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日本社會階級悲歌 即使月薪5萬 還是又老又窮又孤獨的下流老人

2020-02-21
作者: 藤田孝典

▲(圖/Pixabay)

日本近年來出現了大量過著中下階層生活的老人,而且未來會只增不減。台灣社會是否會步上日本的後塵,值得提早關注。

許多人以前都是上班族等一般勞工,甚至還有公司董事或公務員,不管什麼職業都會成為下流老人。從下列五個模式,你會發現,「一般人」陷入「下流」狀態的可能性有多高。

第一種模式是因為疾病、需要照護或交通意外,而必須支付高額醫療費、看護費或療養費。理所當然,高齡者比想像中更容易罹患疾病。很多人在退休之後,突然發現自己得了癌症等無法預期的疾病。如果要負擔不在預期之內的高額住院費、醫療費和看護費,生活很快就會出現危機。(延伸閱讀:印和闐:失落30年之後,日本股市的非典型再起

比方說,退休金有800萬至1000萬日圓的人,有些人在經歷幾次癌症手術之後,便花掉了所有的養老資金。雖然有高額醫療費補助,但因為還有入院時的病床費差額和保險之外的治療,所以金錢的負擔會變重。而且,很多時候,癌症的治療需要長期療養。

無法入住高齡照護機構

相較於過去,現在許多高齡者的體力都非常好,除了因年金給付年齡提高,退休後也還想活躍地工作,許多成為下流老人的人都曾經計畫靠著「年金+勞動收入」來生活。但是,這樣的計畫必須以「健康」為前提才能成立,沒有人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是否都可以保持在健康狀態,我們必須知道這單單只是一個願望。

第二種模式是,想入住高齡者照護設施,卻不得其門而入的問題。對無法仰賴家人或親戚的高齡者而言,照護設施,亦即所謂的「老人安養院」,可說是最後的去處。但是,卻有愈來愈多的個案因為制度上或經濟上的理由,就算是極度需要照護、明顯無法獨立生活的高齡者也無法入住。

雖然通稱為老人安養院,但也分成幾個種類。最普遍的是公立性質的「特別養護老人安養院」,是社會福利法人等單位經營的設施,需要照護的高齡者入住之後,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接受照護員的照顧。基本上,只要是65歲以上,無法獨立生活的高齡者,都可以使用。但是,入住安養院多半要等個3到5年,有些設施等個10到15年也不算稀奇。

除此之外,也有收入低,且沒有家人親戚,需要保護的高齡者可以入住的「養護老人安養院」。原則上,養護老人安養院是以不需要照護、可以自己處理身邊事務的高齡者為對象。這種設施和其他設施不同,不用根據介護保險制度就可利用。問題是,這裡的床位數量遠遠低於希望入住者的數量。因為貧窮而受苦的高齡者不斷增加,但是照護老人安養院卻沒有做好十足的準備。(延伸閱讀:蔡鴻青:高齡化下的零售轉型挑戰

第三,現在或許已經不是由子女來照顧父母的時代了。父母不僅無法期待子女的照顧,有時子女還是讓自己變成下流老人的主要原因。因為窮忙族和繭居族等問題,即使子女已經成年還是必須加以養育的高齡者不斷增加。最近增加得最為顯著的,便是「窮忙族」這種勞動年齡層的窮困。

相較於20年前,兼差、打工或派遣員工等的比率每年不斷增加。特別是在鄉下地方,工作機會不足的問題特別嚴重,有時一旦變成非正職員工,就無法再回到正職員工的道路。這麼一來,如果在35歲之後到40多歲這個剛好要開始照顧父母的時期求職,多半只能找到兼差或打工的工作。因此,便會出現在老家和父母同住,不足的生活費再以父母的存款和年金來補足這種情形。甚至還有雖然父母已經去世,但子女隱瞞事實,繼續領取父母的年金這種例子。

不斷增加的熟年離婚

第四個模式是「熟年離婚」。在我的生活諮詢經驗中,這一類的個案急速增加。現在的高齡者都是認為「結婚乃理所當然之事」的世代,但是,隨著時代的變化,社會大眾對於結婚和夫妻相處模式的價值觀有了很大的轉變。年近60之後,有意或無意吞下的不滿一口氣爆發出來,特別是女性,有很多人積極尋求離婚。這或許可說是「進入高齡期,開始發現自我」的狀態。

而加速這件事的就是要求贍養費、財產分配及按比例分配年金的離婚判決。我認識的一名律師說,最近經常出現共享老後資產的判決。在過去的歷史中,女性總是受到欺侮,相對於此,因為審判的判例不斷累積,所以也變得更加公平。如果知道資產可以按照一般方法分配,女性自然不想和除了薪水之外沒有其他價值或魅力的男性一起生活,只想盡快逃離丈夫,好好享受餘生。

最後,要講的是關於失智症的問題。現在,因為高齡期延長,罹患失智症的可能性也相對提高。一聽到失智症,或許大家馬上就會聯想到家人等「照護者」的負擔。當然,這些負擔是很大的,但當罹患失智症的高齡者不得不一人獨居時,還會受到完全不同種類的威脅,那就是詐騙等犯罪行為。

最典型的就是「電話詐騙」,根據警察廳表示,2014年的特殊詐欺受害總金額達559億日圓,相較於2013年,增加了14%,這不只是因為詐騙方式變得更巧妙,也不能忽視罹患失智症的高齡者增加這個因素。事實上,儘管已經在醫院接受檢查,醫師也判定他罹患失智症,但幾乎所有來接受諮詢的失智症患者還是會逞強地說:「什麼失智症,我腦筋清楚得很!」(延伸閱讀:【有片】2026台灣進入超高齡社會 退休得靠3大法寶

這個時候會逮住機會趁虛而入的,就是剛剛提到的轉帳詐騙等的犯罪集團。特別是高齡者自己管理金錢的時候,更需要注意。除了轉帳詐騙,還有傳教、高價棉被或化妝品的推銷販售,以及居家改建等,多不勝數的企業和犯罪集團利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從高齡者手上詐騙金錢,等到他們發現時,財產幾乎都被騙光了。

▲ 藤田孝典所著《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圖/取自博客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