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老人與狗,山倒著走意境完全不同!

2020-02-24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謝金河臉書)

今(23日)天想到茶壺山好久沒有去了,一大早邀請一群爬山老友,我們這回倒著走,從勸濟堂出發,經過老街,到黃金博物館,然後沿著石階步道到燦光寮山,下山後再上半屏山,然後從茶壺山下山,走回勸濟堂。(延伸閱讀:謝金河:茶壺山,半屏山到燦光寮山的連峰

這個路線跟平常走的路缐正好倒著走一回,這像歌詞中的南山山北走一回,倒著原來走的路再走一遍,感受完全不一樣,沿途的山景地形也不一樣。也許這正是看事情的角度,倒過來看,也許會得到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今(23日)天爬山在黃金博物館的軌道上遇到兩位貴客,是兩隻小狗,一隻是小黑、一隻是黑白相間的小花,這兩隻小狗跟著我們走,我以為牠們只跟一小段就會回頭,沒想到這兩隻小狗一路跟到燦光寮山,這個山有好幾段要拉繩子才能爬上來的陡峭山崖,但這兩隻小狗都跟上來了。(延伸閱讀:謝金河:老人與狗的資本遊戲!

下了燦光寮山,往半屏山上去,這個山徑也不是很好走,但兩隻小狗仍然亦步亦趨的跟上,一直到要往劍龍稜的分叉路口,這兒往茶壺山是垂直的峭壁,必須拉繩索下來,這時兩隻小狗下不來,我們往茶壼山前進,遠處兩隻小狗一直吠,好像跟我們說再見!我們只好跟向前行的山友說,記得把山上兩隻小狗帶回去。

從茶壺山走下來,兩隻小狗沒有相伴,感覺有點失落,就好像路上遇到陌生人,變成了朋友,又走失了一般,心中也想起科斯托蘭尼老人與狗的故事。

中午去海園吃飯,今(23日)天的海園滿座,很多人跟老闆娘說要點我平常點的菜,老闆及老闆娘都很開心。我享受著海園的美食,心裡卻想著山上的兩隻小狗。(延伸閱讀:平時高朋滿座的名店現在變得冷清 謝金河:疫情撞擊海園餐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