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對抗武漢肺炎的亂世投資術

2020-02-05
作者: 郭庭昱

▲(圖/達志,以下同)

源於中國湖北武漢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於春節後迅速加溫,隨著1月31日美國將此事列入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美國總統川普發布對中國實施旅行限制。原本一直創新高的道瓊工業指數,當天暴跌了603點,敲響警鐘,代表這起來自中國、在亞洲蔓延的病毒恐慌情緒,已由亞股向全球擴散。(延伸閱讀:台商第一手觀察:武漢疫情引爆中國5大經濟隱憂

從事實的發展來看,中國早在去年12月間就發現病毒,有8位第一線的醫師專家在第一時間提醒,並確定人傳人的危險;悲哀的是,他們卻被警方以散播謠言的名義處罰,直到1月底世人才得知真相。

中國政府處理此類未知流行病的心態,仍然和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一樣,並非以專業為考量,而是在中央集權體制下,加上「愛面子」心態,隱瞞疫情,延誤了管控的黃金時間。而愛面子的背後,很大的原因又指向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在1月15日簽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願示弱,言論管制竟然優先於疫情公布。

例如,當全國將疫情蔓延的責任指向武漢市長周先旺,他在1月27日接受官媒採訪表示,「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止法》,作為地方政府,獲得信息後,必須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僵硬的指揮系統凌駕人民的生命。「授權」就是指習近平同意,而習近平在1月20日首度指示要全力防疫,各級單位防疫才動起來,新增的病例數才「敢」增加,此前,已有太多的個案不被醫院收治及確診,大量人民死亡未被列入疫情統計。而武漢1月23日宣布封城,封城前已有500萬人出逃,以潛伏期14天估算,到2月6日之後幾天的病例數是初步的觀察指標。

▲中共遲至1月25日才成立應對疫情領導小組,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任組長。

集權體制作祟,延誤疫情管控黃金期

比較民主國家和集權國家的處理程序,民主國家專業掛帥,各單位各司其職,有序地處理疫情;但是習近平領導以來,比上任更加集權,更加強言論控制,對於網路發達、國際旅遊人次大增的現在,不但中國全淪為疫區,還蔓延至全球,在幾10個國家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後,一向以經濟及旅遊利益霸凌其他國家的中共,終於初嘗被歧視的滋味。

中國延誤了重要的防疫時機,在各國專家陸續發布遠遠高於中國疫情的估計後,美國、日本開始撤僑,顯示先進國家的警覺性,遠遠高於世界衛生組織(WHO)以及中國政府;而中國近年對WHO的捐款節節高升,WHO發言一味讚揚中國控制得當,也令人警覺到近年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WHO、聯合國等多邊國際組織影響力大增,其行事不再公正,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誓言打破多邊組織,選擇單邊對談。

▲武漢肺炎疫情引發民怨,習近平的領導權力是否動搖值得觀察。

在金融市場,1月30日美國聯準會並未升息,主席鮑威爾警告,武漢肺炎可能對全球經濟造成風險;美國在1月31日將中國列為最嚴重的第4級「請勿旅行」,而3天前才只是第3級「非必要勿旅遊」。美國最嚴重的旅遊警示,敲響全球的警鐘。和過往的傳染病利空例如伊波拉、禽流感、SARS一樣,美元、黃金、美股相對強勢,資金流向美債避險,和防疫有關的健康醫療股上漲。對於未來行情的研判,可分為兩大方向:金融市場的恐懼情緒、對於實質經濟的影響。

歐美日台反彈指標:新增病例數減少

首先,在操作層面上,武漢肺炎流行病對市場的影響,的確可以用SARS過程來類比,當疫情蔓延,風險性金融資產價格下跌;一旦疫請獲得控制,金融市場會從風險外圍的區塊,開始反彈。所謂風險外圍的區塊,在股票市場指歐美日等先進市場,尤以美股、美國科技股為指標;若以產業來區分,指不受中國需求影響的,如各地內需股、新興科技股。

什麼才是疫情受到控制的指標呢?這要分兩方面,第一是歐美日及台灣等公衛體系健全的國家,只要每日受感染人數呈現遞減,即可初步判斷為疫請受到控制;回顧SARS的經驗也一樣,2003年4月和平醫院發生群聚感染最恐慌,股票大跌,但是當新增感染人數呈現下降時,股市最低點也就過去了。

全球股市以美股為首,在1月31日之前,美股續創新高,除了低利率提供充沛資金,企業財報的數字也非常好,包括蘋果、微軟、亞馬遜3大市值超越1兆美元的超級企業,獲利都比預期好;還有特斯拉、英特爾的財報也驚豔,雖然特斯拉上海廠延後開工,但市值仍穩穩站上1000億美元。所以,當新增病例數呈現遞減時,美股及科技龍頭股仍是指標。

第2,肺炎發源地中國,因為公衛系統落後,人口眾多、全國淪陷,再加上極權統治,涉及高層內部權力鬥爭(保守派與改革派),觀察的時間要更長,例如武漢1月23日封城,浙江溫州在2月4日宣布封城,未來還有多少不知道。所以從現在到2月6~10日間,甚至3~4月,可能是爆發的高峰。以SARS的經驗,2003年在極度恐慌下,創造出港中台的股票大買點,然而,2020年不同。(延伸閱讀:武漢疫情》台股抄底必須做對三件事 小心偷雞不著蝕把米

和2003年不同,結構問題只能搶反彈

首先,在2003年的股市低點前,2001年前才經歷911恐怖攻擊,2000年更有科技泡沫,因此2003年是利空的淬鍊下的底部,非常扎實。2020年的股市已經走了11年的大長多行情,底部的形態和過去大不同。

其次,2003年SARS發生前,中國才在2001年加入WTO,積極參與國際事務,拿到的好處多;這次不一樣,美中貿易談判就是要矯正貿易不平等,中國必須為貿易付出代價。

第3,中共的貪腐、集權更加嚴重。就如同投資股票要看公司治理,是長期左右公司成敗的關鍵。而企業是在國家制度下運作,國家治理比公司治理更重要,中國極權統治的國家治理出現了問題,需要長時間的調整,不適合長期投資,中國股市即使有反彈的機會,也是奠基在跌深時,選擇特定國家補貼或者是真正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個股才有機會。

談完金融市場的反映,再看以中期而言,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短期會影響旅遊、航空、民生、消費,但股價總是領先反映。以目前新藥研發、基因工程及人工智慧的進步,疫情終將過去。但長期會影響的是經濟結構及社會成本,例如中國的地方政治財政更困難,呆帳率更高,中國總負債已占國內生產毛額(GDP)303%,還有多少舉債空間?今年是中國債務到期的高峰,呆帳率會衝高到多少?此外,外商會加速外移以避險,控制中國營運的規模,長期的影響遠大於一次疫情的震撼。(延伸閱讀:武漢疫情關鍵五問》投資人該買還是賣?

這次的武漢肺炎,對於投資的影響,簡單做個結論:1、當每日新增病例數減少時(能持續3日更好),是股市止跌反彈時。2、投資標的鎖定美國為首的科技股,台灣則鎖定其供應鏈,例如半導體、資料中心。3、中國的極權領導再次受到重大挑戰,國際企業在中國投資更謹慎,生產線外移的趨勢將更加明確,有利於自動化,產線移回台灣或東南亞。(延伸閱讀:武漢疫情》聚焦10檔高顏質股 靜待撈底良機

TOP