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1970年代的危機感

2020-03-18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攝影組)

現在預測武漢肺炎疫情的長期趨勢還為時過早。不過,我們現在就可以承認,全球經濟的下一場衰退可能已經迫在眉睫,而且這一次的情況可能與始於2001年和2008年的那兩次衰退大不一樣。

首先,即將來臨的衰退很可能源自中國,而且或許已經開始了。中國目前是個高槓桿經濟體,承受經濟活動長期停頓的能力不會強於1980年代經濟快速成長的日本。

個人、企業和市政當局都需要資金來償還他們的沉重負債。即使沒有當前的瘟疫,人口結構急劇惡化、技術追趕空間縮小、反覆的經濟刺激造成房屋供給嚴重過剩,加上國家的決策權日益集中,這些因素原本已經預示中國經濟成長未來十年顯著放緩。

此外,與本世紀之前兩次全球衰退不同的是,武漢肺炎疫情意味著全球經濟除了面臨需求面衝擊,還將承受供給面衝擊。事實上,歷史上規模相若的供給面衝擊,最近的一次是1970年代中期的石油供給危機。沒錯,因為人們擔心感染疾病,航空和全球旅行需求將受挫,而預防性儲蓄將增加。但是,隨著數千萬人因為恐懼或被強制隔離而無法工作,全球價值鏈將斷裂,許多國家封鎖邊境,世界貿易萎縮,因為各國不再相信彼此的衛生統計資料;在此情況下,供給面將受到至少同樣嚴重的衝擊。(延伸閱讀:恐慌指數衝上VIX82.69、飆過金融海嘯最高點 投資大師:拋售潮約完成60%

瘟疫帶來的恐懼!需求面與供給面夾擊

受影響的國家將以大規模的赤字支出支撐它們的醫療系統和經濟,事實上也應該這麼做。財政上未雨綢繆正是為了在雨天花錢,而我們必須為瘟疫、戰爭、氣候危機和其他意外事件做準備──這正是為什麼經濟繁榮期無節制的赤字開支是危險的。

但政策制定者和太多的經濟評論者都不明白一件事:供給面衝擊可能令接下來的全球衰退與先前兩次不同。與主要受需求不足拖累的衰退不同的是,供給面衝擊造成的衰退,可能導致產出大幅萎縮和廣泛的瓶頸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普遍的短缺(有些國家自1970年代出現排隊加油的車龍以來,不曾遇過這種情況)最終可能推高而非壓低通膨。

誠然,眼下抑制整體通膨的初始條件非常有利。但是,因為四十年來的全球化趨勢幾乎肯定是低通膨背後的主要因素,各國因為武漢肺炎疫情(或對瘟疫的持續恐懼)而封鎖邊境,加上本已存在的貿易摩擦加劇問題,很可能令我們再度面對物價上漲壓力。在這種情況下,通膨高漲可能推高利率,令貨幣和財政政策制定者面臨重大挑戰。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武漢肺炎危機衝擊世界經濟,發生在經濟成長本已疲軟、許多國家嚴重過度負債之際。一九年全球經濟僅成長2.9%,與以往被視為代表全球經濟衰退的2.5%成長率相差不遠。疫情爆發時,義大利經濟幾乎還未展開復甦。

日本因為提高增值稅(VAT)的時機非常不好,經濟本來就已逐漸陷入衰退,而德國經濟也在政治亂局中步履蹣跚。美國的經濟狀況算是最好的:在11月的總統和國會選舉之前,經濟衰退機率曾看似只有15%,但如今看來已大幅升高。 即使是資源豐富、技術先進的國家,武漢肺炎疫情看來也可能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這似乎很奇怪。關鍵原因之一,是以前的人比現在窮得多,很多人因此只能冒險去工作。以前面對死亡率不高的流行病,根本不可能暫停大量經濟活動來抗疫。(延伸閱讀:中國經濟受武漢肺炎波及 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為何看回不回?

中國武漢是本次瘟疫的中心,當地的情況雖然極端,但頗能說明一些問題。中國政府實際上封鎖了湖北省,令當地5千8百萬人生活在戒嚴狀態下:除了非常特殊的情況,一般人不能離開自己的住所。與此同時,政府至今顯然已為湖北人供應糧水約6個星期,這是窮國無法想像的。

經濟衰退怎麼救?不妨調低關稅釋善意

在中國其他地方,上海和北京等大城市許多居民為了降低染病風險,大部分時間留在室內。在韓國和義大利等國家,政府雖然沒有採取像中國那樣的極端措施,但許多人留在家裡,經濟活動因此受到重大負面影響。

全球經濟衰退的可能已大幅上升,遠遠超出投資人和國際機構的傳統預測所願意承認的。政策制定者必須認識到,除了降息和財政刺激措施,全球供應鏈嚴重受損的問題必須得到處理。最直接的緩衝措施,可能是美國大幅降低貿易戰關稅,藉此穩定市場,展現對中國的政治風度,並藏富於美國消費者。全球經濟衰退是合作而非孤立的時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