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再見.中國》台商西進30年 淘金風雲錄

2020-02-06
作者: 陳雅潔

▲(圖/資料室)

1990年,政府的一紙管理辦法,默許登陸投資,開啟了台商登陸淘金的風潮。回顧這30年來風起雲湧的歷程,大陸台商或賺進了大筆獲利,或坐大了江湖地位,成為21世紀東亞經濟崛起的頭號主角。然而隨著兩岸關係、市場環境變化,他們也必須開始向過去充滿機會的投資樂園告別,轉身再見的,是一個更具挑戰的新戰場。

「他問我會不會打牌?我說會啊!然後又問我說那去中國大陸好不好,我說好啊!我們的對話就是這麼簡單。」

巨大集團執行長劉湧昌位在即將於3月公開的中科園區巨大全球營運總部內,和《財訊》雙週刊採訪團隊分享1992年時,他被派往中國大陸的這一段關鍵對話。對話裡的另一位主角,是巨大集團前任執行長羅祥安。

當年巨大集團的西進決策,造就如今巨大集團的捷安特自行車穩站中國和台灣第一大自行車品牌,集團品牌總市占率也高踞全球前3;但相較於更勞力密集的成衣、製鞋、五金業者,巨大其實已經晚了幾年。早在1983年5月,中國國務院就頒發了《關於台灣同胞到經濟特區投資的特別優惠辦法》,為台商加碼其他外資所沒有的特別投資優惠。

▲寶成集團裕元工業香港上市,為首家香港掛牌的大陸台商。(圖/資料室)

當年西進趨勢擋不住 台商淘金大隊一批接一批

1987年開放赴大陸探親後,台灣中小企業深受匯率飆升、工資上漲所苦的壓力就找到了出口,帶著劉湧昌口中的「賭性和冒險精神」,在大陸最早開放的廣東深圳、東莞,開始群聚愈來愈多的小型台商。

台灣政府原來堅決反對兩岸通商、通郵、通航的立場,在這樣的現實下,也不得不逐漸鬆動。直到1990年,經濟部發布《對大陸地區間接投資或技術合作管理辦法》,以明確的行政措施承認阻擋西進趨勢已不可為,台商中國淘金大隊自此化暗為明,直至如今,整整30年。(延伸閱讀:台商30年》遠離中國成定局 台商迎接新時代

當年大陸對台灣招商引資的用心,不少大型台商都曾經領教過那時前往考察所受到的尊榮禮遇。一位台幹回憶,「那時候飛一趟大陸就要8小時,即使一級城市的交通也很不方便、基礎建設也不好,地方領導就派警車開道、居民沿街拉紅布條歡迎,省委書記請吃飯喝酒,把你當成貴賓中的貴賓。」加上低廉的土地、物價、工資,未來市場的潛力,各種有形、無形的利多,一點一點匯集起資金西進的洪流。

▲王永慶密訪大陸提出投資70億美元「海滄計畫」,三度發表萬言書呼籲開放大陸投資。(圖/資料室)

但台灣的兩岸政策,始終是最大阻礙。1989年底,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密會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洽談「海滄計畫」,親獲允諾可前往設立自輕油裂解至3次加工的一貫作業石化產業園區,並搭配電廠、運輸船隊、及金融體系,投資金額逾新台幣2000億元。事件曝光後,王永慶以萬言書公開呼籲政府鬆綁大陸投資,這是1990年最轟動的兩岸新聞。

台塑「海滄」功敗垂成 延緩大型集團登陸腳步

然而,政府雖然默許中小企業登陸,卻不見容像台塑這樣動見觀瞻的企業高調前往投資。最後由總統李登輝與行政院長郝柏村在1992年出手,表達若王永慶堅持推動海滄,將以對台塑集團抽銀根、股票下市、限制高層人員出境做為處置,硬是綁住了經營之神的登陸腳步,讓該案功敗垂成,也延緩了其他大型集團的西進步伐。

1993年在新加坡登場的「辜汪會談」後,對大陸的投資和貿易終於放寬,同時准許已前往投資的業者辦理報備,正式引爆上市櫃企業登陸潮。根據經濟部投審會資料顯示,當年核准登陸投資件數高達9329件,至今仍是單一年度核准件數的最高紀錄。

▲辜汪會談於新加坡登場,經濟部頒訂《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許可辦法》,鬆綁對大陸投資。(圖/資料室)

自1994年起出任工總理事長的已故統一企業董事長高清愿就多次強調,「食品業就是看人口,統一不可能放棄中國市場。」他畫出一個從中國沿海城市,再沿著長江流域布局,以一個橫T字形布局藍圖,並以理事長身分頻繁帶領企業參訪投資,「西進」幾乎成了台灣企業發展的主旋律。

台商聚落也從華南往華東移動,尤其上海旁的昆山在1989年建市後,仿照台灣加工出口區模式建設經濟技術開發區,吸引大批台商進駐,得到「小台北」的稱號。隨著台商的發展茁壯,昆山在幾年內就快速崛起成為中國首個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突破2萬美元的縣級城市,2004年起更連續蟬聯中國百強縣之首至今。

根據中華徵信所針對台灣250大集團海外投資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04年,除政府限制投資的產業項目外,台灣250大集團企業都已對中國大陸展開全面性投資。

▲台商的成長不僅富了自己也富了地方,讓昆山連續15年穩坐中國經濟百強縣之首。(圖/吳尚哲攝)

搭上成長順風車 台商在各領域搶攻龍頭

在這段時間裡,台商趕搭上中國快速成長列車,由初期利用低成本製造低階產品外銷,漸提升到所有產品製造,確認中國大陸為台灣製造業生產基地的角色。

這當中,包括鴻海集團從一個連接器小廠養成全球規模最大的3C代工帝國,以及日月光集團的全球封測龍頭地位,造就台灣科技業在21世紀與日、韓等國競爭的重要優勢。

台商在內需型產業及服務業市場的耕耘,也逐漸開花結果。除了統一和巨大,鞋王寶成、方便麵之王康師傅、米果王旺旺、茶王天仁、冷凍食品龍頭海霸王,以及汽車零組件市占第一的英利,都印證在中國產業發展的歷程中,台商所扮演的領導角色。

不少台商更因參與這段中國大陸經濟起飛的過程,坐享土地增值的利益。震旦行在1995年於上海陸家嘴興建當地的第一棟大樓,粗估至今資產增值上看百倍。

此外如日月光集團張家私人持有鼎固控股、藍天電腦董事長許崑泰投資宏匯集團,身價都因大陸土地資產鍍金。

也有中小型台商因深入在地布局,成為一方之霸。返回故鄉河南生產聖誕燈泡外銷起家的東裕集團創辦人王任生,從聖誕燈泡製造再跨足百貨經營,事業規模就達年營收新台幣600億元,成為河南王。此外,從事餐飲休閒事業的松茂集團董事長孫芳山,也因為專注經營西北地區曾被封為陝西王。

對中投資痛點 山寨能力全球絕無僅有

不過,西進的台商大軍並非一路所向披靡。在1996年李登輝政府的戒急用忍政策下,再度限制台商對陸投資產業類別及規模。此外,大陸廠商也開始複製台商的經營模式和產品,分食市場大餅。

1988年就前往杭州投資的樺桐集團董事長謝智通,一開始以生產皮衣賺得大量外匯,但1994年就因為鄰近的大陸工廠挖角、大量仿製同類商品低價競爭,逼得他前往美國另覓商機後,改為製作沙發套。

但3年後,周邊的皮衣廠又全都轉型生產沙發套。為了甩開對手,樺桐集團因此幾乎3年就要一次大轉型,最終靠著高品質產品與高效率出貨,總算在高級家具訂製的國際市場上站穩地位。謝智通回顧這段歷程非常感歎,大呼「不是國軍無能,是共軍太強!中國的模仿力全世界絕無僅有!」

即使2000年台灣因政黨輪替,大陸投資政策由「戒急用忍」放寬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對登陸投資大幅度的鬆綁;中國方面也由於「入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對外資更為開放,但中國的「山寨文化」和削價競爭,至今仍是大陸台商或外資的最大痛點。

中華徵信所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中國大陸投資平均要3~5年才能有較大獲利機會,而想要穩定獲利,投資時間則要拉長到5年以上。對比上市櫃企業歷年大陸投資獲利情況及匯回金額的統計資訊顯示,這些西進資金的效益大約醞釀至2000年,上市櫃企業在大陸的投資收益合計開始突破百億元,2007年則首度突破千億元大關。

但是一直以來,上市櫃企業將這些投資所得匯回台灣的金額,始終不高。從登陸投資前10大上市櫃公司的數據更可清楚看出,這10家企業多年來累計匯回的投資收益,對照累計匯出投資金額根本不成比例。

好光景回不去 成本墊高釀台商出走潮

然而,台灣企業資金大舉西進造成的產業空洞化問題,卻逐漸浮現;另一方面,中國在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後,經濟實力更為堅強,陸企也開始崛起。學者分析,在中國經濟快速崛起後,大陸廠商素質提升,加上中國政府的刻意扶植,台企地位逐漸被陸企取代。(延伸閱讀:台商30年》聯電曹興誠 悔不當初的西進路

中國的社會結構也產生質變,土地及勞力成本逐年墊高,企業社會責任(CSR)更是不可迴避的議題。台商在這些面向除了與陸企競爭,也面臨與外資直球對決。

早期台商登陸所享受那遍地黃金的歲月,大抵至此告一段落,企業西進淘金的熱情也開始降溫。經濟部投審會執行祕書兼投資台灣事務所執行長張銘斌回憶,2007年起,核准登陸投資案件開始從每年數千件降至數百件,「新經濟改革、環保加嚴、《新勞動合同法》,逼得台商開始逐漸西移,配合政策往內陸搬,招商引資變成招商選資,發球權不再是在台商手裡。」

2010年,第1波大陸台商出走,由一向是投資趨勢風向球的製鞋業龍頭寶成、豐泰領頭,勞力密集及高耗能產業的台商紛紛將生產重心移出中國,遷往越南、泰國,甚至是印度、孟加拉。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任後,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加上2018年開始的美中貿易糾紛,掀起第2波大陸台商出走潮,這一次,連電子業都將整座供應鏈往台灣或東南亞搬,甚至直接到美國設廠。

夥伴變對手 市場、環境、政策挑戰重重

這當中,電商崛起改變了大陸內需市場消費形態,中國愈趨集權的國家主義和經濟發展政策,也讓台商吃足苦頭。曾擁龐大實體通路站上女鞋市場龍頭的達芙妮,便陷入轉型困境;因深恐被貼上「綠標」遭大陸網民抵制,台籍業者被迫表態親中,卻又怕被台灣消費者唾棄。江湖地位堅不可摧的大型台商,擔心的則是當地投資會不會成為「國進民退」政策的目標。

據透露,2019年昆山台商協會的會員企業減少近3成,家數已由高峰的3000多家銳減至約2000家。這其中許多是遷廠離開,但也有許多是基於種種因素,關廠歇業。

一位經營大陸台商市場多年的台籍企管顧問業者分析,兩岸關係和市場環境變化,加上競爭對手崛起,比手腕、比規模、比財力,台企都沒有優勢,自然容易遭到市場淘汰。另一方面,第1代的台商年事已高,多數2代接班的意願薄弱,他手上就接到多宗台企因此變賣公司或土地資產的案子。 

長期研究大陸台商、親訪逾百家台商企業的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也觀察,1990年代的台商在時代環境下西進發展,是不得不走的路,也確實為企業帶來高額獲利,至少讓台灣享受了20年的好光景。但現在已不同於過去,「不論要不要撤資,大陸都已經成為對手,該是台商重新選擇的時候了。」

▲美中貿易戰爆發,引爆新一波台商出走潮。(圖/達志)

接下來台商在大陸,機會何在?企管顧問業者認為,大規模的創業機會確實不再,但大陸市場在重點扶植國企的情況下呈現碎裂化,還是有很多小機會,「現在不該求做大,而是要做精。」

例如,演藝經紀起家的華研便逐步轉向強化台灣文創IP授權,避開了影視市場裡資金雄厚的大陸競爭對手;或是隨中國「吃」的需求成長,同時掌握原料端與餐飲消費端的南僑集團,以及強調少量多樣、精緻生產飲品原料的鮮活果汁,都在最熱門的紅海市場之外,開發出更具發展性的生存空間。 (延伸閱讀:台商30年》兩岸半導體纏鬥30年 一場無聲的戰爭

中國新戰場 從製造走向服務,求精不求大

30年來,大陸台商見證了中國在改革開放後,以高成長龐大市場吸引全球資金進駐的發展史。他們或以中國為生產基地,享受低製造成本優勢,坐大產業地位;或分食了14億人口的消費商機,成為自身茁壯的養分。然而可以確定的是,那個只要勇往直前就能占得地盤的新大陸,已不復見;現在台商眼前的中國,已是截然不同的新戰場。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