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科技陰影入侵 都是臉書惹的禍?

2020-03-02
作者: 布萊德.史密斯、卡洛.安.布朗

▲(圖/Pixabay)

過去幾10年來,世界上實行共和制的國家有一項優勢,就是能進行開放溝通與公眾討論,並藉此達成廣泛、甚至跨黨派的共識,凝聚對外交政策的支持,並鞏固對民主自由的信念。小羅斯福就證明了,新興通訊科技如當時的廣播收音機,能用來凝聚民眾支持,藉此推動艱難的政策措施,像是美國正式加入二戰前對英國提供支援的政策。此後數10年,美國持續使用廣播與傳真等各種工具在中歐和東歐的封閉國家散布資訊,滋養民主。

但現在局面扭轉了,自由開放社會的這項優勢反而遭到利用。電視新聞與社群媒體使西方民主國家形成愈來愈多互相隔絕的資訊同溫層,美國尤其如此。會不會有人透過臉書與推特散布或真或假的資訊,藉此挑起對立,並打擊對抗俄羅斯利益的候選人?會不會有科技專家和社會科學家與俄方合作,聯手利用網路平台,以矽谷級的創新和速度來操弄美國的政治與社會論述?萬一美國沒有人注意到這些手段,會有什麼後果?

假資訊滿天飛! 社群平台變成挑撥工具

2018年末,來自牛津大學與美國分析公司Graphika的團隊,針對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從臉書、Instagram、推特、YouTube調取的資料進行分析。該團隊首次詳細記錄,俄羅斯網路研究機構(IRA)「對美國發動長期攻擊,透過運算宣傳來散布假資訊,藉此分化美國民眾。」造謠活動通常在美國重要政治活動前後達到高峰,該策略正好利用社群媒體互動性高、傳播速度快的本質。該團隊調查發現,2015~2017年間,有超過3000萬名使用者「與家人、朋友分享網路研究機構的臉書和Instagram貼文,並且對這些貼文按讚,表達心情及留言」。

2017年末,情況愈來愈明顯。然而,針對俄羅斯在臉書上散布假消息的報告剛剛出現時,科技界大多數人都抱持懷疑態度,包含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在內,他們不認為這類活動普遍,也不認為會產生重大影響。但是到了2017年秋天,臉書開始受到來自全球政府官員的壓力。現在臉書這個社群媒體巨頭受到的政府檢視比其他科技公司還多,上一次有公司受到這麼多的政府檢視,是近20年前微軟的反壟斷官司。我在微軟親身經歷那些年,明白政府為何要對臉書提出更多重要的要求,同時也知道臉書面臨的艱難困境。臉書推出服務的初衷,不是要為外國政府提供平台來破壞民主,臉書內部、整個科技界,乃至於整個美國政府,都沒有人意料到會發生如此現象,直到俄羅斯利用臉書攻擊創造出臉書的國家為止。(延伸閱讀:谷歌、臉書乖乖把錢匯入「他的」帳戶 東歐駭客「代收」廣達38億驚奇

2018年2月,我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非常訝異全世界竟對臉書如此關注。該會議於1963年創立,現任主席是沃夫岡.伊申格。會議每年召開,全世界的國防部長、軍方高層及政府高層都會出席討論國際安全政策。2018年會議的出席名單上,列有一些我認識的資訊科技產業人士。

臉書只能挨打? 政府部門也該採取行動

巴伐利亞霍夫飯店大廳人山人海,我穿過重重高級軍官,實在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擠進電梯後,我站在谷歌董事長施密特及其團隊身旁,頓時覺得像是回到家,在此地遇見矽谷人士,感覺真的很奇怪。

這一次會議的討論很嚴肅也很深入,但我還是忍不住為臉書資安長艾力克.史達摩感到些許同情,他在整場會議中只有挨打的份。有一次會議進行座談,我和他都是與談人,結果有位新科荷蘭國會議員不斷詢問他各種尖銳的問題。那天晚上,我們與大西洋理事會共進晚餐時,政府官員和其他憤慨的與會人員不斷挑戰他,詢問臉書為何「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儘管這些擔憂都是合理的,但這番談話卻讓我愈聽愈憤怒。大家都在指責臉書,卻無人指責真正的元凶,就如同一直責罵忘記鎖門的人,卻忽視闖入的竊賊。

對臉書、美國、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及整個科技界來說,更重要的問題是究竟該採取哪些行動。有些政府官員的因應方法就是指責臉書和其他社群媒體公司,並要求這些公司解決問題。的確,發明這些科技的公司必須負責,但是光要求科技公司做出因應卻無法解決問題。如果要解決問題,科技公司與政府都必須採取行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