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台商30年》裕隆集團嚴陳莉蓮 中國課題考驗三位掌門人

2020-02-12
作者: 陳雅潔

▲裕隆集團嚴陳莉蓮。(圖/潘重安攝)

早在兩岸互動於1980年代開始融冰之際,裕隆集團前總裁吳舜文就派出時任中華汽車總經理的林信義負責開展大陸事業。除了與多家大陸車廠洽談合作,也將台灣生產的模具及零組件出口至廈門金龍車廠組裝,後來更透過海外公司輾轉入股廈門金龍5%股權,是前往大陸投資的第一步。

在林信義考察市場,並和各級領導會晤多次後,1995年吳舜文親自到北京向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表達投資福建、閩台合作發展汽車工業的意願,得到首肯。5個月後,中華汽車與福建汽車持股各半的東南汽車成立,另有30家台灣零組件廠商隨同前往設廠,吳舜文與嚴慶齡生前心心念念的「大汽車城」計畫,終於在福州近郊的青口工業區落地。

中華車將東南汽車原屬福汽的老廠房改造為新產線,相繼推出得利卡、福利卡等30多款車型,6年內就讓東南汽車的年產量由建廠之初的5000輛突破3萬輛的門檻,在2001年躋身大陸15大商用車廠行列,輕客生產更是位居第2,在中國外資企業500強中名列第100位。(延伸閱讀:再見.中國》台商西進30年 淘金風雲錄

2000年時,裕隆汽車又與東風汽車集團、廣州京安雲豹汽車共同組建廣州風神汽車,生產日產的風神系列車,裕隆持股25%。從3方談判、完成審批到投產僅花了不到1年時間,而且投產1年就獲利,在中國轎車市場暴紅。創下中國汽車發展史多項紀錄的背後,也多少可以看出中國政府「禮遇」的用心。從此裕隆集團便以東南和風神兩大支柱,撐起在大陸的汽車事業版圖,讓裕隆和中華車成為標準的中概股。

不過好景沒有持續太久,挑戰便接踵而至。裕隆、中華車的技術母廠日產汽車及三菱自動車,眼見裕隆集團在大陸快速收成,也展開中國市場布局。其中日產更在2002年直接與東風合資成立「東風日產汽車」,威脅裕隆在風神的主導地位,進而促成2003年裕隆分割,將日產汽車品牌事業及大陸投資獨立為裕隆日產公司,此後便由裕日車獨享廣州風神的投資收益。三菱自動車則是由於在日本國內銷售量大減,極需新的營收來源挹注,中華車為助技術母廠一臂之力,硬是讓出了25%的東南汽車股份給三菱。

▲裕隆集團嚴家繫於中國市場的汽車夢,先後成為吳舜文(前)、嚴凱泰(後排中)、嚴陳莉蓮( 後排左)3人的考驗。(圖/攝影組)

2008年裕隆在集團執行長嚴凱泰主導下啟動納智捷品牌事業,深知非靠中國市場規模才有可能支撐全新品牌存活,於是在2009年與東風汽車再度攜手,於杭州成立東風裕隆產銷納智捷汽車。東裕同樣也從一開始就造成旋風,但由於中國車市競爭激烈程度已遠勝於以往,納智捷產品基本面問題逐漸浮現,自2014年開始銷售成長曲線趨緩,2018年更受中國車市下滑影響更大幅衰退,到2019年全年在中國銷量不到千輛,根本無法與2015年的高峰6萬輛相提並論。

東風裕隆長年累積的虧損,已讓東風和裕隆兩大股東漸行漸遠,東風甚至在2017年宣布對東裕「撤人不撤資 」,讓納智捷在中國的發展更添陰霾。嚴凱泰於2018年底驟逝後,接棒領導的嚴陳莉蓮不得不展開各項財務整頓,雖然裕日車手上的廣州風神,以及汽車金融事業裕融等小金雞表現仍然優異,但東南汽車與東風裕隆都面臨大環境不佳、股東整合、零組件供應,以及裕隆本身資金吃緊等多個關卡,裕隆集團能否如願藉中國市場順利傳承「引擎救國」的宏願,仍具相當考驗。(延伸閱讀:台商30年》遠離中國成定局 台商迎接新時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