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高雄,我最深刻的記憶!

2020-03-08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這次來高雄,有兩個場景讓我勾起40年前的記憶!一個是金馬賓館,一個是衞武營。

我在仁武101師當兵的時候,放假日,如果沒有地方去,常常會到中山大學找同學聊天,當年我考上中山大學研究所,但先當兵,沒有來讀,每次來中山大學都會經過鼓山一路的金馬賓館,這是抽到金馬獎的人要到這裡等船期的地方。(延伸閱讀:謝金河:老人與狗,山倒著走意境完全不同!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在新兵訓練完成後,我們都要經過一個抽籤的程序,我印象中,抽到9字頭的都是外島,不是金門、馬祖,就是澎湖,很多抽到9字頭的都會慘叫一聲,大家都說中了金馬獎。我好像抽到2字頭的,分發到101師,一直到退伍。因此,我也無緣進駐金馬賓館。這次來看金馬賓館,這裡由由御盟集團的邵永添以OT的方式拿下經營權,邵先生自己也作畫,他保留原味,現在成為當代藝術館。看著金馬賓館的原形,館內保存的老照片,很多往事浮上心頭。(延伸閱讀:謝金河:早安!高雄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晚上(2/29)到衞武營來欣賞英國歌劇院的布列頓戰爭安魂曲,這是一戰反戰的歌劇。我第一次來到衞武營,這是40年前新兵訓練的地方,我在衞武營經歷了人生最嚴格的訓練。40年後重返衞武營,我試著在館外尋找當年的回憶,但景物已全然改變。我在高雄待了1年10個月,經常騎著摩托車逛高雄,這趟金馬賓館,衞武營行程,真的喚起我40年刻劃在腦海中最深刻的記憶。(延伸閱讀:謝金河:高雄駁二今天又年輕又活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