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看診+開會≒我的先生」 她心裡的陳時中,究竟是怎樣的人?

2020-03-02
作者: 財訊新聞中心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圖/潘重安攝)

最近因防疫成為新聞焦點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專業形象成為許多網友心中的「防疫英雄」。

牙醫出身的陳時中,其妻子孫琬玲是一名大提琴家。《財訊》整理約20年前《牙橋》雜誌的「醫師娘看先生」系列報導,帶您從醫師娘的角度看陳時中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以下為雜誌內容。

「雖然我很幸福,可是看診+開會≒陳時中」——太太如是說。

儘管孩子們都喜歡他,可是他卻是一個會讓孩子把「開會」當作禮物送他的爸爸。

我是孫琬玲,提筆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是陳時中的太太。他應編輯要求,請我寫一篇由太太的角度,來看牙醫師先生的文章;所以他請託我,於是我動筆。(延伸閱讀:謝金河:這場瘟疫是探照燈,也是照妖鏡

動筆之前,我審慎的想了一遍——陳時中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想了許久,都很難有一個完整的概念。似乎大部分的名筆都很流行說「拉拉雜雜的寫來」,但大都是雅文共賞;於是我真的拉雜寫來,由下列的片段剪影,也許你會了解我先生在我心中是一個怎樣的人物。

當他看診時,他是一個嚴肅的人,有時嚴肅得令診所的同仁對他有點感冒,而他總是說什麼尊重病人的權益;但有關公共事務的電話卻會使他停下來,有時甚至討論得忘了時間。

他是一個沒有娛樂時間的人,除了每個星期六晚上打打網球鍛練身體。我真不知道他是把上班看診當作娛樂,還是開會?

結婚之前,我只知道他似乎蠻能支配時間的,結婚之後,我才知道他是一個工作狂。診療時間非排得喘不過氣來絕不罷休。午休、半夜不是開會就是寫稿,偶而似乎也還讀讀書,討論一些病例,整天就像陀螺般的轉動,似乎忙得連我找他看牙或談談都要預約時間。居然,他還常常Cancel 我的 Appointments。(延伸閱讀:陳時中為防疫落淚爆紅!30年好友曝「他是大將軍性格」 曾忙到小孩送他「開會」當禮物

來了幾個月的歐巴桑已漸漸發覺我先生是一個非常忙碌的人,只是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先生老是不在家吃飯,而要去什麼公會的吃便當;終於有一天她忍不住的問我:「先生是不是一個很重要的人?要不然整天到底是在忙什麼?」我只好告訴她:「先生是一個牙醫師,最多他只是有一個小小的目標——就是希望大家都會潔牙。」歐巴桑滿臉狐疑,不過她也明白,從事推動潔牙工作的人,大概也不會重要到那裡去吧!

記得我們開業之初,大兒子仍小,先生也還僅是各種會的外圍份子,只是很偶爾的會有些同行來診所高談闊論一番而已,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於看診。有一年似乎是父親節吧,我逗著大兒子說:「父親節快到了,你要送什麼禮物給爸爸?」兒子不解地問:「什麼是禮物?」我回答說:「禮物就是送給別人,而人 家會覺得很高興的東西;像祖父送你的超合金戰士,就是禮物。」兒子低頭想了一陣,然後一臉天真但很有把握的說:「那,我送爸爸病人作禮物好了!」時光荏苒,先生花在看診的時間愈來愈少,參與公共事務的時間愈來愈多 ,如今大兒子10歲了,也明白病人並不是爸爸的最愛。但小兒子呢?當他3歲時,我也問了他同樣的問題,而他也還不甚明白禮物是什麼,經過哥哥熱心的說明後,他有了個不同的答案,居然,他要把「開會」當禮物送給爸爸。

牙醫師似乎是一門不錯的行業,收入雖然不是頂好,但也令人衣食無憂;看診的時間雖然長了些,但也總是可以自由調配;工作壓力雖然有些,但也不至於心驚肉跳;病人雖然不會像是遇見活菩薩般的對牙醫師,但也總是客客氣氣。可是我的先生似乎還不甚滿意,他總是把醫療品質、醫療環境、職業安全、生活保障、全民健保與保健掛在嘴邊。(最近似乎又在忙什麼感染控制)雖然我也明白什麼叫做 「理念」,也很贊同「人生以服務為目的」, 但我總覺得先生的理想似乎佔據了我太多相聚的時間,雖然我也很認同他的想法,但偶爾不免的也會向他抗議;可是他似乎有一股熱情 ,讓人對他不忍苛責,有時甚至會幫著他去做

(像當年編牙醫師實用手冊時,看他兩、三個月不眠不休的做,心中雖然不免有氣,但氣歸氣,也熬不過他的請託,幫他剪剪貼貼、寫寫東西,而出書時,居然也有著一些些的成就感。)

我想每個人都生活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對我先生而言,牙醫醫療環境合理化是他的理想,家庭生活是現實;而我呢?家庭幸福是我的理想,而先生對公共事務的熱心與投入則是現實;我想我們倆都必須在這現實與理想之間妥協吧!(延伸閱讀:武漢防疫大作戰 謝金河:台灣表現真的不容易!

孫琬玲

簡歷: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國立藝術學院音樂系教師

▲(圖/取自網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