤字。根據第1季的盤價以及肺炎疫情的影響估算,3月的業績也不樂觀。(延伸閱讀:疫情肆虐、油價墜落...全球大殺盤 誰是台股不敗防線?

「這一次修正期比預期要來得長。」中鋼財務副總經理楊岳崑說,以前中鋼遇到景氣不好,頂多虧損2、3個月;這一次市況嚴峻的程度,確實令人擔憂。

不過更令中鋼擔憂的,是全球鋼鐵產業本身的轉變,已經讓中鋼的獲利能力大不如前。

攤開中鋼近20年的財務比率數字,可以看到營收在合理範圍內隨市況起伏,但毛利率卻已呈現下降趨勢。楊岳崑說,10多年前中鋼產品的平均毛利率大約在20%至30%之間,但自從金融海嘯之後,毛利率減少了至少10個百分點,甚至有幾年出現個位數字。

業者分析,2008年中國粗鋼產量首度突破五億噸,超越歐、美、日、俄等區域的生產總和,但當年全球用鋼需求量卻大減,於是過剩的中國鋼材開始大量出口,這些低成本、低規格、低售價的產品,從此成為國際鋼市最大的干擾因素。

來自中國和其他新興國家的鋼鐵新增產能,讓絕大多數鋼廠的生存空間都受到擠壓,過去在亞洲鋼市喊水會結凍的日本鋼廠也漸漸失去主導地位。煤、鐵原料價格都變成中國說了算,甚至連中國鋼鐵廠每月開盤的方式,都成為國際趨勢。 中鋼也因此著手調整定價制度,將季盤改為月盤,可說是建廠以來最大的變革。因為仿效日本、每季對客戶開出盤價的傳統,雖然有避免價格波動的功能,卻愈來愈難以反映快速變化的國際經濟情勢。尤其為了彌補季盤開出後,國際開始下跌國內卻價格高掛,造成客戶損失的情況,中鋼每次開出跌盤,還必須對客戶給予降價追溯。

中鋼高層指出,這等於價格波動的風險完全由中鋼一方承擔,其實並不合理;過去雖也曾嘗試改變,卻因客戶端抗性太強而失敗。於是中鋼重新檢討推動方式,從去年初開始與客戶展開溝通,對採用月盤的產品雖然取消降價追溯,卻有其他類似早鳥優惠的「預進單優惠」等不同誘因,讓客戶接受今年開始依產品性質有別的季盤、月盤雙軌制度。

目前中鋼已有6成產品採用月盤,也多虧了這套新作法,讓中鋼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造成的市場急凍中,不必立即對第2季傳統旺季的展望驟下定論,間接減緩了衝擊。

季盤月盤雙軌制 減緩衝擊

其次是股利制度。即使獲利已不如以往風光,中鋼一直因高配息連續多年穩坐全台股東人數最多的企業王座。過去近20年來,中鋼的盈餘分配率都以80%為低標,甚至超過百分之百。

不過中鋼2018年每股純益1.58元的營運成績、在2019年每股配發現金1元,雖殖利率仍達4.13%,盈餘配發率63.3%在台股中也不算差,卻是中鋼史上罕見的低點。楊岳崑坦承,中鋼未來傾向配息率機動調整,因為不能保證每年都有漂亮的每股純益,就要在獲利好的時候保留部分盈餘,才能在淡季時依舊對股東有所回饋。(延伸閱讀:存股族看這裡!買中鋼特,竟然大贏買中鋼

畢竟2019年的財報雖尚未揭露,但目前已知亞洲所有鋼鐵廠的獲利幾乎都打了對折。日本最大的日本製鐵還預測,2019年會計年度將創下合併虧損高達4千4百億日圓的史上最高金額;為了因應中國生產過剩的問題,也決定關閉4座高爐,年產能將因此減少每年5百萬噸。

事實上中鋼也已經展開轉投資盤點的動作,還比日本製鐵更早一步結束部分特殊合金業務,接下來則是要整頓虧損的海外投資。然而,中鋼在已經殺成紅海的鋼市中,如何尋找未來定位?才是市場最關注的焦點。 對此,翁朝棟認為,中鋼要走出市場區隔,轉型製造服務業,「 不能一味想著比產能規模、比銷售量,而要為能夠生產高附加產品的客戶提供完整解決方案,成為高附加價值的鋼廠。」

綠能高值化 兩大發展方向

因此中鋼初步訂下兩大發展方向:切入綠能產業,以及升級為高值化精緻鋼廠。針對前者,中鋼已經耕耘了近10年,如今逐漸產生能見度,包括成為特斯拉供應鏈、離岸風電事業等等,這些轉向動作都領先亞洲鋼廠,尤其引起日本鋼鐵業的重視。

至於走向高值化,要從口號落實為具體作法,這就是前述會議的最主要工作。據了解,中鋼第一步將先定標最高規格產品銷售占比在去年達到29.7%的韓國浦項,希望未來5年內也能讓毛利率在20%以上的產品,銷售占比提升至兩成。

翁朝棟說,以中鋼的產能規模和條件,最好的學習對象是奧地利的奧鋼聯集團,專門生產其他鋼廠無法供應的高性能特殊鋼材,在多個利基市場成為獨家供應商。中鋼的下一個50年,也必須找到方向,「做強、做精,不做大」,才能繼續帶領台灣鋼鐵產業發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