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防疫復工之卸責與逼宮

2020-03-06
作者: 吳嘉隆

▲(圖/Pixabay)

繼武漢封城、湖北封省之後,其他城市與省分也跟進,連北京與上海都對一些社區做封閉式管理。

武漢封城超過1個月,經濟活動不能正常運作,工人拿不到工資,中小企業拿不到營收,餐廳與賣場沒有客人,地方政府也拿不到稅收,這就引來下1個問題,就是何時復工?

2月2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率領6位政治局常委主持了有17萬人在線參加的擴大視訊會議,主要在講兩點。第1就是他早在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就有對武漢疫情提出工作要求;第2是在嚴防疫情之下有條件復工。(延伸閱讀:習近平把中國變重症 六四以來最嚴酷考驗

第1點意思是他有下達指示,是下面沒做好,等於是在撇清責任,俗稱甩鍋。不過,據說習近平其實是要大家不要破壞春節的歡樂氣氛,不要引起民眾的恐慌,所以各地方就懂得要隱瞞疫情,過年前的聚會與拜年就照常,結果當然是造成疫情的擴散。

第2點就讓地方政府為難了。如果復工之後出現確診案例,造成整個生產線或公司的人都要隔離,責任要算誰的?習近平會說,我有要你們嚴防疫情,等於是要地方政府背鍋。如果復工之後沒事,那麼功勞當然算習近平的。在習近平的立場,疫情帶來的經濟壓力太沉重,是經濟休克而非衰退而已,所以要復工。他可能有這樣的盤算:假設10家企業當中有4家出現確診與感染,另外6家沒有,那麼這6家的復工就是賺到了,所以值得豪賭一把。

那麼地方政府會就範嗎?2月24日上午武漢宣布解除封城,4個小時後又宣布該解除無效。這樣的朝令夕改讓媒體第一時間的解讀是,中共想利用這4小時的空檔讓某些人可以離開武漢,例如高幹子女,或是特殊人士。

我認為可能有兩個情況。第1是,新上任的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是習家軍,他認為習的意思是要復工,所以搶頭香,讓疫情最嚴重的武漢解除封城,然後其他城市也就可以跟進。(延伸閱讀:中國觀察》一場防疫大戰 中南海檯面下的微妙權鬥

還有第2個情況,就是地方政府其實並不清楚習近平的指示到底是要防疫還是真要復工,所以由疫情最嚴重的武漢打頭陣來逼習表態,等於是在逼宮。這反映出中國經濟的下行非常嚴重,從中央到地方都忙著甩鍋與自保,而不是討論經濟對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