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今年奧斯卡入圍最佳導演獎的全是男性

2020-02-16
作者: 塗翔文

▲《她們》劇照。(圖/取自索尼影視官網)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落幕,今年強片、名導如雲,競爭激烈,不過入圍名單公布之後最大的話題之一,則又是集中在主辦奧斯卡的美國影藝學院「又白又大男人」的批評爭議上。一方面因為白人以外的有色種族演員僅有一人入圍,再次遭人詬病。另外今年有不少女性導演執導的出色作品,結果最佳導演獎再次由5位男性占據。許多人為成功改編經典文學《小婦人》為新版電影《她們》(Little Women)的葛瑞塔潔薇(Greta Gerwig)抱屈,認為她值得最佳導演的提名。

如果葛瑞塔潔薇真的能夠入圍,那麼她將成為史上第一位2度獲得最佳導演入圍的女性導演,兩年前她才剛以《淑女鳥》首度入圍此獎。很難想像,將近1世紀的奧斯卡歷史裡,竟然只有5位女性導演入圍過,且僅有凱撒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1人曾以戰爭片《危機倒數》得獎。確實相較之下,好萊塢保守氣氛對女性工作者築起的隱性高牆,顯然超過我們的想像,也難怪近年所謂的「me too」性別平權運動方興未艾。

華語電影圈沒有樊籬 女導演擁有一片天 

反觀華語電影圈,這好像反而不是一個壁壘分明的屏障。早在1980年,香港導演許鞍華就以《瘋劫》首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獎;不僅如此,近40年來,她甚至同時在金馬獎(3次)、香港電影金像獎(6次)雙雙創下得最多次導演獎的輝煌紀錄,比起男性導演不遑多讓。而金馬獎歷來多次鼓勵女性導演,除了許鞍華,陳沖、文晏都得過獎,張艾嘉、羅卓瑤、張婉婷、胡安也都入圍過,甚至不只1次,並未像奧斯卡那麼難以突破。遙想當年芭芭拉史翠珊拍出《楊朵》、《潮浪王子》,後者也入圍了最佳影片,就是無法叩關最佳導演獎,惹得莎莉麥克琳與麗莎明妮莉兩大影后在頒獎時也忍不住公開替她叫屈。其實以性別或膚色種族來論斷,也並非獎項本意,所有獎項當然是以鼓勵作品本身的美學成就為依歸,「就片論片」才是重點。但偏偏奧斯卡金像獎是個大評審團的投票制,加上它是一種同業互選的概念,由於好萊塢影壇的高層與權力者長年以來被白人男性所主導,因此無論是性別或膚色種族,在愈來愈講究平權的年代裡,就漸漸變成一個拋也拋不掉的議題。(延伸閱讀:吳佳璇:從金智英之恨看性別平等

不過就今年的入圍片單來看,葛瑞塔潔薇也只能算是非戰之罪。看看今年馬丁史柯西斯、昆汀塔倫提諾與山姆曼德斯3位名導演都有強棒推出,再加上《寄生上流》、《小丑》,不只葛瑞塔潔薇擠不進名單,連西班牙的阿莫多瓦也成了遺珠。但選獎項永遠是個人品味之決定,如果要問我的意見,能把《小婦人》拍出當代感與新鮮味的《她們》,葛瑞塔潔薇不凡的導演功力自然是關鍵中的關鍵。

賦予《小婦人》新生命 男導演為之遜色

歷史上多次有人改編《小婦人》,就電影來說這已是第4次,上次是1990年代姬蓮阿姆斯壯執導、薇諾納瑞德主演的版本,幾乎每次翻拍都是電影圈的一大話題。不僅4個女兒由誰飾演讓人充滿期待,一旁其他搭配的男女老少也個個是膾炙人口的角色,選誰擔演都備受注目。這次的女主角「喬」由多次入圍奧斯卡的年輕女星瑟夏羅南雀屏中選,配上艾瑪華森、佛羅倫絲普悠兩位英國美女,加上老一輩的蘿拉鄧、梅莉史翠普以及美法兩位帥哥提摩西夏勒梅、路易卡瑞,陣容可謂星光閃閃。不過全片最出色的呈現,還是在於葛瑞塔潔薇從改編起的打破結構,電影不再如過去的版本,中規中矩地延著時序描寫這一家女性的成長,而是劃破時空,讓故事心隨意走,透過女主角喬的愛恨嗔癡、回憶想像,不停在多個時空中跳躍流轉。多段愛情之間的陰錯陽差,4姊妹個性與處世態度的差異,反而在這樣的敘事過程中,互相映照地更顯清楚。長廊外的奔放狂舞,坡地上的坦然告白,都在古典故事中注入強大的現代感且並不突兀,甚至快節奏的交叉剪接,更能讓現代觀眾融入劇情而不受困擾。葛瑞塔潔薇的改編大膽而富新意,幾乎讓《小婦人》活出新的生命,確實是一次成功的嘗試,也看得出比前作《淑女鳥》更靈活成熟的導戲功力。

我也不喜歡先以性別論電影,但一看完《她們》,還是會忍不住讚歎那來自女性的細微觀察與詮釋手筆,很難用數字或科學的方法形容,可是那股力量應是假男性導演之手也不可能做到的,讓我也忍不住暗暗為葛瑞塔潔薇叫屈。幸好在一片輿論的撻伐之下,即使沒能入圍導演獎,葛瑞塔潔薇在今年的奧斯卡頒獎禮上應該不會空手而歸,她有機會拿下一座呼聲最高的改編劇本獎。希望不久的將來,男導演、女導演將不再是個討論分類的議題,而是回歸作品的本質,好作品就應該獲得最實質的鼓勵,那才是真正打破性別偏見的時刻。(延伸閱讀:吳佳璇:從金智英之恨看性別平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