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石油戰爭的三角習題

2020-03-18
作者: 吳嘉隆

▲(圖/Pexels)

自從核子武器發明以來,主要大國之間不再發生傳統形式的戰爭,於是出現了非典型戰爭的概念,包括以下幾種新的戰爭形態:經濟戰(包括關稅戰、科技戰與金融戰)、網路入侵、石油戰、無人機的斬首行動,與生物戰。

美中貿易戰涉及經濟戰、網路入侵與竊取智慧財產權。1月3日川普下令刺殺伊朗的軍事強人蘇萊曼尼將軍,開創了無人機斬首行動的先例。接下來武漢疫情的爆發與擴散,不管病毒是蓄意投放還是意外洩漏,在實際效果上等同於啟動了生物武器。(延伸閱讀:500檔股票跌破浄值 謝金河:與政治靠攏愈近,股價愈差

由於需要隔離措施,許多人群聚集活動因此取消。餐廳、百貨、電影院、旅館、學校、物流,還有製造業與公共運輸等等經濟活動,都進入停滯狀態。於是,對原油的需求急遽萎縮,終於引爆石油戰爭。3月6日俄羅斯拒絕了沙烏地阿拉伯所提的減產方案,於是雙方從4月起都要擴大產量。3月9日油價因此重跌了3成,帶動美國股市跟著重跌。

俄羅斯的論述是,要真正重建市場秩序必須把價格壓低,將成本較高的美國頁岩油逼出市場,這樣才能真正解決產能過剩問題。不過,這樣的邏輯在效果上等同於啟動了石油戰爭。

表面上這樣的邏輯是成立的,但是實際上卻沒有效果。其實減產談判破局的事歷史上已經發生過兩次,分別在2014年11月27日與2015年12月4日。這兩次確實造成油價大幅下跌,但是美國頁岩油並沒有被逼退,而是透過技術進步,壓低平均成本。現在,每日的石油生產量,俄國大約是1千1百萬桶,沙烏地是1千2百萬桶, 美國是1千8百萬桶。(延伸閱讀:產油國為何自己提油救火?看懂沙涐與美國的地緣政治盤算

美國業者通常會透過期貨合約,提前9到12個月綁定出售價格。這就是說,如果油價下跌的時間沒有拖很長, 那美國業者所受的傷就很有限。

川普政府宣布,要利用油價走低的機會積極增加戰備石油的儲存,等於是變相給頁岩油業者政策優惠。

其實,油價大跌的真正觀察點是看阿拉伯國家的財政能力,因為他們有很多財政支出不能砍。一旦他們放棄生產設備的維修與投資,將來的產能會下降,空出來的市場份額會被美國與俄羅斯瓜分掉。俄羅斯的抗拒減產到頭來真正打擊到的對象,恐怕是阿拉伯國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