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台北藝博會觀後感: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世界

2020-02-15
作者: 廖康樾

▲蔡康永及陳冠宇等名流站在Eddie Martinez作品前合影,圖右的周董是重要藏家。(圖/取自周杰倫Instagram)

元月中的台北藝博會週有個引人注意的花絮:以筆者參觀的3個展會合計3天10個小時,就與10組明星歌手不期而遇。台北當代開幕前多家藝廊的VIP之夜,更是名媛名模衣香鬢影,好不熱鬧。五光十色的藝術趴,幾乎就是台北版的Met Gala(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會,有時尚奧斯卡之稱)!

不說令人眼花撩亂的國際藝文影劇時尚新聞,林林總總的現實在在證明時尚、娛樂、傳媒、藝術產業的系統性全球競合趨勢,相當呼應美國傳媒學者波茲曼(Neil Postman)提出的:當代是個「娛樂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的世界。(延伸閱讀: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觀察》藝博會,就是商展

議題與資訊 變身娛樂

波茲曼認為,媒體不只在點出「世界是個舞台」,而且變成了世界應該如何妥當表現的典範。演藝與非演藝事業的分野日漸模糊。媒體結構偏好供應影像與片段訊息,也就是把社會議題與資訊包裝成娛樂,塑造情感的想像天地。

波茲曼最初控訴的媒體對象是電視。在網路、手機、電玩、虛擬實境氾濫的今天,他的真知灼見歷久彌新。甚至,當下的社會正是「娛樂至死」的2.0版。最擅長掌握這種趨勢的娛樂、時尚、傳媒業保證了自娛娛人社會的最大場域與最高標竿,勢必向他們的體面近親—藝術產業滲透。藝術產業是該面對這個不可逃逭的現實。筆者認為這對於台灣的藏家與業者具有重要的意義。

對收藏家來說,第1,國際化的視野與接觸窗口是必要條件:畢竟產業的大玩家與領頭羊具備跨國性格,作為全球藝術產業話語權後進的台灣藏家,即使不需人云亦云,恐怕也不能孤芳自賞。

第2,擴展多元的收藏媒材:無論古董或者當代藝術的台灣大藏家實力享譽國際自不待言,但是普遍來說眼光仍然相當保守。這可從本屆台北當代的裝置、攝影、錄像作品比例銳減得到旁證。如果娛樂界、時尚界的購藏與贊助在市場愈來愈吸引鎂光燈,那麼這些業內人士對自身最熟悉,最投入的藝術形式給予正面肯定是理所當然。(延伸閱讀:心適:中國古董市場盤整 低接豐收可期

台灣藏家參悟這個奧祕,何妨多正視表彰我們這個時代特色的媒材:照片、錄像、裝置、數位、新媒體藝術作品呢?尤其,近年來在Artnet、ArtNews被特別關注期待,具有時代性與未來性的藝術作品與藝術家,半數以上是跨界與非繪畫媒材的。即使當今世界公認炙手可熱的華人當代藝術家,也是裝置藝術家艾未未與影像藝術家曹斐。

第3,購藏與諮詢規畫管道必須更周延。過去仰賴的畫廊、經紀商、拍賣公司、藝術傳媒縱然不可或缺,網路、策展人、學者作為交易與知識流通的管道則是不證自明。而法規與財金環境變動劇烈,促使法律、金融、稅務專業的投入也日益迫切。

策略性增資 提升產業戰力

對業者來說,或許可以審慎思考幾個方向:首先是勇敢跨出同溫層的營銷。傳統的線性系譜收藏,條分縷析框架與策略再也不定於一尊。相應的業者行銷不能不更靈活、更多面,更具整合能力,不能自滿於精英式的奢侈品小作坊經營心態。

其次,娛樂、時尚、傳媒、藝術產業的競合帶給藝術產業莫大的經營壓力。近年國際畫廊、古董商、藝博會的整併、增資、策略聯盟目不暇給。企管案例反覆證明:所謂的破壞性創新,往往是來自原本業外的強大敵人。因此,筆者建議國內的業者嚴肅考慮增資引資、開放股權、策略聯盟等大格局的規畫。畢竟全面戰力的高速提升更是不久的將來強敵壓境下生死存亡的根本關鍵。

「娛樂至死」大潮對策展人與展演場館造成的衝擊早就在票房、觀賞人次、募款金額上完全展現了。然而,即使策展人與美術館要搭上娛樂與親民的便車,拜託你們與時尚、娛樂、傳媒界,密切合作,精心創作真正有品味且叫好叫座的文宣—找中學生在博物館展櫃旁跳個與展品八竿子打不著的街舞,比起碧昂絲為羅浮宮拍攝的MV《The Carters》,在質量、點閱率、娛樂性、話題性來說,實在有天壤之別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