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先進經濟體的脆弱環節

2020-03-18
作者: 斯文.斯米特、阿努.瑪德加夫卡

▲(圖/資料室)

隨著2020年展開,歐洲和美國的就業率皆處於歷史高位,而且仍在上升。2008年金融危機和隨後經濟衰退造成的失業,如今已幾乎完全扭轉。但這種情況從許多已開發國家的民眾情緒是看不出來的。為什麼經濟面有這麼多好消息,民眾卻是如此悲觀?

表相訊息:就業機會增加、工作天數減少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的最新研究深入檢視先進經濟體,以了解這些國家的民眾過去20年間在勞動、消費和儲蓄的經驗變化。其間有很多值得慶幸的事,包括新就業機會增加,以及某些商品和服務變得比較便宜。但至少有3個關鍵問題正對經合組織(OECD)22個國家的數億人產生不利影響,而這或許有助解釋總體經濟數據與個人經驗之間的矛盾。先講好消息。21世紀頭20年間,就業機會大幅增加,22個OECD國家的平均就業率攀升至70%以上。就業人口如今比2000年增加約4500萬人,當中3100萬是女性。男性和女性兼職工作者都增加了,尤其是工作安排比較靈活的自願兼職工作。(延伸閱讀:約瑟夫.史迪格里茲:揭開川普經濟的真相


此外,非必需商品和服務(通訊、服飾和家具之類)變得比較便宜,也惠及消費者。全球化導致競爭加劇,大幅壓低了物價,結果在10個國家裡,個人平均每年可以少工作6個星期,但仍享有與2000年相同的消費水準。個人平均財富因為2008年金融危機而大幅縮水之後,如今也已復原。此外,拜數位銀行、人工智慧顧問和其他金融科技創新所賜,儲蓄者如今有更多機會和產品可以選擇,包括過去僅提供給有錢人的許多產品。

但是,整體情況遠遠沒有那麼美好。勞動市場高低技術工作兩極化的現象如今更嚴重,許多勞工的工資停滯不前。雖然學術文獻集中關注中等技術、中等工資工作減少的問題,但我們的研究顯示,低收入者受到的打擊最大。低收入者的就業確實加速成長,但他們除了工資停滯外,也受生活成本(尤其是居住成本)上漲打擊,而且退休金安排的變化,也使他們面對經濟波動變得更脆弱。

實質衝擊:居住成本提高、退休金更脆弱

除了日本和韓國,我們研究的18個國家過去20年間均出現居住成本飆升的現象。居住支出是家庭預算中最大的1項,平均占家庭支出1/4左右,是食物支出的兩倍以上。此外,自2000年以來,整體通膨有37%是居住成本增加造成的。加上高等教育和醫療照護(這兩項在美國特別重要),這些類別的家庭支出在這些國家耗掉了一般家庭大部分的所得成長─在法國達到87%,在英國超過100%。在當中10個國家,假設所有因素不變,消費者平均每年必須多工作4個星期,才能維持與2000年相同的居住、醫療和教育消費。(延伸閱讀:房價會自我摧毀,最後導致崩盤嗎?

退休金是令人悲觀的另一個因素。隨著人類變得比較長壽,我們必須為更長時間的退休生活儲蓄。但是,在我們研究的22個國家中,強制性退休金平均只為20年的預期退休生活準備10年的錢。公共退休金和前雇主為強制性退休金承擔的淨替代率過去20年間大幅降低。此外也出現了重要的結構變化:許多確定給付的退休金計畫變成了確定提撥型,因此將市場風險轉移到個別儲蓄者身上,並且在家庭儲蓄已降低的情況下,迫使民眾增加儲蓄。2017年時,15歲以上者有略多於一半沒有為養老儲蓄,約1/4甚至沒有任何儲蓄。

這些發展某程度上是自動化、全球化和人口結構方面的大趨勢造成的。在德國、義大利和日本這些先進經濟體,勞動年齡人口正在萎縮。但是,將個人與機構綁在一起的社會契約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個人和家庭必須為自身的經濟狀況承擔愈來愈大的責任,因為各類機構出於各種原因不再為此負責。由於科技進步,21世紀未來數10年料將出現許多令人興奮的發展。我們將必須確保頭20年取得的成果得以維持和擴大,以充分發揮潛力,創造更多機會和促進經濟繁榮。但我們也必須確保下一代得到更美好、更包容的結果。(延伸閱讀:何瑞燕:當地球被按下「暫停鍵」…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