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中國經濟受武漢肺炎波及 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為何看回不回?

2020-03-17
作者: 涂憶君

▲中國經濟短期雖受武漢肺炎波及,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表現仍然平穩。(圖/攝影組)

當中國經濟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受到衝擊,中國高收債普遍配置都很高的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在資金氾濫的情況下仍然續有表現。

武漢肺炎病例數不斷攀升,廠商復工困難,中國經濟元氣大傷,市場對於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恐慌度攀升,傳出亞高收基金贖回狀況不減,然「游資搶進」籌碼多方,卻與「經濟衝擊」的空頭題材相抵銷,亞高收基金績效反而未如預期走低。

中國是亞洲發行高收益債券規模最大的市場,所以中國經濟體質是否健康、公司債是否違約、籌資是否順利,都常左右亞高收基金表現。如今受到疫情衝擊,彭博預期,中國上半年的經濟狀況將明顯受到拖累,尤其第1季預估經濟成長率(GDP)將由原先的6%降至4.5%,全年GDP降至5.5%。(延伸閱讀: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穩健布局 風險配置是課題

3偏多因素 支撐市場表現

然據第一金投信統計,ICE美銀美林亞洲高收益債指數自武漢封城以來至2月24日止,竟不懼市場恐慌與眾多對中國經濟偏空的預測,繳出上漲0.5%的表現,今年以來更是上漲2%,雖然無法媲美美國公債、投資級等級債的資本利得,仍打破市場原先人心惶惶、認為亞高收將大幅修正的憂慮。

歸納柏瑞亞太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施宜君與富達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夏苔耘的看法,都認為是中國的寬鬆政策、市場游資充沛、高收債今年供給減少然需求仍在等3大偏多因素下,支撐了亞高收基金的表現。

近期,中國為了因應後市的不確定性,在2月17日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且重啟逆回購,接著20日又調降基準貸款利率,大肆撒錢救市。 (延伸閱讀:操作難度升級 聚焦投資級、高收益債

另外,2019年以來各國不斷降息,歐洲負利率債券持續增加,公債及投資級債的殖利率不再那麼甜,游資在仍需配置債券部位下,反而有更往亞洲高收益債券移動的必要。

施宜君也表示,2019年7月,占中國高收益債券多數的房地產產業,中國政府祭出了融資限令,阻止房地產業者大量發債,當市場供給減少、但需求方並未減少時,反而支撐亞高收的認購率;這也是在今年中國房地產產業的高收債將有400億美元到期的狀態下,優質、過往籌資紀錄良好的企業,未來並不會有籌資困難的理由。

中國經濟下行 慎選基金

不過,也有對亞高收後市持相反意見者,認為中國經濟下行是不可忽視的一環,只要經濟走弱,所有的救市都僅是強弩之末。(延伸閱讀:武漢疫情關鍵五問》投資人該買還是賣?

像是大拇哥投顧就指出,充沛的資金是讓亞高收基金短期並未有大幅度風險的原因,但長期來說,萬一經濟下行狀況確實發生,又已沒有足夠的貨幣工具支撐市場時,中國為了讓不斷湧入的外資資金,認知到中國市場已開始資本化、透明化,一定會開始放任有問題的債券違約,屆時,殖利率和利差優勢是否足以勝過買亞高收債必須承擔的風險,將會打上1個大問號。

夏苔耘表示,高收債的殖利率仍在固定收益型商品中較為出色,而對違約的擔憂是這個債種必然遭遇的議題,如果投資人能夠做足此一心理準備再進場,並選擇配置多元化的基金,就不易被單一公司的不確定性明顯左右。

施宜君則分析,每檔亞高收基金的配置國家、持股產業差距不大,投資人很難判定是好是壞,所以買進亞高收基金最需要考量的,是跟市場連動的靈敏度和波動度;建議投資人可以觀察基金的夏普值(衡量每一單位風險,可以帶來的相對應報酬,愈大代表愈好)、波動度、3~5年的績效等,作為評估指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