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誤判情勢又輕忽民怨 日本「不安倍增」竟成疫情重災區

2020-03-06
作者: 孫蓉萍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未在第一時間控制武漢肺炎疫情,使得全民不安倍增。(圖/取自推特)

「畢業典禮就這樣消失了嗎?」「我們夫妻都要上班,誰在家顧小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月27日宣布,日本全國中小學從3月2日起停課到春假。日本新學期從4月1日開始,春假大約從3月下旬放到4月5日,安倍突如其來的措施,讓大家一下子慌了手腳,學生來不及向同學道別、教職員既定的課程進度被打亂、家有年幼孩童的上班族家長則憂心找不到人帶小孩。

一般認為,安倍不顧這一切後果做這項決定,原因是日本政府一直被批日本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慢半拍,這位實施《憲法》以來在任時間最久的首相,原本居高不下的支持率也隨之下滑,才決定「硬起來」。《產經新聞》和富士電視台2月22日和23日舉行的輿論調查結果顯示,在「賞櫻會」公器私用風波和武漢肺炎疫情擴大雙重衝擊之下,安倍的支持率比上一次調查降低8.4個百分點為36.2%,不支持率則增加7.8個百分點為46.7%。(延伸閱讀:日本疫情燒不停 謝金河:安倍頭殼抱著燒!

防疫慢半拍 支持率急墜

就在兩個月前,日本人還滿心期待著2020年的到來,打算在7月開始舉辦的奧運期間,向全世界展現日本各方面的實力。沒想到武漢肺炎暴露出日本政府的危機管理能力脆弱,即使不計入鑽石公主號郵輪,到3月2日零時為止,日本的確診人數也達到242人,最多的北海道多達72人,各國覺得安倍讓人「不安倍增」。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原訂4月上旬訪日,政府相關人士透露,中國方面希望日本「不要把事情鬧大」,於是儘管農曆年前中國已經傳出疫情,1月底仍有大批中國觀光客到日本各地觀光;加上日本不論是蒐集資訊或評估風險,都過度倚賴世界衛生組織(WHO),而WHO和中國友好,讓日本政府未能即時做出適當的判斷。

團隊忙跑攤 開會卻快閃

許多人赫然發現,日本沒有像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那樣的指揮中心,只有國立感染研究所從事相關研究。美國CDC 1年預算約1兆日圓,海內外員工將近15000人。相形之下,日本國立感染研究所2020年度預算只有65五億日圓,研究人員300人左右,能量有天壤之別。

這次疫情可以說是2戰後自民黨第1次遇到這麼棘手的問題;不過追究因應速度太慢,除了組織架構不健全,另1個原因是主帥在意中國的想法,卻對國民的感受漫不經心,下面的官員當然也態度鬆散。

由於沒有CDC,日本政府1月30日成立了新冠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由安倍擔任部長,率領所有大臣,負責發號施令,再由國立感染症研究所、內閣官房新型流感對策室等單位來執行。接下來到2月16日,政府才舉行第1次專家會議,聽取13位第1線感染症專家的意見,討論對策。(延伸閱讀:一場疫情讓「中國夢」面臨考驗 謝金河:回顧這幾本改變大國命運的書

看來政府做好了準備,2月13日日本出現因武漢肺炎死亡的第1例後,政府更應該上緊發條。但根據首相每日行程記載,14日對策本部第9次開會時,安倍只出席10分鐘不到;2月16日,安倍參與對策本部開會,同樣只待了約10分鐘;當天稍後他也出席首次專家會議,但並未趁機好好聆聽各位專業人士的意見,只待了短短的3分鐘。無獨有偶,這個所有大臣都應該出席的會議,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法務大臣森雅子、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分別因為參加地方後援會的新年會、書道展的表揚儀式、消防隊的聚會而缺席,由此也可以看出民眾恐慌,官員們卻更在意鞏固樁腳。

時至今日,還看不到這次疫情何時會結束,奧運是否能如期舉行,甚至讓安倍穩坐首相寶座到9月帕運結束後,全世界都在密切關注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