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譚德塞巴結中國程度令人傻眼 WHO賠上72年來威信

2020-02-27
作者: 陳曉陽

▲譚德塞(左)會見習近平(右)後盛讚中國防疫效率,讓WHO公信力蒙塵。(圖/達志)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隸屬聯合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原本應該是防疫主力機構,卻因為祕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一面倒偏袒中國的行徑,而讓這個國際最大公共衛生組織陷入威信掃地的危機。

目前,世衛同時面對兩大洲的疫情,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與中國武漢肺炎。自從2018年第2波伊波拉疫情在剛果爆發以來,至2月上旬為止,譚德塞已14度親赴戰火頻仍的疫區視察,但是應對武漢肺炎屢受批評,包括直到1月底第2次緊急會議才將其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卻又表示各國不應限制飛航及旅遊,並且多番盛讚中國防疫的透明度及努力。

世衛在1月23日舉行首次會議時,未能就肺炎疫情達成共識。法國《世界報》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稱,當時中方代表向委員會施壓,委員會成員亦對是否頒布PHEIC激辯,最終意見分歧。該報引述消息人士稱,並非中國低估疫情嚴重性,而是中國希望展示其有能力處理。(延伸閱讀:重磅!世衛宣布:新型冠狀病毒「入列」國際公衛緊急事件

譚德塞偏袒中國 WHO公信力大大折損

1月28日,譚德塞飛往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後,中國《人民日報》報導,譚德塞讚賞中國的防疫速度、規模及效率,「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舉世罕見⋯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鑑」。緊接著,世衛於1月30日舉行第2次緊急會議才頒布PHEIC。譚德塞又在推特發文,稱中方「奠定因應疫情爆發的新標準」。

批評者指出,拍中國馬屁無異是讓世衛防疫標準打折扣,毀損信用。美國公共衛生法律專家葛斯汀(Lawrence O. Gostin)表示,世衛讚揚中國可能是為了誘導中國增加透明度及更加配合防疫工作,但此舉「自相矛盾,且令人憂慮」。葛斯汀現為喬治城大學公衛法律教授,亦是世衛國家及全球衛生法合作中心主管。(延伸閱讀:謝金河:隱藏在WHO背後的問題

現年54歲的譚德塞,生於厄利垂亞(Eri-trea)阿斯瑪拉市,父親是軍人。譚德塞7歲時,年僅3、4歲的弟弟夭折(他後來懷疑是麻疹),促使他決心攻讀公共衛生,並將全民健保列為畢生職志。在阿斯瑪拉大學取得生物學士學位後,於1990年代在倫敦大學衛生與熱帶醫學院攻讀傳染病免疫學碩士學位。

根據美國《時代》雜誌專訪,他上任後將全民健保列為世衛組織的首要工作重點,目標是協助各國在2030年前實施全民健保。他呼籲所有國家,無論貧富,將投入初級健保的國內生產毛額再增加1%。對於中國提供人民初級健保,他向來很誇讚。

譚德塞早年是瘧疾專家,於2005~2012年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2012~2016年擔任衣索比亞外交部長,2017年7月成為世衛組織第1位來自非洲的祕書長。

美中角力戰場 譚德塞難兩面討好

除了這次偏袒中國,譚德塞以往有過1次重大失策。他在2017年指派辛巴威獨裁強人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出任世衛親善大使,引發嚴重爭議,最後被迫撤回決定。他在衣索比亞政府任職時,亦曾遭對手指控隱瞞本國爆發3波瘧疾疫情,將之稱為「急性水瀉」,但他至今始終否認。

如同其他一些聯合國組織,世衛以組織無效率及花費不當而遭到公共衛生界詬病。中國目前是聯合國一般預算的第2大捐款國,僅次於美國。以世衛組織而言,年度預算25億美元,大多來自各國或其他機構的指定目的捐款。

過往對抗疫情時,世衛組織甚少面對如此政治與經濟實力強大的對手。2003年中國廣東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之後,中國開始遭遇國際間的壓力,於是力拱香港籍的陳馮富珍,2006年當上世衛祕書長,長達10年時間,中國在世衛組織的勢力益加增長。(延伸閱讀:謝金河:這場瘟疫是探照燈,也是照妖鏡

如今,公共衛生更成為美中政治角力的另1個戰場。例如中國打算斥資8000萬美元在衣索比亞興建非洲疾管防治中心總部,美國大力反對,並揚言中止援助。美國捐款1400萬美元供該中心第1年營運,並支付高階主管薪資。夾在美國與中國兩大強國之間,又要應對兩大疫情,可說是譚德塞生涯的最大難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