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揭開川普經濟的真相

2020-03-03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達志)

許多企業領袖現在仍在談論GDP(國內生產毛額)持續成長和股市創新高,但GDP和道瓊指數都不是衡量美國經濟的好指標。兩者都無法告訴我們一般民眾生活水準如何,也完全不提供永續發展的資料。事實上,美國過去4年的經濟表現,正是我們不應仰賴這些指標的最佳證據。

要正確了解一個國家的經濟有多健康,可以先看國民健康。如果他們幸福和富足,將會健康又長壽。美國在這方面的表現,是已開發國家中最差的。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原本已經比較低,在川普當總統的頭兩年還每年下降,而在2017年,中年死亡率更達到2戰以來的最高點。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不曾有總統像川普那麼努力令更多美國人失去健保保障。數百萬人失去了健保,無健保率短短兩年間就從10.9%升至13.7%。

美國人預期壽命縮短的原因之一,是凱思(Anne Case)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所稱的絕望死(deaths of despair),死因包括酗酒、濫藥和自殺。2017年(有可靠數據的最近1年),絕望死人數幾乎是1999年的4倍。

剔除受戰爭和流行病影響,我唯一一次看到國民健康嚴重惡化,是我在世界銀行擔任首席經濟學家期間。當時死亡率和發病率的數據,顯示於經濟指標如同蘇聯瓦解後俄羅斯經濟的淒涼狀況。(延伸閱讀: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川普最令人擔心的「政績」

絕望死暴增 減稅只金字塔頂端族群受惠

川普或許是頂層1%人的好總統(對頂層0.1%人來說更是如此),但他對所有其他人都不好。如果2017年的減稅措施完全執行,所得居第2、第3和第4個5分位組的多數家庭將必須繳更多稅。

因為減稅不成比例地嘉惠富豪和企業,美國家庭的可支配所得中值在2017~2018年間沒有顯著的變化,也就完全不令人意外。GDP成長的好處大部分流向有錢人。實質每週所得中值如今僅比川普上任時高2.6%,而這種成長未能抵銷工資長期停滯的影響。例如全職男性勞工實質工資中值目前仍比40年前低3%以上。美國在縮減種族差異方面也沒什麼進展:在2019年第3季,全職工作的黑人男性,每週所得中值不到白人的3/4。

更慘的是,經濟成長在保護環境上是不可持續的─因為川普政府取消了一些獲得嚴格的成本效益分析支持的法規,問題變得更嚴重。空氣和水的品質都將變差,地球將面臨更嚴重的氣候變遷。事實上,與氣候變遷有關的損失在美國已經創新高:美國因此承受的財物損失超過任何其他國家─2017年達到GDP的1.5%。

政府減稅,本來是希望引發新一波投資。但減稅卻引發美國最賺錢的公司大舉買回自家股票(2018年股票回購金額約為800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也導致美國出現和平時期歷來最高的財政赤字(2019財政年度赤字近1兆美元),而美國據稱接近充分就業狀態。而即使投資疲軟,美國仍必須向其他國家大量借錢:最新數據顯示,美國1年對外舉債近5000億美元;對外淨負債額1年間就增加逾10%。

同樣地,川普的貿易戰雖然聲勢浩大,但並未縮減美國的貿易赤字─美國2018年貿易赤字比2016年高1/4。2018年的貨物貿易赤字是歷來最大的。甚至是對中國的貿易赤字也比2016年增加近1/4。美國確實簽了新的《北美貿易協定》,但沒有美國企業圓桌會想要的投資條款,沒有藥廠想要的提高藥價條款,而勞動和環境條款則有進步。自稱交易高手的川普與國會民主黨人談判,幾乎每一方面都落敗,美國因此有了略微改善的貿易協定。(延伸閱讀:讓「鐵鏽帶」再次偉大 川普差強人意

女性就業率超低 GDP成長不如歐巴馬任內

而儘管川普吹噓將促使製造業工作回流,但製造業就業人口的增幅,仍低於歐巴馬在2008年危機後經濟展開復甦後的成績,也顯著低於危機之前的水準。甚至連處於50年低點的失業率也掩蓋了經濟的脆弱性,就業創造速度也顯著低於歐巴馬時期。

低就業率並不令人意外,尤其是因為不健康的人難以工作。此外,領殘障福利的人、在囚者(美國目前有約200萬人在囚)或因為太沮喪而沒有積極求職的人,在統計上不算是「失業者」。但當然,這些人並未就業。此外,美國沒有平價托兒服務,也不保證有家事假(family leave),女性就業率較低因此並不令人意外。美國的女性就業率比其他已開發國家低10個百分點以上。

即使以GDP衡量,川普任內經濟表現也不佳。上一季GDP成長僅為2/1%,遠低於川普承諾的4%、5%或6%,甚至低於歐巴馬第2個任期內的平均值2.4%。考慮到1兆美元財政赤字和超低利率的刺激作用,這是非常差勁的表現。

因此,川普不但在維護民主和保護地球環境等基本任務上表現不及格,他在經濟方面也很失敗。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