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南港生技園區 打造兆元產業新聚落

2020-02-06
作者: 尚清林

▲中央研究院打造的南港國家生科園區,將來將扮演火車頭角色,透過園區跨部會組成的生技新藥研發環境,帶動大南港地區生技產業聚落起飛。(圖/陳俊松攝)

「2018年,南港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完工時,日本製藥協會(JPMA)專程帶領10家生技大廠組團拜訪。」生技中心執行長吳忠勳說,從日本製藥協會參與的動作,就可以看出對台灣生技發展的重視。

推動南港生技園區整合發展的生技中心,成立於1984年,被業界尊稱為「生技業工研院」。吳忠勳說,經過30多年的努力,台灣生技產業已經做出一些成績單,在南港形成一個製藥研發的聚落。在這些公司努力打拚下,如今南港軟體園區裡的上市櫃公司市值一度逼近兆元,這對於一個產業來說,絕對是重要的里程碑。

「站在生技中心所扮演的角色,強調就是系統整合。」吳忠勳解釋,過去產官學界都以為生技產業是一棒接一棒,到最後由企業完成新藥研發,這觀念是錯誤的。例如,「輪子已經發明,我們不需再發明輪子,只要找到會做輪子的人,把輪子放到我們的汽車上。」吳忠勳說,生技中心要做的就是,把已經有人做出來的東西,採用合作的方式,讓好的東西更好。

▲吳忠勳說,生技中心扮演的就是讓產官學串在一起系統整合。(圖/彭世杰攝)

生技中心 系統整合的樞紐

為了不讓台灣生技產業有分散效應,中央研究院主導的南港國家生科園區,將透過園區內的中研院生醫轉譯研究,及創服育成中心、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科技部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經濟部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等,成為國內第一個由跨部會組成的生技新藥研發環境。以中研院的研發能力為主軸,協助廠商完成困難的新藥研發工作。試驗成功的藥品,可交由其他園區的廠商進行產品的開發及量產。在產官學相互合作下,透過群聚機制,達到生技產業生態系統,讓整個大南港生技產業升值。

過去,談到新竹,就會讓人想起科技聚落;現在,談到南港,第一直覺就是生技產業聚落。生醫轉譯研究中心主任吳忠漢說,能夠有這樣的成績單,可以回溯到2009年政府推動6大新興產業發展開始,當時就積極加速推動生技產業,也確定由中央研究院推動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案。

當時就考量在南港地區投入多項重大建設,形成一個新興發展核心。就地理位置上,中央研究院就位於南港,附近整個台北地區是台灣大型醫學中心及醫學院最多之處。所以,南港軟體園區設定之初,就已經引進生技相關單位,輔導財團法人進駐,同時設立育成中心,培養協助新創生技公司,造就南港生技產業群聚。

隨後,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進駐南港,為促進聚落效應,將園區空間提供相關機構進駐使用,達到結合生技產業上中下游相關核心,以及有效整合台灣生技資源。另一方面也可以結合相關生技單位共同研發,不只省時省成本,也將效應極大化。(延伸閱讀:60年老藥廠東洋 高殖利率穩穩賺

▲2018年底啟動的南港國家生技園區,就是要扮演好台灣生技火車頭的角色。(圖/吳尚哲攝)

生技與科技 園區概念不同

吳忠勳說,如果談到產業聚落的效應,外界很喜歡用竹科做比較,竹科有多少員工,產值多少,創造多大的市值。竹科對台灣經濟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但是製造業和生技產業所衍生的價值,有很大的不同。

評價製造業的方式,是公司創造出多少營收,可以賺多少錢,進而評價一家公司的價值。但是新藥研發並不是這麼回事,從無到有這一條路,可能要經過10年以上,這10年階段新藥研發的過程中,是無法創造出任何營收的。

但新藥研發的價值,是從研發過程中每一階段創造出來,一間公司不需要從頭到尾都包,各階段有各階段的價值,新藥研發公司應該想著的是,尋找適合自己可以做的階段,將這個新藥做出新的突破時,就會有對應的價值了。

另一個有趣的差別,是竹科由於每一家工廠占地廣闊,隨著科技園區帶動的聚落效應,帶來了人潮、錢潮及商機,也使得竹科每一家公司可能因為土地的增值,帶來的巨大財富。但對照南港生技聚落,新藥研發所需要的只是一間小小辦公室,新藥公司本身可能無法因為地產的增值帶來財富,但是整個南港地區卻會因為生技聚落效應,成為炙手可熱的黃金地區。(延伸閱讀:寶齡腎病新藥 通吃美日市場

▲新藥研發重點不在營收,而是創造出具有價值的新藥。(圖/陳俊松攝)

鏈結生技廊帶 催化生態系

生醫轉譯研究中心副主任周玉山說,2019年算是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啟動元年,就已經有11家生技公司進駐,全都是新藥開發與精準醫療公司,資本額為60億元,市值為350億元,目前有400名就業機會。情況就如同當初的南港軟體園區一樣,估計10年之內,目標應該就達到市值3000億元以上的規模了。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就像是一個生技新創公司的火車頭,將研發及產業聚落連結成生技廊帶,可望催化形成產業生態系,有助於吸引人才。吳忠漢補充說,透過國家生科園區內的生醫轉譯研究中心,將在台灣海選具有高潛力的創新團隊進駐園區,提供研究經費,以及園區擁有最頂尖的生技設施,協助創新團隊進行加值實驗。

同時,園區也將成立台灣生技學校,提供園區內外創新團隊創業所需要的元素,同時園區內也有創服育成中心,鏈結新創公司、投資人、企業家導師、周邊整合服務等資源,完成一站式的服務。透過全方位的關鍵技術提供下,加值各業者在不同階段尋找出最有利的道路。

台灣發展生技業已經30多年了,跌跌撞撞走了太多的冤枉路。這一次由政府積極主導的國家生技園區,就是期待整合好台灣生技產業生態系,將南港生技聚落發揮出最大效應。同時,藉由國家主導力量,引進國際最優秀的案源與團隊,讓台灣與國際接軌,成為亞洲重要的生醫育成中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