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兩部紀錄片 帶我們認識世界的另一扇窗

2020-03-14
作者: 塗翔文

▲《親愛的莎瑪》導演瓦黛卡提波同時也是戰地女記者,用紀錄片的方式敘述敘利亞內戰,以及對女兒的情感不捨。(圖/取自《親愛的莎瑪》電影預告)

當全世界因《寄生上流》打破奧斯卡紀錄,拿下最佳影片等4項大獎而討論不停之際,其實今年奧斯卡的最佳紀錄片獎,也同樣競爭激烈。其中除了得獎作《美國工廠》已在Netflix上線可看之外,另兩部原本呼聲很高的入圍之作也將在台灣上片。《親愛的莎瑪》透過1個母親的呢喃,側寫敘利亞內戰對平民百姓造成的傷痛;《大地蜜語》則跟拍北馬其頓一個自然養蜂人的生活,反映出人類與大環境之間微妙又緊密的關係。兩片都在距離你我遙遠的角落中,拍出了讓人震撼的現實與感動,彷彿為我們打開認識世界的另一扇窗。

《親愛的莎瑪》 烽火敘利亞,母親的控訴

《親愛的莎瑪》的片名意指本片的導演瓦黛卡提波,也是1位母親的心聲。她以書信體的方式將心中的想法向小女兒傾訴,在戰火漫天的敘利亞,她有多麼兩難,一方面想留在故鄉守護家園與同胞,一方面又想逃離不停被轟炸的生命威脅。

背景是2012年開始的敘利亞內戰,主角也是導演本人住在北方的阿勒波,由於當地的民眾開始反對總統阿薩德的暴政而抗議遊行,引發敘利亞反對派與政府軍隊在阿勒坡爆發武裝衝突,炮聲隆隆,讓人民陷入苦難。

電影的一開場就是漫天價響的轟炸,震撼的效果讓人不忍卒睹,在醫院殘破的走道裡,瓦黛的畫外音不停顫抖著,她在忽明忽亮之中尋找著女兒,隨時深怕與她天人永別。透過瓦黛的自述與拍攝,影片記錄時間長達近5年之久,細膩反映出底層人民的平凡心聲,其中包括她與丈夫在戰火中的小婚禮,以及在千辛萬苦間生下女兒莎瑪的過程。

我們生活在台灣,很難想像這樣的日子。他們亦可揚長而去,但這對夫妻最終還是選擇留下,身體力行地成為保衛家園的鬥士。軍政府的無情殘酷盡現片中,瓦黛的鏡頭直擊許多受傷的孩子、瞬間失去親人的痛哭,都讓人宛如親臨現場,感受到戰爭本質對人性的傷害與考驗。瓦黛的母親觀點,更是電影引人動容的關鍵,最終反抗軍仍不敵軍政府的攻擊而戰敗,當整群阿勒波人不得不退出他們代代生活的家園之際,有家歸不得的悲哀亦令人不勝欷歔。《親愛的莎瑪》看見用生命威脅的日子所換來的珍貴影像,更讓我們珍惜手中擁有的自由安樂。(延伸閱讀:《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為台灣電影寫的情書 真情記錄50年庶民文化史

《大地蜜語》 養蜂人家,反映自然觀照

至於來自北馬其頓的《大地蜜語》,則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幽然靜謐。在溫柔沉靜的節奏中,講述著自然與人類之間難以解釋的奧祕,警惕著我們人為行徑如何對這個世界自然環境的無形破壞。影片拍得美麗浪漫,又有意想不到的戲劇性,同時入圍最佳紀錄片與最佳國際電影兩項大獎,成績斐然。

故事主角是50多歲的女性養蜂人哈緹潔,她住在北馬其頓的小村中,平時以徒手採蜜的方式為生,強調自然共生,不刻意養殖,也不一口氣把蜂蜜採盡,極力維持生態的平衡,過著平凡知足的日子。本來她的生活單純,與生病的母親同住,結果隔壁某天來了一個游牧家族進住,起初兩家相處愉快,哈緹潔像是多了新朋友般開心,也不吝於與他們分享養蜂採蜜的經驗;沒想到這家人也決定開始養蜂,但他們毫無節制地貪婪採蜜賺錢,嚴重影響了她照顧的自然蜂巢,除了破壞當地生態的平衡,也影響著哈緹潔的生計,兩家人也因此反目成仇。

全片沒有旁白,皆以鏡頭細膩捕捉哈緹潔的生活細節與內心世界,在美麗的自然風光映照之下,觀眾感知在春去秋來之間,哈緹潔一個人跋山涉水,就為了採集自然的蜂蜜,她用一種對大自然無比尊崇的態度行之,永遠都信奉著「我分享一半,一半留給你們」的原則,讓整個地區的蜜蜂維持在一定的豐餘平衡之中,沒想到資本主義的進入,看似只是拚命採蜜的行動,影響了原來的平靜。(延伸閱讀:台灣農產品進軍東奧商機的祕密武器

整部影片像是1首溫柔的詩,尤其自然樸實的攝影構圖,看似不動聲色,卻是暗潮洶湧,呼應著哈緹潔戲劇化的經歷。我很佩服導演的投入,她讓哈緹潔在鏡頭前自然穿梭,一點也沒有做作的神色;而鏡頭進入她的生活,那狹小的房屋,山壁間的路徑,遠景的山水之美,以及她從鄉村進入城市販賣蜂蜜的落差,甚至到最後屋子裡只剩下她1個人的複雜無言,都透過影像清楚地表現,這不是1部煽情取向的紀錄片,卻散發出濃烈的情感,對人、對動物、對山水,甚至是整個世界宇宙。《大地蜜語》藉由主角個人的生活,反映出更大的生命觀照,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對自然環境產生破壞而渾然不覺,這個關於養蜂人的小故事,其實清楚訴說著一個平凡的大道理。

相形之下,紀錄片有時常常能帶給我們比劇情片更加強烈的戲劇經驗,那些自然蘊生的喜怒哀樂,來自與我們完全不同的文化環境,卻有著共同可以理解的生命體驗,更是彌足珍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