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一手打造口罩地圖 揭露「鍵盤救國」的幕後團隊

2020-02-21
作者: 洪綾襄

▲健保署署長李伯璋(右)的資訊團隊在這次資訊防疫戰中扮演最關鍵的資料介接角色。(圖/彭世杰攝)

動員全台資訊圈能量的購買口罩實名制上線後,最關鍵的系統介接單位—健保署署長李伯璋笑說,大家都被健保署嚇到。以前藥局難免私下銷售類固醇、抗生素等處方藥,「現在他們才知道我們可以做到這麼細,如果要追,什麼都追得到。」

健保署資訊組科長張齡芝細數,健保署不但在第一時間完成移民署、健保署、疾管署資訊串接,讓醫療院所能批次下載資料,也雷厲風行地在兩天內修改全國電腦資料庫系統並完成測試,將藥局口罩庫存顯示以開放資料方式,讓有意願的開發者都可以拿去應用,包括口罩配給、邊境防疫、遠端監控上,過程中除了資訊人員,還有工程科和中華電信支援,動用了數10台伺服器,「每次新功能上線,都得連續好幾天待命20小時以上。」

實名制大工程 3天內完成

外界很難想像,串接6000多家藥局、以實名制販售口罩這樣龐大的工程,竟然可以在72小時內完成。「這案子最大挑戰在於緊急性,」張齡芝分析,她必須要立即估算需要挪移哪些軟硬體資源,完全都靠經驗反應。

而且,移民署和疾管署的原始資料格式很龐雜,一開始無法直接載入健保雲端系統,像是地區代碼混用、資料長度不全、欄位空白等,只能一一用人工清理比對,但當時還是大年初二,她只能拜託同事銷假上班,甚至協力廠商幫忙。(延伸閱讀:「電音女神」謝金燕一首洗腦MV 口罩來自台灣70年大廠中衛

李伯璋指出,健保雲端系統能如此快反應,也是因為過去推動分級醫療和健康存摺已有相當基礎,同仁對網站架構也很有經驗,所以在設計警示系統時保留彈性。「未來若防疫中心決議要管制國際郵輪旅客,我們也可隨時新增選項,立刻上線。」健保署資訊組約聘副研究員陳孜瑜說。

截至2月15日,在HackMD口罩供需資訊平台上,有關口罩供需的地圖、資訊應用數量已高達101個。「這堪稱台灣有史以來針對單一議題最大規模的黑客松(hackthon,程式開發馬拉松),把整個資訊圈都釣出來了,」台南市政府智慧城市辦公室前執行祕書江明宗(Kiang)表示,參與開發者估計有近千人。

凝聚資訊能量 唐鳳是關鍵

1個小小的病毒,不僅成為凝聚全台灣官民資訊能量的關鍵!這次更透過系統間的相互串接,讓過去較難管理的地方,未來資訊將更加透明,更容易納管。經此一役,台灣不但向全世界展現扎實的疫情控制能力,公民能量也透過政府開放資料快速凝聚。

分析背後成功因素,最大關鍵在於政府指令明確,以及數位政委唐鳳的參與。「政委對資訊架構非常嫻熟,我們提任何需求他都懂,做介接時資料也會很乾淨,不涉及個資,讓開發者立刻能串接,」張齡芝表示,把資料開放出去可以分散健保署查詢主機的壓力,否則首日瞬間流量從每分鐘3000人暴增至18000人,還得緊急請中華電信擴大4倍頻寬。(延伸閱讀:從數字看懂台灣口罩之亂的真相

最早在民間開第1槍、推出第1版超商口罩地圖的台南好想工作室的創辦人吳展瑋,就是在唐鳳的邀請下,協助開發藥局口罩地圖。他坦言,「唐鳳有決定權,還能自己改code,所以我們都不用北上向哪個長官報告,開發者專心開發就好。」事後吳展瑋將超商口罩地圖原始碼開放給馬來西亞的開發者,也有日本Code for Japan開發者請教他如何轉化到日本防疫與口罩購買,但眾人結論仍是:台灣經驗很難複製。

開放資料 還有難題要克服

早在2014年就參與g0v零時政府一系列開放政府專案的江明宗坦言,政府雖然說要做開放資料,舉辦很多黑客松,但資料來源一直很凌亂,開發者要花很多心力清理,還要做很多跨部會的人為溝通。所以現實地講,如果唐鳳抽離數位政委身分,從上而下的態度又不夠明確,這個事情不會再發生。

因此開放政府的願景能不能繼續擴大?要看政府是否有心讓資訊系統性數位化。江明宗曾做過「立法委員政治獻金地圖」,交叉比對監察院、國稅局、內政部的開放資料就能勾稽出來。他坦言,這類專案可以靠社會正義的怒氣紅一陣子,真要改變現況,需要政府機關改變心態,並落實到細節。

另1個例子就是,口罩徵收過程也備受輿論撻伐,顯示經濟部和產業公會平時沒有建置口罩等防疫物資供應商和庫存資料,臨時要做難度就很大。

▲為了解決全民口罩購買通點,江明宗(右)、吳展瑋(左)與民間開發者團隊 熱血加入協作。(圖/資料室)

所以江明宗說得實在:「我們離純資訊化還是很遠的。」很多民眾抱怨的系統缺陷其實不是技術問題,而是人性。

「疫情過去了,輿論熱度散了,但我相信勇氣會留在資訊人的心中,政府也會知道相信民間、相信資訊並沒有這麼可怕,」吳展瑋期待政府能以此為鑑,推動台灣資訊更開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