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歹路不要走,捷兔專走歹路!

2020-03-14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跑捷兔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好好路不走,怎麼專走歹路?」這正是捷兔跑步的精華所在。我們經常穿過山上的農戶,當地農友都會說,大馬路不走,怎麼這裡沒有路,你們也闖進來?(延伸閱讀:謝金河:難得一窺究竟的大油坑峽谷!

這幾個禮拜,台北捷兔的兔子挖空心思都很努力去「設計」難走的路,像是上週在金山天龍宮,我怎麼想也不太可能會有大約兩公里左右溯溪的路,原來兔子要大家走入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河道,這是一條排水溝,一開始還左閃右閃,不想讓鞋子一下子弄溼,但沒多久,還是只能在水中行走。這兩公里的水道,只能一步一腳印慢慢走,金山沒有大山,只是小丘陵地,但捷兔一下陡上、一下直下,也很累人。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這個禮拜在安坑,這是台北近郊,兔子住在台北小城,跑步從二叭子植物園起跑,我看地上寫全程5公里,但要帶手套,我就知道這個路一定很硬。果然在台北近郊,山上還有捕獸夾,從小山徑切入,原來是很原始的陡坡,上坡要拉繩索,下坡更需要,有一些路段,路滑去抓樹藤,手伸出去發現是藤刺,趕緊把手抽回來。這個座落在達觀鎮,台北小城的山區居然有這麼原始的山徑,可以看出兔子有地緣優勢,也很用心找路。(延伸閱讀:謝金河:我在月扇湖大岩壁完成捷兔900次!

捷兔的歹路也是人生的不同體驗,平常我們喜歡走好走的路,找輕鬆的事做,運動也是打高爾夫球比較好玩,但我獨愛捷兔跑步在山中的自虐,在嶇折的山徑穿梭,考驗平常不會走的路,在溪溝中困難前行,這是人生中自找的苦味,但完成一次考驗,全身酣暢淋漓,苦中迸出甘味,這是捷兔的樂趣。(延伸閱讀:謝金河:下坡比上坡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