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需要更堅實的國家隊

2020-03-18
作者: 謝金河

▲(圖/攝影組)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全世界,到3月16日為止,出現一個驚人現象,以歐、美、伊朗為主的中國以外地區,確診與死亡病例居然超越了中國。這次疫情源自中國湖北武漢,但重災區卻出現在義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及中東的伊朗,這讓人想到口罩及國家治理的重要。

台灣鄰近中國,兩岸互動頻繁,疫情開始時,台灣被認為會是最嚴重的國家,但台灣以最高規格的防疫作戰,成為全世界典範,全世界都讚揚台灣的成就,指揮官陳時中部長成為國人心中的英雄,而參與防疫的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及眾多防疫小組成員專家,也都得到很高的評價。(延伸閱讀:防疫行動讓國際讚爆 不只陳時中,還有他們撐起台灣防護網!

此刻,台灣人的光榮幸福感前所未有

一場重大災難襲來,台灣的行政團隊應付得宜,正在逐漸改變台灣的命運。最顯著的是,國家面對重大災難,像是戰爭或是重大傳染病,國家怎麼保護人民?人民需要國家怎麼樣的保護?這次都很明顯彰顯出來。台灣有很長的時間對國家認同模糊,很多政治人物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在國家的定位及治理也出現混亂的狀態;但武漢肺炎終於喚醒國人的國家認同,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重高達八成多,這給了台灣開展國家治理的重要契機。這場疫情也會帶給世界更大的改變,我認為台灣未來必須面對兩件事,一是國家治理,一是台灣必須有更堅實的國家隊。

武漢肺炎是大傳染病,病毒就像沒有標誌的敵人攻進來一般,形同一場大戰役,當敵人從四面八方攻進來的時候,國家的作戰部隊如何堅守城池,就展現國家治理的能力。台灣這次全國總動員,從接管口罩生產,到口罩採取實名制,並率先對陸客團採取閉門政策,然後在電子化作戰全面鋪陳,嚴格追蹤每一個確診病例及感染源,這些很堅實的國家治理動作,讓人民充分感受到國家存在。儘管台灣未能參加世界衛生組織(WHO),但國人的幸福感與光榮感上升,這是史上大家感受身為台灣人是驕傲的一刻,是過去幾十年來前所未有的感受。

疫情撞擊全世界,很多國家幾乎都採取關閉門戶的政策,飛機停滿了各國機場,全球的人員流動出現停滯,這和過去幾十年全球化席捲全世界完全不一樣。假如說,1989年德國柏林圍牆倒塌,開啟了「世界是平的」新時代;而這次武漢肺炎可能是全球化的終結,國家主義可能成為主流。

這次疫情撞擊最大的是歐洲,像義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瑞士、荷蘭等,每日確診病例及死亡人數都創新高,一個大歐盟的大一統概念可能會遭受巨大撞擊,因為歐盟沒有行政處分力,大難來時,各國政府治理能力脆弱,這次疫情過後,歐洲勢必面臨架構重組,歐盟重組及英國脫歐,可能是解構歐洲新秩序。

1986年4月26日在烏克蘭發生的車諾比事件,巨大衝擊成為舊蘇聯解體的遠因。車諾比核爆後,政府表現僵硬和冷漠,甚至為了掩蓋真相,還拒絕取消基輔的勞動節遊行,並要求民眾把孩子帶上街頭,營造安全假象;但一些政府精英早已帶著家人離開基輔。後來真相揭露,大家才知道這是一個技術性災難,源頭是腐敗的體制,這個事件暴露了蘇共體制問題,終於促成舊蘇聯解體。

如果以車諾比為鑑,我們可以預期像中國李文亮醫師之死,掀起的中國人爭取言論自由,或是歐洲可能興起的自治運動,歐盟可能面臨解體壓力。而英國脫歐之後,大英帝國可能更加分崩離析,蘇格蘭的獨立及愛爾蘭與北愛的統一,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回合的世界大事。台灣的2千3百萬人也會更珍惜我們的國家定位,下一步是蔡總統落實國家治理最好的時機。

口罩國家隊旋風成軍 高效率得民心

再往下一步來看,台灣也需要思考,必須有一個更加堅實的國家隊。這次口罩國家隊給了大家很大的啟發。元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那時大家都在準備過新年,但全民開始排隊買口罩,像台南康那香的觀光工廠擠滿排隊人潮,眼看著疫情擴大,台灣必定會發生口罩荒,經濟部隨即展開籌組口罩國家隊大作戰。(延伸閱讀:盤點金融海嘯政府救市18招,蔡政府還有幾招?

武漢封城之後,政府盤點台灣口罩只有4千5百萬個戰備儲量,過去16年台灣一直是口罩進口國,有9成依靠進口。因此,政府緊急動員籌組口罩國家隊,從經濟部沈榮津部長一聲令下,工具機公會理事長許文憲,以及東台精機的董事長嚴瑞雄、瀧澤科技總經理戴雲錦等業界人士,與負責協調的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總經理賴永祥,大家攜手同心,把本來要4到6個月建成的生產線,只花了20天就建置完成,這個高效率的作戰行動,讓蔡總統都很感動。

台灣的產業界一條心,大家化解了平日搶單的競爭與恩怨,同心協力打造口罩國家隊,展現台灣製造業高效率的動員力,讓大家對口罩國家隊都豎起大拇指。口罩國家隊贏得民心,也為台灣贏得自信,但口罩的國家隊也給了我們另一面的省思。

口罩是低單價、低毛利的產業,老早已隨紡織業大量外移,很多廠商已進入觀光工廠的時代;目前還在生產口罩的廠商,只剩下專攻醫療用的N95等高檔口罩及防範PM2.5的防霧霾多功能口罩。所以這次口罩荒,大家才發現只剩下中衛、華新等少數廠家,及民間家庭式的小廠,當口罩突然變成搶手的戰略資源,棄置的機台突然變得搶手,這個口罩國家隊的概念,給了我們很多省思。

其實台灣有很多類似口罩的產業,過去20年,中國的大量生產,價格殺戮,把很多產業邊緣化,像口罩一個不到1塊錢,台灣大量生產的口罩業者生意全被中國搶走,從口罩到上游不織布,或者是這次大家很重視的防疫衣、額溫槍、護目鏡,甚至到治療疾病的原料藥,大家在疫情擴大時才發現這些產業非常重要。

除了台積電 我們需要更多國家隊

在武漢封城後,南韓捐助中國2百萬片口罩,但等到大邱天地教會群聚引發的疫情失控,南韓加緊生產口罩,卻因中國不織布禁止出口,讓南韓陷入困境。這次美國全力發展武漢肺炎疫苗,盤點後才發現,盤尼西林、青黴素、維生素都不在美國生產。這些年因為成本競爭,中國與印度成了全世界原料藥最重要的生產基地,如果中國及印度也限制原料藥出口,勢必對製藥業帶來巨大影響。(延伸閱讀:這次比金融海嘯嚴重!台塑化陳寶郎:油價恐拖到這個時間才平穩

由於台灣對原料藥的廢水及廢氣排放有嚴格限制,這些年原料藥產業逐漸外移,業者只剩下神隆、旭富等,這次疫情讓原料藥需求大好,但業者也反映產業可能無法在台灣生存。類似口罩、防疫衣、額溫槍、體溫計,這些都是競爭激烈、毛利率不高的產業,尋常承平時期,這些產業連自保都有困難,而碰到非常時期,又非要它們不可。如果政府保護不了這些產業,就像軍中儲備戰備糧食,真正戰爭來了,疫情蔓延了,台灣恐怕會面臨重大危機。口罩國家隊就是在這個危機中產生的機動部隊。

從口罩國家隊,大家要努力思考,台灣必須要有更堅實的產業國家隊,像是半導體的台積電,大家都認為是台灣最重要的護國神山,台積電當然是國家隊,因為當台積電不生產晶片,全世界手機廠可能斷糧;但除了台積電,我們必須有類似台積電這般的國家隊當後盾,像是國防自主的軍工產業,漢翔也能變成國家隊。

我們樂見台灣有更強大的國家隊,口罩有國家隊,防疫配備也有國家隊,這個國家隊愈堅實,台灣的安全愈能得到保障。從建立國家主體意識,到深化國家治理,到延伸至發展堅實的國家隊,這是台灣深化安全屏障的重要旅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